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拜父親雍正時,乾隆被絆了一跤,守陵官員:趕緊鏟了田文鏡的墓

田文鏡是雍正寵臣,死后也葬在雍正的泰陵附近。但乾隆祭拜父親時,盯著田文鏡的墓說了3個字,守陵官員就直接平掉了田文鏡的墳墓。

乾隆說的3個字是:「拉倒吧!」

當時,他準備祭拜父親雍正,但看著旁邊田文鏡的墓很不順眼,結果走著走著,差點把自己絆倒摔跤了,然后脫口而出這3個字。

可能這句話本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但守陵官員一聽,覺得「拉倒」二字肯定大有文章,連忙平掉了田文鏡的墳墓。

乾隆得知后,什麼也沒說,無賞無罰,也沒有再幫田文鏡重新在泰陵邊上修墳墓。

換言之,看似田文鏡的墓被平掉是一場誤會,但實際上,這就是乾隆的心思。

如果田文鏡泉下有知,他一定會大呼:凄慘!冤枉!

田文鏡是誰?

他是雍正的寵臣,辛苦一輩子,為官50年,好不容易才得到一個陪葬皇陵的榮寵。

結果,沒幾年,別說陪葬皇陵的榮寵了,連自己的墓碑都沒能保住。

說起來,田文鏡這個人還能算老臣,歷經了康熙、雍正兩朝。

在康熙一朝,他是個普普通通的地方小官,而到了雍正時期,他一躍成為最大的寵臣,受盡雍正的信任和偏愛。

而在乾隆眼中,田文鏡卻是個不折不扣的「酷吏」,幾乎一無是處。

或許,正是因為乾隆對他的偏見,才有了田文鏡墳墓慘遭平的事件。

但問題來了,三代帝王,為何對田文鏡的看法截然不同呢?

對待田文鏡,康熙覺得是個普通小官,雍正認為是大能大才之人,乾隆卻覺得是個小人,還不顧父親遺命,非要平了他的墓。

你要說這里面沒貓膩,反正我是不相信。

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我特意翻閱了史書,然后,我忽然發現,只要我們用田文鏡的視角,來看他自己的一生,就可以輕松解釋這個問題,也能夠明白,為何乾隆非要平掉他的墓了。

【靜默】康熙年間:地方小官幾十載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20多歲的田文鏡被任命為福建長樂縣縣丞。

這個官不算大,只是一個地方小官。

不過,他勝在了年輕。

田文鏡的出身是監生,但和其他讀書人相比,他為官的起點已經算得上很高了。

這樣的年紀,能夠當上縣丞,田文鏡相信自己未來肯定能大放光彩。

但可惜的是,一直到康熙去世的幾十年里,田文鏡始終都只是個地方小官。

他換了好幾個地方,但職位基本沒有什麼晉升。

康熙是最能活的皇帝,到他去世時,田文鏡也已經垂垂老矣,足足61歲了。

如果不出意外,他這一生,可能就要永遠當一個地方官吏了。

但命運的眷顧,就是來得這麼突然。

【轉機】雍正元年:山西賑災的試探

就在田文鏡自己都要放棄仕途時,新上任的雍正皇帝,為他送來了大好的前程。

雍正元年,山西災情嚴重,年羹堯建議盡早賑災,可山西巡撫卻故意隱瞞不報,還向雍正謊稱:無需賑災。

田文鏡見不得百姓受苦,將自己所見一五一十記錄下來,上奏雍正。

果然,雍正非常生氣,當即派田文鏡前往山西負責賑濟災民。

61歲的田文鏡知道,這是雍正給自己的機會。

干得好,他就是新朝的大臣,干得不好,他就要做好退休的打算了。

幸好,田文鏡幾十年的基層工作也不是白熬的。

到達山西后,田文鏡充分發揮自己的能力,一邊賑災,一邊清理吏治。沒過多久,山西長期積累的公務和頑疾,就被田文鏡解決了。

這次事件,也讓雍正對田文鏡刮目相看,不住地夸贊他:

「直言無隱,深屬可嘉,若非忠國愛民之人,何能如此。」(取自《清實錄·世宗實錄》)

