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第一美男嵇康:「竹林七賢」之首39歲冤死,以千古絕響廣陵散別世

公元263年的這天,堪稱中國文化史上最為黑暗的一天,位于洛陽東市的刑場上,人山人海擠滿了人,今天要被行刑的人是大名鼎鼎的魏晉當代名士- 嵇康

這天洛陽城堪稱萬人空巷,尤其洛陽東市的刑場被擠得里里外外水泄不通,「 大名士嵇康真的要被處死嗎?真的嗎?」嵇康成千上萬的粉絲們一臉焦慮與慌張。

3000名太學生來到刑場聯名上書請求當時的實際掌權者司馬昭赦免他們的精神偶像,讓嵇康當他們的老師去當時最高學府太學教書授課,但被司昭斷然拒絕!

其實,嵇康早就知道,今天自己必死無疑。他抬著了看日影,淡定自若地看向人群中的哥哥嵇喜,問道:「 我的琴呢?」嵇喜連忙取出那把跟隨嵇康多年的琴。

嵇康回頭看了看行刑官,對方立即知其心意,并沒有阻止,只是讓劊子手退到一旁。

嵇康拿著琴走到刑場中央,幽幽道:「 先前袁孝尼曾請求跟我學《廣陵散》,我吝嗇固執沒有教他,《廣陵散》從今以后就要失傳了」。

這時,涌動不堪的人群突然安靜了下來,因為大家都知道嵇康有一首從不外傳的傳世名曲《廣陵散》,看來嵇康要在刑場上留下這曲千古絕響了,以不失傳于天下。

而隨著嵇康《廣陵散》樂曲的鏗鏘激烈、殺伐之氣回蕩在刑場,萬千在場之人無不淚雨紛紛,當《廣陵散》最后一個音符歸于天際,嵇康慨然長嘆:「 《廣陵散》于今絕矣!」

彈畢,一代名士嵇康從容赴死。

當時, 嵇康年僅39歲。天下士人得知他的死訊,無不痛惜不已。而據說當時的掌權者司馬昭不久就醒悟了,后悔不迭。

嵇康生性高雅脫俗,不與濁世合污,但在那樣的亂世,木秀于林注定是一個悲劇,一代高士就此成為犧牲品, 他死前所彈之千古絕響《廣陵散》,更像是向塵世發出的最后一聲嘆息!

一起來看看 嵇康波瀾壯闊而又短暫的一生

一、生逢亂世,才高俊美,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一個人活于世上,最沒法選擇的是這兩樣東西:一是自己的家庭出身,二是所處的時代。嵇康同樣如此。

嵇康所處的時代為魏晉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政權更迭最頻繁的時期,戰爭、瘟疫和災害等接踵而至。可以想象在這種時代之下,不管名士還是百姓,生活得有多難!

公元224年,嵇康出生于魏國的譙郡铚縣(今安徽亳縣),他的祖先本姓奚,是浙江上虞人,因躲避仇人遷徙到此。因當地有一座嵇山,他家又在嵇山附近,因此以嵇為姓。

嵇康的父親嵇昭曾經陪曹操一起打過天下,在曹操手下當過官,官至督軍糧治書侍御史,因此嵇康的出身還算優渥。但是,好久不長。

在嵇康7歲這一年,父親不幸去世了。那時正值亂世,人心惶惶,曹氏家族趕走了漢獻帝,自己掌控了大權,對天下名士或殺害或收編,令天下文壇籠罩在一片陰云之中。

雖然嵇康年幼喪父,所幸母親與哥哥對他很是寵愛,嵇康就在母親與哥哥的撫養下長大。他的哥哥嵇喜是當時的才學之士,做過太仆和宮正的官,就是掌管皇家宗族事務的官員。

嵇康 自幼天資聰穎,博覽群書,融匯貫通,性格沉靜寡欲,寬宏簡約而又器量宏大,成年后尤喜讀道家著作,更為奇葩的是他從不曾從師授業。據「竹林七賢」之一的王戎說,他與嵇康在山陽居住20年,從未見過嵇康有得意或發怒的神色。

嵇康還是魏晉第一美男,身高七尺八寸即有一米八幾以上,談吐不俗,風度俊美!

而因才貌高絕,他被沛王曹林看中,將女兒長樂亭主嫁他為妻,有說長樂亭主是曹操的孫女。而嵇康自己則當了中散大夫,雖只是一個閑差,卻也風光無限了,因此嵇康也被世人稱為嵇中散。

這樣看來,嵇康的人生還算完美。

然而,那時曹氏政權已搖搖欲墜,司馬家族如日中天欲取而代之,因此嵇康的名氣反成為他悲劇的導火索,堪為名高所累。

一是嵇康長相太過俊美了。據說 嵇康風姿超群,有龍骨的氣度姿容,且又出自天然,見過他的人無不為之折服傾嘆!

