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赋不够偏说相声,郭德纲阻拦反被碰瓷,是谁把李宏烨忽悠瘸的?

有个系列小品叫《卖拐》,说的是一个名叫大忽悠的人把一个原本挺健康的厨子一直忽悠地坐了轮椅,后来又主动上了担架的奇葩故事。

要不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呢,其实在我们的现实中,像这种把人硬生生忽悠瘸了的事还真不少见,比如咱们的相声博士李宏烨,他就遇到了《卖拐》里的大忽悠,且不止一次。

李宏烨是位工科博士,因喜欢相声而加入了校园相声兴趣小组,后来被一名热爱他的校友鼓励,放弃了专业。后经一番折腾认识了姜昆。

姜昆对李宏烨挺好,给他的书写了个序。

受到曲艺界顶级大佬的偏爱,李博士开始在一些电视节目中亮相,并受到一些知名人士的夸赞。

这个时候的李博士,显然已经被赞美之声陶醉得不能自拔了,于是他信心十足地去见郭德纲,希望以自己的惊艳让郭德纲知道,中国相声的未来,就是我李宏烨。

郭德纲没有配合李宏烨,不仅如此,还从头到脚泼了他一身冷水。

郭德纲的相声水平,甭管主不主流,嘴上承不承认,心里都得服气。

对于李宏烨来说,已经有了同学们和姜昆的认可,如果能够得到郭德纲的绿卡,那就真的等于登上人生巅峰了。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郭德纲不但不认识他,甚至说他的相声根本就不是“玩意儿”。

直截了当毫不留情的否定让李宏烨觉得颜面尽失,面对失败,他的表现众所周知,在此不做赘述。总地看来,有点像一只气急败坏的哈士奇。

当下,李宏烨的主要工作就是在直播间里跟爱逗闷子的网友们抬杠。

说真的,每每看到他浮肿的眼皮,胡子拉碴的面容,听到他嘶哑无力的声音,语无伦次的表述,老青年的心里,就会有一股莫名的心酸。

要说李宏烨的相声之路,起步并不晚。

高中毕业,他去一家茶馆听了几回相声,觉得这玩意儿挺适合自己,于是便研究琢磨了起来。

说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客观讲以李宏烨的口齿,气息,等天赋方面来说,相声真的并不适合他。

当然他自己并不这样认为,他不但不觉得自己天赋差,反而认为比绝大多数人都优越,甚至把自己当做是奇才一枚。

有人说李宏烨太过自高自大自负,我觉得没说到根上,以老青年的经验,他这是病,是“自我认知神经衰弱”。

必须声明,“自我认知神经衰弱”这个病名是老青年发明的,未经允许不许盗用,否则罚听一个月李宏烨的相声。

以听一个月李宏烨的相声作为惩罚,不过是句玩笑。以我的体验,听他说相声就像听跑调的人唱歌一样,那种体验很难受。

李宏烨的相声为什么不好听,一是因为他压根就不具备这方面的天赋,二是因为他没有系统学过相声,既不会传统相声,也不会所谓的新相声。

李宏烨口口声声说自己爱相声,心里其实却并不把相声当回事,他觉得相声只要掌握了公式,什么说学逗唱,都可以扔掉不要。

由于自我认知神经衰弱的缘故,李宏烨根本不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在直播间里,他经常说着说着就飘了起来,那副架势,仿佛已处于相声行里的巅峰——

如果给时至今日还活着的相声人进行一次排名的话,他最次也得排第二。而且这还是他主动谦让的结果,若不是有姜昆,他得排第一。

客观讲,那次上节目,假如郭德纲也能对他像校友以及各界人士一样给些赞美,别让他的小脸儿挂不住的话,他会把第二让给郭德纲的。

提一个问题,您认为李博士聪明不聪明?

我觉得很难说,说他不聪明吧,他能读博,说他聪明吧,他连应该参加什么样的选秀节目,参加选秀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明白。

郭德纲搞得那档节目,是想发掘一些在传统相声方面有所见长的人才。很显然,李宏烨不在此列。

另外,参加电视台选秀,真正的意义是露脸混面熟,说白了就是打个广告。

就李宏烨的相声水平,我个人认为,能在那么火爆的节目中露露脸就应该知足了。面对结果,大大方方一笑了之多好,可他偏偏表现出了一副输不起的模样。

输不起是非常不讨人喜的行为,在我看来,孩子如此是被惯的。成年人如此是挫折少磨砺少,被捧坏的。

李宏烨应该属于后者。

有句话叫“夸死人不偿命”,说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招数。在现实中,会用这一招的人可不少,一些人常用它去忽悠那些喜欢被忽悠的人。

李宏烨中的,就是这一招。

校园相声,看得人肯定不少,因为大家平时学习紧张,周末去礼堂看看义务演出放松一下,何乐不为?

对于喜欢表演的同学来说,拿出课余时间排演,演完完事,全当娱乐,何乐不为?

而李宏烨不是,他把校园演出的火爆,当成了自己相声方面的建树,认为说相声可比干什么材料学有前途多了。

李宏烨的争议点,除了他说的相声究竟是不是相声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人们都认为堂堂博士不搞专业说相声纯属胡闹,是人才浪费。

对此,李宏烨承认,他自己也曾犹豫过,不过因为后来遇到了一位校友,是这位校友让他坚定了信念。

他讲:有一天,他正在食堂呼哧呼哧地往嘴里擓米饭,有人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宏烨,希望你能一直把相声说下去,因为离开了你的相声,我会活不下去的。

李宏烨举着半勺子米饭,极力控制着激动的心情问:那我的专业怎么办?

那位同学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放心吧,有我们呢!

说起这段往事,李宏烨先是红了双眼皮,接着是大眼睛,后来连大鼻子都红了。

他说:从那一刻起,我便下定了决心,为了喜欢我相声的他们,我要在相声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而今,那位说离开李宏烨相声就活不下去的同学或许早已成了某领域的专家,当然也有可能由于长期听不到李宏烨的新段子而真的没活下来。更有可能,当初在食堂里,他所说的那句话,不过是吃得太撑,随便聊闲罢了。

这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李宏烨使的,正是那“夸死人不偿命”。

这是李宏烨第一次中招。

为什么说是第一次?

因为自那之后,他又中了第二次,第三次……

李博士屡次遭遇大忽悠,说起来似乎有些离奇,但在我看来,更多的是悲催。

篇幅关系,咱们下篇接着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