【重用】模范督撫,忠君「酷吏」

因為一場山西賑災,田文鏡成了雍正的心腹。

他凌厲、嚴酷的行事風格和觀念,與雍正不謀而合,因此,他的仕途升遷就像開了火箭一樣。

在雍正手下,田文鏡調任河南布政使,而后又接連當了河南巡撫、河南總督、山東總督等。

河南、山東,是當時最不好管的兩個地方,吏治非常混亂。

雍正把兩個地方都交給了田文鏡,目的很明確,就是讓他以「嚴猛」的手段,去整頓這些地方的烏煙瘴氣。

田文鏡沒有辜負雍正,他確實非常能干。

在他生命中最后的10年,他用狠辣的手段,成就了自己的巔峰戰績,其中最著名的,是他在治理河南期間做的事。

01追查欠款

康熙這個人,當皇帝基本上不太管地方,于是乎,雍正上位一看,河南的省庫虧空白銀十四萬兩、谷十六萬石。而河南地方的府縣,還有虧空近四十萬兩的地方。

這樣巨大的欠款,顯然不可能是一個人、兩個人干的。

雍正想要追查欠款,但這件事可不容易。

當一件事覆蓋人群足夠多的時候,你想要去整頓,就非常難了。

但是,這難不倒田文鏡。

田文鏡繼續采用了自己在山西時期發明的「審追之法」,即:

在任官員有虧空的,先免職,而后鼓勵他們變賣家產填補虧空,如果填補情況好,則可以官復原職;如果不愿意填補,也不變賣家財的,則直接治罪,家產充公。

前任官員有虧空,如今已經調到中央等地任職的,田文鏡也不怕得罪權貴,直接追責其個人補繳。比如,原來的河南巡撫楊宗義就以個人名義補了五萬兩白銀。

如果是一般百姓,因為災荒等特殊原因,有欠款的,由官吏統計起來,田文鏡上報雍正酌情減免。

這樣一整套操作下來,僅僅兩年,河南的虧空就基本補齊了。

02整頓吏治

吏治,是河南最頭痛的問題。

法不責眾,官官相護,是當時很多人的生存信條。

他們不僅相互包庇,還共同商量著怎麼從老百姓口袋里掏錢。

這樣的官員,田文鏡深惡痛絕。

于是,他先是發文警告不作為官員,而后對違法亂紀分子重拳出擊。

在這個過程中,不少已經被調任到其他地區的官員,也被牽扯了出來。

比如:陜州知州范時緒、汝州知州宜廷槐、汝寧知府張玢、確山知縣周知非、密縣知縣莊歆、光山知縣傅之誠等人。

這些人中,不少人背景深厚,還是同科進士,一直是「抱團成長」,可田文鏡才不管他們背后的權勢,查明真相后,該殺的殺,該抄家的抄家。

他們這種「高貴」出身的大官,居然被一個60多歲的監生打壓了,自然很不服氣,要拼命反擊。

于是乎,在雍正四年(1726年),著名的「田李互參案」發生了。

李紱是廣西巡撫,后被雍正召回京城當直隸總督,在回京過程中路過河南開封,田文鏡出城迎接。但是李紱卻一點好臉色都不給田文鏡,上來就罵他踐踏了讀書人的尊嚴,并譴責他公報私仇。

《清史稿》:四年,李紱自廣西巡撫召授直隸總督,道開封,文鏡出迓。紱責文鏡不當有意蹂躪讀書人。

田文鏡也不是吃素的,他怎麼可能任由別人誹謗,直接一封密旨寫給了雍正。

李紱也不害怕,再入宮時,他直接彈劾田文鏡稱: 田文鏡殺的黃振國等人都是被冤枉的,但被他放走的知縣張球卻是個劣跡斑斑的官員。

言下之意,田文鏡在借機公報私仇。

沒過多久,又有不少官員出來聲援李紱,列出了田文鏡的十大罪狀,其中不少與李紱彈劾田文鏡的內容非常契合。

這一下,雍正重視了起來,經過調查之后,得出的結果是:知縣張球并不干凈,可黃振國等人也的確該死。

換言之,雙方各有對錯。

按理說,經過了這件事,雍正應該就不會太信任田文鏡了。

但情況恰恰相反。

雍正明著袒護田文鏡,他表示:

「一省之廣,屬員之眾,焉得人人而防御之。」(取自《清世宗朱批諭旨田文鏡奏折》)