南朝宋劉義慶在《世說新語·容止》記載:嵇康身長七尺八寸,風姿特秀。見者嘆曰:「蕭蕭肅肅,爽朗清舉」,或云:「肅肅如松下風,高而徐引。」好友山濤贊曰:「嵇叔夜之為人也。 巖巖若孤松之獨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將崩。」

雖然嵇康天生俊美,卻從來對自己加以修飾。據說他常到山里湖邊采藥,冬天披著頭髮,夏天穿草編的衣裳,碰到高興的時候,常常飄飄然流連忘返,有樵夫碰到他, 還以為遇到了神仙。

嵇康還是一個全能型名士。他是繼曹操之后四言詩成就最高的人,還是一位畫家和書法家,他的書法被列為草書妙品,他在玄學上也很有研究,還是「竹林七賢」的精神領袖等。

然而, 樹欲靜而風不止。在時局紛亂之下,像嵇康這樣的名人很容易成為拉L對象,而他高雅超俗不愿與濁世合污的性情,與濁世格格不入,如此注定以悲劇收場。

據說,在河南汲縣一帶山中,嵇康碰到博學多才的隱士孫登,孫登沉默不語,明哲保身,而在嵇康離開時,孫登卻說:「 你性情剛烈才智俊秀,大概難以躲過災禍」。

這難道是命中注定的麼?而嵇康遇見三國風云人物王烈之事則更是十分玄幻。

有一次,嵇康遇見王烈,二人一同入山,這時王烈得到石髓,和麥芽糖差不多,自己吃了一半,余下一半給了嵇康。這時,怪事發生了,王烈給嵇康的那一半瞬間就凝固成了石頭!而后王烈又在石洞中看到一卷白絹寫成的書,急忙招呼嵇康去拿,而嵇康去時,書卻不見了。

王烈嘆息:「 嵇康志向情趣都高尚不俗,但卻遭遇不佳,這是命啊!」在王烈看來,那些神靈感興之事,每到幽深無人處往往就會顯露出來了。

  而通過一些怪異之事的發生,再加之司馬家族的暴Z令嵇康心灰意冷, 因此就跑到山林里隱居起來,打鐵為生。

二、與鐘會:寧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而像嵇康這樣的名人,以及大眾的精神偶像,很容易成為當權者拉攏的對象,即便嵇康逃到深山老林、天涯海角,也會被有心之人挖出。

此時,曹氏政權與司馬集團斗爭白熱化,時局紛亂之下,人心同樣紛亂。為逃避現實,嵇康就和其余六個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了魏晉著名天團「 竹林七賢」,他們或清談,或酣醉,放浪形骸,自由散漫,享受快樂時光。

