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高峰凌晨發文,曬出十八年前的合影照,高老板想師父了

11月30日,德云社高峰凌晨發文,曬出了一張十八年前的合影照。從照片背后的字樣可以看到,這張照片應該拍攝于河西區社區居民曲藝之友擂台賽結束后。看到高峰字里行間的講述,有朋友來了一句,高老板想師父了,他真是一個尊師重道,重情義的人。當然,也有不應景的朋友開啟了調侃模式,有的認為德云社演員也挺愛「考古」自己的;也有的則催促高峰早睡,小心掉頭發。

在文案中,高峰先講了這張照片的由來和拍攝時間。高峰是這麼說的,在網上看到一張照片,十八年前的。看到高峰這麼說,也能感受到他看到這張照片時的驚訝,特別是看到自己師父范振鈺的時候,估計高峰的感觸更為深刻。之后,高峰講述了當天的事情,師父去當評委,自己陪伴,張奎清先生使了《君臣斗》,還拿自己師父砸掛了。在說完這些之后,高峰來了一句,合影的時候為什麼要站中間呢?可能為了離師父更近一點吧。

說到這,有朋友來了一句,為什麼高峰要特別說明合影站中間的事情呢?難道還有別的說法嗎?熟悉德云社的小伙伴是了解的,德云社演員在返場或者合影的時候,都是會尊師重道,把C位讓出來,給一些輩分大、有聲望的演員。對此,張云雷還說過,站哪不一樣,有你的地方不就行了嗎?所以,看到自己十八年前的合影站在中間,高峰老師有個解釋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盯著德云社的人太多了,誰知道有些人會怎麼說呢?

在介紹完合影照的事情之后,高峰還在評論區留言,對前排的五位戲曲名家進行了介紹。從前排左起分別是西河名家田連章先生,相聲名家魏文華女士,相聲名家范振鈺先生,京東名家董湘昆先生,京韻名家劉春愛女士。看到一個社區的居民曲藝之友擂台能邀請這幾位名家做評委,也有朋友感慨了一句,這天津不愧是曲藝窩子,社區的舞台都這麼有實力,都這麼有魅力。

說到這,也有朋友來了一句,高峰當時真帥氣,真年輕,一位翩翩少年,如果放到現在,必定會受到很多德云女孩的追捧,那熱度、人氣,估計和一些當紅小鮮肉不相上下。不過,也有朋友表示,一代人有著一代人的追求。就像郭德綱說的那樣,高峰就不是娛樂明星,他就是奔著老藝術家去的,他對相聲的理解,業務技能的精湛是強過岳云鵬萬倍的。

確實,聽高峰的相聲就是一種享受。開場的鋪墊以及調侃、砸掛,都給人一種循序漸進的感覺,絲毫不覺得累。雖然有些段子,高峰也是經常用,但他能夠常說常新,讓大家每次聽完之后,都有著不同的感覺。就像舞台砸掛欒云平和欒云平的徒弟高筱貝、侯筱樓一樣,每次聽完都感覺依然很有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