這句話就是說,田文鏡要管的人太多了,有疏忽也很正常。

這件事之后,田文鏡還得了不少賞賜。至于李紱和謝濟世,都被捉拿下獄。

因為雍正的力挺,此事之后,再也沒人敢反對田文鏡了。

03推行改革

在河南的治理過程中,田文鏡用三項制度扭轉了康熙末年的政治、經濟困局,算得上很有功勞。

其一,「攤丁入畝」。

在這個制度之前,百姓的賦稅都是以人頭為單位上交的,即人口多寡,決定了賦稅的多少。

而田文鏡提出的「攤丁入畝」,主張將賦稅攤到田畝上,即按照擁有土地的數量來交稅。

這樣一來,地主的稅是最多的,沒有田地的窮苦百姓,也就可以不交稅。

為推行這個制度,田文鏡先對河南所有的土地,進行了清查和測量,并制定了隱瞞不報的嚴懲措施、舉報的鼓勵措施。

可以說,這一制度,惠及了窮苦百姓。

其二,「火耗歸公」。

當時的百姓上交賦稅,一般都是成色不純的銀子,官府收上來之后做成銀錠子,會有一定的折損。

所以,朝廷允許地方官員在收賦稅的時候,稍微多收一些,這個損耗,叫做火耗率。

但問題的關鍵是,對于火耗率,全國并沒有統一規定。

不少地方官員自由發揮,有的甚至還會多收兩三倍。

當時,河南省的火耗率是80%。這就相當于,你本來只要交1錠銀子的賦稅,但是地方收你1.8錠。

而田文鏡的「火耗歸公」,明確將火耗率劃分為六個等級,最高的一個等級每兩只能加收一錢五分。就這樣,河南的火耗率降到了15%。

其三,「紳民一體當差」。

清朝初年,政府官員和取得一定功名的讀書人,可以免除丁役、差役。

這是國家鼓勵讀書的一種表現。

但這個制度的本質是,底層人民在養上層讀書人。

到了后期,底層的百姓生活越來越苦,而上層的人越來越抱團。

為了改變這個現象,田文鏡落實了「紳民一體當差」,要求即便是讀書人,也要和百姓一起服役。

除了治理河南,田文鏡還有治理黃河等一系列功績。

因此,在雍正心中,田文鏡是大功臣,是愛民如子的好官。但對于其他官員而言,田文鏡簡直是一顆「毒瘤」。

【身后名】榮光與毀滅

雍正十年,田文鏡因病去世,雍正賜他陪葬在泰陵。

能夠陪葬皇陵,是當時最大的榮光。

為了表現自己對田文鏡的感謝,雍正還在河南省為他設立了專祠。

但乾隆卻一點都不喜歡田文鏡。

乾隆認為,田文鏡是個十足的「酷吏」,他的手下盤剝百姓,害得百姓流離失所。

《清史稿·列傳八十一》:上諭曰:「河南自田文鏡為督撫,苛刻搜求,屬吏競為剝削,河南民重受其困。即如前年匿災不報,百姓流離,蒙皇考嚴飭,遣官賑恤,始得安全,此中外所共知。」

他還公開表示,雍正重用的三個官員田文鏡、李衛、鄂爾泰中,田文鏡是最差的。

這些跡象都可以表明,乾隆對田文鏡的印象非常差。

那麼田文鏡是「酷吏」麼?

毫無疑問,如果讓乾隆評價,田文鏡一定是「酷」的。

因為他和許多科舉同科的人作對,而且手段凌厲,不講情面。

這種行事作風,雍正喜歡,可乾隆卻厭惡。

不是雍正不好,而是,雍正接手的是個爛攤子,必須要狠辣的手段才能鎮住場子。

但乾隆接手的雍正王朝,卻是一個被雍正治理得很好的環境,可以放心用一些柔和的手段來管理國家。

一直被寵愛著長大的乾隆,注定不可能喜歡「酷」的田文鏡。

因為不喜歡,所以,乾隆每年定期祭拜雍正時,看到田文鏡的墓,總覺得格外討厭。

從表面上來看,平掉田文鏡的墳墓,是乾隆和守陵官員的一場誤會和意外。但實質上,這就是乾隆沒說出口的心思罷了。

否則,乾隆肯定會在泰陵旁再修豪華墳墓給田文鏡,畢竟,他也算得上老臣,而且是有功之臣。

但乾隆沒有。

他放任了之,約等于釋放信號:我不喜歡田文鏡那樣嚴酷的作風,你們都給我老實點!

【寫在最后】

乾隆一朝,統治60年,包括后來的訓政3年,他掌權63年之久。

他經歷了滿清最輝煌的時期,卻把滿清帶向了衰落之路。

中年以后的乾隆,靡費、奢侈、好大喜功,帶得整個環境都不好。在乾隆末期,各個地方居然開始了農民起義。

由此可以看出,他實在算不上一個很厲害的皇帝。

如果田文鏡生活在乾隆一朝,或許也沒辦法出頭吧。

果然,千里馬必須遇到伯樂,才能綻放光彩。

遇見雍正,或許是田文鏡一生的幸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