岳云鵬:嘗盡人生百態,才能涅槃重生

1985年4月15日,岳龍剛出生于河南濮陽農村,他在家排行老六,上頭有五個姐姐,岳家是全村最窮的。

1998年冬天,剛上初一的岳龍剛被老師點了名:「岳龍剛,你那68元學費到底什麼時候交啊?」家里窮啊,岳龍剛支支吾吾的不知所措,結果遭到同學們一陣嘲笑。岳龍剛覺得太丟臉了,一氣之下就輟了學。

1999年3月,14歲的岳龍剛踩著地上未融化的雪水,坐上了從河南濮陽開往北京的長途汽車。上車時,他暗暗對自己說:「這次去北京,一定要好好工作,一定要掙錢孝敬爸媽,讓他們過上好日子。」

岳龍剛下車來到北京后,先是找到一家石景山重型電機廠做了保安,當保安要上夜班,電機廠規定,上夜班是不能睡覺的,否則發現一次會被扣40元。結果第一個月,岳龍剛不但沒拿到300元工資,反而還倒欠了工廠20元。

岳龍剛心里不甘,他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的鼻子。到了第二個月,為了防止再被扣錢,岳龍剛買了人生第一包煙,「不為抽,是為了提醒。犯困時,點支煙夾在手上,煙燒到手,一疼就會醒。」但是保安干了沒多久,因為身份證上顯示年齡未滿16周歲,岳龍剛就被辭退了,理由是老板擔心被投訴雇傭童工。

無奈之下,岳龍剛又只好四處求工作,最后找到了一家美食城。每天的工作就是先洗碗筷,然后再殺雞宰鴨拔毛,每天累得不成人形,就這樣累死累活地干了半年,岳龍剛終于不用干得這麼辛苦了,因為他升級了,去到了稍微輕松一點的「蒸屜」。

可剛沒干多久呢,岳龍剛就再次被辭退了,原因是廚師長的弟弟也看上了這份工作。這一次,岳龍剛感到了命運的不公。被美食城辭退后,岳龍剛迫不得已,又找到一家酒樓去掃廁所。可干了沒幾天,他又因犯錯被酒樓辭退了。

被開除后,岳龍剛靜下心來想了兩天,他覺得學一門手藝比較好。于是他跑到延慶去學電焊工,但是干了幾個月后,受不了老板和師傅無窮無盡的謾罵和打壓,他就從那里「逃」了出來。

電焊是燒不成了,岳龍剛再一次回到了飯館做了服務員。可做了沒多久,他又被開除了。因為忙中出錯,他把5號桌點的兩瓶啤酒寫給了3號桌。因為多算了6元啤酒錢,3號桌男子不僅不買單,還用各種臟話侮辱岳龍剛。「我各種賠不是,都不管用,最后我自己掏352元買了單。」

可就算自己買了單,經理還是沒有放過他:「他的錯誤大家不要犯,如果再犯,就跟他一個下場。」

這一次,岳龍剛又哭了整整一宿。

2015年,岳龍剛接受《面對面》采訪。主持人問:「你還恨那位客人嗎?」

岳龍剛答:「到現在我還恨他!」說完他就哭了。

因「記錯啤酒」被開后,經老鄉介紹,岳龍剛到一家炸醬面館做了服務員。

這面館檔次挺高的,要求員工穿對襟開衫、圓口布鞋,還得說京片子:「來了您吶,幾位里邊兒請!」

2003年12月,一位經常來吃面的老熟客,把岳龍剛叫到一邊跟他說:「你嗓子挺不錯的,我給你介紹一個人,你跟他學相聲去吧。」

岳龍剛問:「誰啊?」老先生說:「郭德綱。」

雖然不知郭德綱是誰,但岳龍剛倒是動了心。每天下午2點到5點,是服務員的休息時間。于是每天吃過午飯,岳龍剛就往德云社趕,聽相聲聽到4點半,再一路小跑趕回店里。

聽了一段時間相聲后,岳龍剛覺得郭德綱挺不錯的,于是就給家里打電話說:「我想去學個技術,不想做服務員了,給我兩年時間吧。這兩年我就不往家里寄錢了,如果學不出來我就回家種地。」

2004年初,岳龍剛辭了職,跑到德云社投奔郭德綱。

郭德綱實在是不想收留他,因為岳龍剛一點底都沒有,連《報菜名》都不知道。但見岳龍剛實在是可憐,便想起了自己這些年的遭遇,于是就收留了岳龍剛,「先從打雜開始做起吧,每周給你50塊錢。」

沒過幾天,岳龍剛就不想干了,我當服務員還能拿1000塊呢,在這里只能拿50塊。」但看過一些相聲大師的光碟后,岳龍剛終于安下心來:「學相聲能成為藝術家,而且越老越吃香,干服務員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于是每天打雜之余,岳龍剛專心練起了「說學逗唱」。

經過一年多苦練,岳龍剛終于能說上幾段相聲了。于是郭德綱讓他登台,說了一段《雜學唱》。第一次登台,岳龍剛緊張極了,說著說著就亂了,才說了三分鐘,就被觀眾轟下了台。

一下台他「哇」的一下就哭了:「師父,別趕我走……」

經過無數次練習之后,2006年,岳龍剛終于又登台了。這一次,終于把觀眾逗樂了。

從此,他一發不可收拾,成了我們喜愛的「小岳岳」。2011年4月9日,他舉辦了人生第一個專場商演。

我想說,機遇不是老天給的,而是自己把握的,但不管你經歷著什麼磨難,我都希望你能挺一挺,咬咬牙,挺一挺,也許你就能迎來云開霧散的明天

注:按照相聲行的規矩,岳龍剛進入德云社后當屬云字科,郭德綱賜了他一個「鵬」字,合起來,就叫岳云鵬。寓意大鵬展翅,沖破云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