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的弟弟貪財好色,卻留下一門絕技!被魯迅稱為「國家瑰寶」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魯迅

眾人皆說皇室無親情,眾多皇子面對自己的兄弟可以毫不猶豫地痛下殺手,但這件事有一個前提,便是你對權力的渴望,如果你不喜歡權力,只想要活得幸福,有個小官、有點小錢,那你不但會非常的安全,甚至可以為所欲為。

在唐朝就有這樣一位皇子,自幼對權力滿不在乎,卻意外獲得了接連兩位皇帝的照顧, 雖然多次被貶值,死后的名聲也極差,但卻留下了一項傳承千年的絕技,魯迅在目睹后贊不絕口,將其稱為國之瑰寶。

皇室的異類

皇室之中,眾多皇子對于皇位的爭奪非常激烈,尤其是在唐朝初年,雖然李世民有鐵血手段拿下了皇位,但并不代表李世民就是安全的,畢竟李淵給李世民留下了很多的「弟弟」,其中不少弟弟幾乎與李世民的兒子同齡,這對李世民的威脅還是很大的。

不過在眾多的弟弟當中,卻有一個人從未引起李世民的警覺,甚至李世民還肩負起了自己的兄長的責任,對他照顧有加,這個人就是李淵最小的兒子,也是李治的叔叔:李元嬰。

提起李元嬰此人,很多人并不熟悉,但要說起大名鼎鼎的滕王閣大家一定都知道,也曾有人提出疑問,為何我國會有多個滕王閣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作為滕王閣的建造者,李元嬰曾在多個地區任職,因此他也將滕王閣帶到了很多地方。

其實李元嬰的個人發展,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李世民的影響,如果富二代有段位,那麼李元嬰顯然就是最頂峰的那一個,李元嬰雖然身為皇子,但隨著李世民的登基,李元嬰基本上和皇位絕緣,所以李元嬰從懂事開始就斷了這個念想,做一個與世無爭的王爺也是不錯的選擇。

古人講究長兄如父,所以李世民很自覺地擔任起照顧弟弟們的重任,而對于這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的小弟弟,李世民自然十分的照顧他,這也慢慢養成了李元嬰驕縱的性格。

從李元嬰長大開始,他便沉浸于美色和金錢當中不能自拔,自然也做了很多荒唐的事情,但李元嬰從未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也從不濫用職權,所以李世民最多也就是說兩句而已。

皇帝尚且如此,大臣又怎敢說教呢,久而久之,李元嬰就成為了唐朝最大的刺頭,幾乎人人都怕他,不過好在李元嬰從來不以勢壓人,對很少欺負平民,所以大家也只是有一些怨氣而已。

李元嬰與滕王閣

隨著李元嬰的長大,李世民覺得一直讓他這樣下去也不是好事,于是便給了他一個滕王的封號,讓他去了山東的滕州,希望他可以在那里安靜幾年,所謂天高皇帝遠,離開了李世民的庇護,李元嬰會不會就此收斂呢。

答案是否定的,來到滕州后,李元嬰徹底釋放了自我,他來到滕州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巡查民情,而是為自己建造了一棟「豪華別墅」——滕王閣。

滕王閣建好后,李元嬰整日在里面與眾多美女廝混,成為了當地的「美談」,此時甚至還傳到了李世民的口中。

在聽聞李元嬰的事跡后,李世民大怒,將他貶職到了金州地區,可即使這樣做,李元嬰依舊毫無收斂,我行我素,可此時的李世民已進入人生暮年,再也無力管理這個弟弟,只能任由他胡鬧下去。

在李治接任皇位后,對于這荒淫無度的叔叔也是無可奈何,因為他除了私生活混亂外,確實沒有犯法,李治也只能去警告外加貶職,但這些對李元嬰的影響微乎其微, 直到去世前,李元嬰一直都過著無憂無慮、隨心所欲的生活。

難道李元嬰真的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嗎? 其實,除了愛玩,李元嬰在藝術領域的成就非常高,這點也是李世民和李治始料未及的。

魯迅的稱贊

自古代社會,無論是知識學習還是藝術學習,都是有錢人家的孩子才能接觸的。

身為皇室成員,李元嬰自然從小接受了最專業的教育,尤其是在作畫方面,非常有天賦,這也成為了他唯一流傳下來且受人尊敬的地方。

李元嬰作畫水平非常高,并且在畫胡蝶方面有著獨到的地方,關于李元嬰與胡蝶的緣分,還有一則民間趣事,相傳有一次他泛舟湖上,突然看到一群美麗的胡蝶, 此情此景,他仿佛觸摸到了別樣的情緒,立刻提筆作畫,將這些胡蝶的身影留在了紙上。

從此以后,他便對畫胡蝶情有獨鐘,并且創造了獨特的畫胡蝶技法,后人將此稱作「滕派蝶畫」, 其代表作便是李元嬰的巔峰作品《百蝶圖》。

李元嬰在創造出屬于自己的胡蝶畫法后,便在自己的家族中進行了傳承,雖然李元嬰不是皇帝,但依舊屬于皇室直系血脈,所以他的繪畫技術在當時是不能流傳到民間的,很多古代的藝術技藝,也是因此而失傳, 那麼李元嬰的繪畫技術,是如何流傳下來的呢?

相傳李元嬰曾經將自己的胡蝶畫在了滕王閣之中,讓后世人欣賞,某天,滕王府中的一位幕僚突然悟出了胡蝶畫中的精髓,這才讓李元嬰的胡蝶花技法流傳到了民間,并最終保存到了民國時期。

跌跌撞撞,胡蝶畫技法和李元嬰的《百蝶圖》來到了清朝沒落貴族佟冠亞的手中,因為魯迅與其實世交,也有幸見到了這幅經典之作,在看到畫的那一刻,就連見多識廣的魯迅也不由得感嘆,此乃國之瑰寶。

而同時擁有《百蝶圖》和胡蝶繪畫技法的佟冠亞,也在畫壇中闖出了自己的名堂,獲得了大畫家齊白石的認可。

不過最為關鍵的,還是佟冠亞的存在,讓滕派蝶畫得以重見天日,沒有消失在歷史長河中。

李元嬰一生沒有參與政治,靠著自己的身份幸福地度過了自己的一生,這種情況在歷史中較為少見,也許正是因為心情逾越,所以才能夠留下如此美麗的東西,無論是《百蝶圖》還是滕王閣,都是我國的歷史文物,值得后人珍藏起來,傳給后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