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不顧反對嫁二婚郭德綱,今繼子成她驕傲,親兒子卻讓她苦惱

在外,德云社是郭德綱的,在德云社,郭德綱和一眾弟子都要聽王惠的。

郭麒麟見到王惠,會小心翼翼地叫一句:「老大,你怎麼來社里了,是我們哪里做得不夠好嗎」?

郭德綱見到妻子操心德云社的事情,會很愧疚地說:「都是我不好,是我沒管理好德云社,讓你費心了」!

這不禁讓人想起,王惠曾在節目中霸氣地說: 「車和房子,德云社的股份都是我的」。她到底有何德何能,能夠讓郭德綱心甘情愿把錢和權都乖乖奉上呢?

一眾弟子,見到王惠如同看待親生母親一樣,對她是體貼又聽話。就連曾經叛逆的徒弟曹云金,也對她愧疚不已.....

或許,大家知道王惠曾為郭德綱做過什麼,就知道她為什麼能夠擁有這些了。

01、最窮最苦時,遇到富家小姐王惠

王惠,出生于天津,父母經商家里頗有家底。王慧雖然出身于經商之家,但她卻在藝術上頗有天賦。8歲時,曾拜師給當地的京韻大鼓劇團里,做一名藝人。

王惠已經上台表演了,郭德綱都不知道自己還在哪里玩泥巴。14歲的王惠已經登台演出,郭德綱14歲時,還在楊志剛名下做學徒。

他每天的工作都是搬凳子,為師父端茶倒水,但師父依舊看不起他。有一次,郭德綱在舞台后面照著鏡子學了一點表演,師父看見后就怒斥他野心大,一點都不安分。

或許,也是從這個時候,郭德綱和楊志剛之間有了隔閡,后來他學成后依舊不念舊恩,和師父反目成仇。

郭德綱的日子一眼都能看到頭,好在期間遇到胡中惠,讓他對生活有了一點期盼。

此時的郭德綱不知道,再美好的愛情,如果沒有錢財的支持,終究是一場水中月。看起來是很美好,但始終都撈不起來。

21歲的郭德綱和胡中惠結婚了,兩人婚后住在一個很小的房子里。

最初妻子對他還能關心一二,但見到他一直賺不到錢,家里窮得揭不開鍋時,妻子直接和他鬧掰了。

「你一輩子就是這樣了,我跟著你做什麼?吃一輩子苦嗎」?妻子鬧著要離婚,他怎麼挽留都留不住。

恰好此時,郭德綱又創辦德云社,負債累累。妻子的話,刺痛他的心,他跟妻子保證,自己在十年內一定闖出一番天地。

可惜,妻子已經等不及了,還是和他離婚,只身一人離開。

才一歲多的郭麒麟只好跟在郭德綱身邊,每天德云社在哪里去演出,他就跟著去哪里。郭德綱心疼兒子,自己事業又不見起色,只好把他送到爺爺奶奶家。

1997年,郭德綱去保定演出時,邂逅王惠。當時,他聽聞天津有一位名氣頗大的京韻大鼓名角,沒想到見到對方后,卻變成一位嬌滴滴的女孩子。

郭德綱對王惠, 有一點愛慕、也有一點崇拜。那時候的郭德綱,窮得叮當響,想要追求喜歡的女孩,他也沒有那個經濟條件。

無奈的是,郭德綱自從見過王惠后,腦海里總是浮現出她的模樣。郭德綱不好意思去找王惠,王惠卻主動靠近他。

王惠告訴郭德綱,自己表演的時候,他可以去試一試,她會幫他爭取一個演出名額。郭德綱多次承受王惠的恩情,他有些膽怯地問對方,是不是喜歡他?

王惠大笑幾聲,開口道: 「郭德綱,你也太后知后覺了,我不喜歡你,能這樣幫你嗎」?王惠的直爽,把郭德綱想說的話又憋回肚子里。

他知道,自己沒錢沒能力,實在是配不上王惠。

02、不顧一切,嫁給二婚郭德綱

郭德綱一直不回應王惠,不是不愛她,而是害怕自己事業沒有起色跟著自己會吃苦。王惠沒有埋怨過郭德綱的退縮,她知道兩人離在一起還差一點時機。

很快,兩人的感情迎來轉機。

王惠去外地演出時,不小心著涼了。王惠很難受時,給郭德綱打了一個電話,希望他來幫助自己。

郭德綱知道后,馬不停蹄地去王惠家里,一直照顧著她。在王惠身體好轉后,郭德綱就把自己家里的事情告訴了她。

王惠那一刻才知道郭德綱一直不敢表白,是因為離婚過一次,還有一個年歲很小的兒子。王惠很大方地說: 「你也不想兒子一直沒有媽媽照顧吧」?