而嵇康隱居之后,他的居室門前有一顆柳樹,枝繁葉茂,他就引水環繞此樹,每到夏天,他就在樹下打鐵,這日子過得也很是愜意。

但不久之后,這種愜意的生活就被打斷了。

公元261年,司馬昭公然殺了魏帝曹髦,這無疑與天下為敵了。而為堵住悠悠眾口,司馬昭急需輿論支持,因此身為天下才子之首的嵇康便成為司馬昭拉攏的對象。

然而,對于司馬集團,嵇康向來是很抵觸的,因而他隱居山林,以打鐵為生,遠離一切塵囂與權貴。而這時七賢之一的山濤卻無疑為嵇康的悲劇進行了推波助瀾。

山濤時任尚書吏部郎,這個就是選拔人才的職務,然而他未經嵇康同意,擅自向司馬昭推薦了嵇康讓嵇康擔任自己這個職務。

而嵇康對此非常憤怒,他的做法相當激烈,直接給山濤寫了一封絕交信,也就是千古名篇《與山巨源絕交書》,表明自己堅決不做官的態度, 這其實直接宣告了與司馬昭為敵

因為嵇康在信中列舉了老子、莊子等11個歷史人物,指出人的秉性各有所好,表明不堪禮法約束,與朝廷無法合作,最后將山濤臭罵一頓,稱自己寧愿赴湯蹈火,也不愿趟富貴。

顯然,這封絕交信的背后所指自然是司馬氏,成為了嵇康的催命符。司馬昭怒不可遏,頓起殺心,只需一個時機,他就能將嵇康置于死地,而這個時機很快就來了。

這個時機有兩個人推動,一是嵇康的鐵桿粉絲鐘會,另一個是嵇康的好友呂安。

鐘會是與王羲之齊名的鐘繇的兒子,同時也是司馬氏的親信。鐘會為人精明強干,能言善辯,他邀請了一大波豪門公子,穿上錦衣華服,騎上高頭大馬前來拜訪嵇康。

然而,那時嵇康卻對鐘會極不禮貌,他正與向秀在打鐵,一個赤膊打鐵,一個在拉風箱,對于鐘會的拜訪毫不理會,只旁若無人咣咣咣地打鐵,絲毫不予理會,這讓鐘會很沒有臉面。

就這樣,過了很久,鐘會見嵇康仍然不理會,正欲離開,嵇康意味深長地對他說:「你聽到什麼來這兒?看到什麼才離開?」

即「 何所聞而來,何所見而去?」

鐘會也不甘示弱,反應極快地回答道:」聽到了所聽到的才來了,看到了所要看到的才離開。」

即「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

嵇康與鐘會兩人這意味深長的一問一答,現在看來,真是一段無聊至極的尬聊啊。

其實,在我們看來,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嵇康應給予客人應有的招待,但或許經歷了山濤一事,讓嵇康對拜訪者有了戒心,因而態度漠然。 而這無疑成了嵇康悲劇的導火索。

三、與呂安:為朋友丟掉性命,在所不惜

鐘會其實就是一個小人,加之是貴族公子,擁有天生的優越感,自以為會成為嵇康的座上賓,沒想到被漠視,這讓他懷恨在心。都說, 寧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

此后,鐘會伺機陷害嵇康。

恰好此時,發生了一件著名的「 呂安事件」。呂安是嵇康最好的朋友之一,呂安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呂巽,他垂涎弟媳美色將之玷污,而為怕事情敗露有辱自己名聲與仕途,反污弟弟不孝及謀逆,呂安就被下獄。

作為好朋友的嵇康,實在不愿見呂安被冤,就只身來到洛陽喊冤,沒想到正中鐘會與司馬昭下懷。嵇康受呂安連累,也被投入了大牢。

這時,司馬昭親信鐘會,對司馬昭說:「 嵇康這個人是一條蟄伏的臥龍,不能讓他飛騰。您不要擔心天下其他從,只要提防嵇康」。

(司馬昭)

還誣告說:「嵇康想幫助毋丘儉謀反,只是山濤不答應。從前齊國殺了華士,魯國殺了少正卯,確實是因為這種人妨害安定,擾亂教化,所以圣賢要把他們清除掉。嵇康、呂安等人,言語狂妄放肆,誹謗攻擊前代制度典章, 做皇帝最不能容忍這種人,應該乘機除掉他們,使風俗淳厚。」

鐘會這是徹底將嵇康置于死地了。

最終,嵇康、呂安就被司馬昭殺害了。嵇康死時,年僅39歲,可謂英年早逝!

為此出現了文章開頭那一幕,萬人空巷,三千太學生集體為嵇康求請,最終嵇康從容赴死, 他在死前以一曲千古絕響《廣陵散》向塵世發出了最后的一絲慨嘆

寫在最后

  都說,性格決定命運。此話一點也不假。 嵇康生性高雅超俗,不與濁世同流合污,是濁世清風。然而在亂世,木秀于林注定是一個悲劇

嵇康與其兄嵇喜,就是同一家庭里的兩個截然不同的性格。嵇康喜歡老莊學說,喜歡放蕩不羈,淡泊名利,不為現世束縛。而嵇喜則相反,熱衷名利,且官運亨通。

這與蘇軾和蘇轍兄弟極為相似。蘇軾豪放健談,好開玩笑,口無遮攔,仕途不順經常遭貶。而弟弟蘇轍則相反,沉靜話少、性格內斂,明哲保身,經常規勸哥,官做得總比哥哥大。

  可見,性格決定的因素很多。如嵇康沒有嵇喜這樣一位哥哥照拂,想必也沒有後來大名鼎鼎的魏晉大名士嵇康了。

而嵇康最大的悲劇無疑源于鐘會,還是那句話,寧愿得罪君子,也不愿得罪小人!人沒有必要同所有人都交好,但也沒必要同小人為敵。

而最終嵇康為了友情,置身陷于危險。而這時他仍然意識不到自己岌岌可危,這是對人性評判的失誤,甚至他死時還將年僅10歲的兒子嵇紹托付給絕友山濤。

而嵇紹最終為保護晉惠帝司馬衷而慘死。這就像是一個笑話,父親寧死不為司馬氏服務,兒子卻誓死保護司馬氏,甚至鮮血濺了皇帝一身。

嵇康的一生, 如同流星劃過天際,雖光芒萬丈,卻很快消亡。他一生為各種關系所累,留給世人無限況味,其波瀾壯闊且短暫的一生無疑給我們上了一門人生必修課

然而, 一個人終究無法選擇自已的出身和所處的年代,被時代裹挾,被名高所累,生性高潔的嵇康又能如何呢

(文中圖片來自網絡,如侵則刪)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