王惠是鐵了心要嫁給郭德綱,無論他貧窮還是富貴,她看上的就是郭德綱這個人。遇到這樣一個癡愛自己的女人,郭德綱含淚感恩她的支持。

兩人戀愛后,王惠變得很節約,她把自己的存款都給郭德綱用來運作德云社。時運不濟的郭德綱,哪怕是受盡屈辱,也沒賺到錢,反而賠了一大筆錢。

負債累累的郭德綱跟王惠提出分手,他不想自己連累她一起吃苦。王惠很生氣,覺得郭德綱并不信任自己,一個人提著行李離開了。

人走了,心卻沒有走,王惠還是一心惦記著郭德綱。離開了一段時間,王惠很想念他,又火急火燎地跑到德云社門外站在。

那一天清晨,郭德綱很早就到了德云社。他看到坐在梯步上的王惠,心里說不出的感動和難受。兩人見面,什麼話都沒說,只是緊緊地抱在一起。

王惠帶著戶口本,跟郭德綱結婚了。婚后,郭德綱說自己一定要混出一個名堂,絕不讓王惠再吃苦。

期間,德云社窮到房租都交不上的時候,王惠把車子給賣掉,房子也給賣掉,才把德云社保下來了。

2003年,德云社日子好過一點了,王惠又把郭麒麟接到家里來。

她第一次去老家帶郭麒麟回家時,看到他渾身臟兮兮的,話也不說一句,眼淚不自覺地流出來: 「孩子,以后我就是你的媽媽」。

郭麒麟膽怯地站在爺爺奶奶身后,他不敢王惠接近。郭德綱告訴郭麒麟,這是他的新媽媽,如果不想喊媽媽,可以先叫阿姨。

「阿姨」。王惠聽到后心都軟化了。

郭德綱的德云社收下的徒弟越來越多,可收入卻不佳。看著一大家子人要吃飯,王惠就偷偷地把自己的首飾給賣掉了。

有一天,郭德綱要去參加親戚的結婚酒席,他看著王惠找出一條很樸素的項鏈帶著。郭德綱順口提了一句:「你不是有金鏈子嗎?怎麼不帶了?」

王惠支支吾吾地說這條項鏈配衣服,郭德綱走過去把抽屜拉開一看,里面的首飾只剩下一些很老舊的款式。

這時候,郭德綱才知道王惠為了一家人的口糧,把首飾都給典當了。那一刻,郭德綱又羞愧, 又感恩妻子的付出。

他對王惠說: 「以后德云社辦起來了,你就是我們的老板」。郭德綱知道,沒有王惠的一路支持,德云社想要堅持下去,太艱難了。

03、婚后繼子成她驕傲,親兒子卻讓她苦惱

郭德綱很幸福,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帶著弟子好好地學習相聲,一起努力賺錢。而德云社私下的事情,都是王惠在操心。

漸漸地,德云社的名氣大了,郭德綱也紅了。 在妻子的一手操持下,德云社不再是一個小劇團,變成了一家大公司。

成立公司的時候,發生過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當時,郭德綱提議讓王惠做大股東,一起創辦的幾個老搭檔直接表示:「不如公司還是交給王惠管理,她這麼多年的付出,大家都是認可的」。

郭德綱聽后,二話不說就把自己應該分到的股份全部給了王惠。幾位老搭檔也認同,讓王惠做大股東,他們只分錢,沒有公司的發展話語權。

德云社從成為公司的那一刻起,郭德綱也變成王惠的員工。 王惠成為大股東,沒有一個人反對,可見大家對她有多敬重。

岳云鵬走紅后,每個月都會買一些禮物給王惠。

他告訴王惠: 「師母,沒有你的悉心栽培,我是沒有今天的。你就是我的第二個媽媽,以后有我吃的一份,就會孝敬你一份」。

后來,德云社里的曹云金、劉云天都離開了,岳云鵬依舊在德云社發展。他的不忘師恩,讓王惠感動不已。

郭麒麟在德云社耳濡目染,漸漸喜歡上表演。不過比起說相聲,郭麒麟更喜歡演戲,這一點上郭德綱是不支持的,但王惠卻很贊同。

她告訴郭德綱,兒子喜歡做什麼,是他個人的自由。有了繼母王惠的支持,郭麒麟安心地在娛樂圈打拼著。

郭麒麟成年后,曾問過王惠,為什麼不生一個弟弟妹妹?王惠笑著說: 「害怕你失寵啊!」?

「那我也疼愛弟弟妹妹。」郭麒麟的話,讓王慧很開心。后來,郭麒麟就主動跟父親說,他應該和媽媽再生一個弟弟妹妹出來。

2015年,王惠生下自己的親生兒子郭汾陽。郭汾陽和郭麒麟小時候長得很相似,整個人胖嘟嘟的。

王惠看到后,感到很苦惱,當初讓郭麒麟減肥,還差點鬧到母子不和。如今自己的親兒子又這麼胖,讓她有些傷心。

孩子太胖了,身體就不太健康,于是當初用在郭麒麟身上的那一套,又用在親兒子身上。她每天都監督小兒子,肉不能多吃,飯菜也不能多吃。

郭麒麟在外拍戲,很長時間才能回家一趟。有一次,他剛回到家里,郭汾陽就跑過去翻他的行李,見到里面一點吃的都沒有,一臉的失望。

「哥,我都餓慘了」。看到郭汾陽可憐兮兮的模樣,郭麒麟不忍心,就帶著他出去吃了一頓大餐。

王惠知道后,怒罵兩個兒子都不懂分寸。郭德綱則是在一旁看看自己的體型,認命地吃著青菜。

結語:

雖然王惠對孩子的管教很嚴格,大兒子經常挨罵,小兒子也時常吃不飽飯菜。但郭德綱能夠感覺出來,妻子是真的愛兩個兒子,絕不是對他們不好。

郭麒麟小時候很胖,胖到體育課都無法正常上,跑幾步就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但隨著王惠的嚴厲教導下,郭麒麟從一個胖小伙變成一個帥小伙,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現在的郭麒麟,最感恩的就是繼母王惠的嚴格,讓他得以脫胎換骨。相信終有一天,小兒子也會體諒王惠的一番苦心。

如今的王惠,才是真正的大贏家。事業上,一家人都在為她打工賺錢,她自己也成立起鼓曲社,重返舞台。

家庭中,兩個兒子對她言聽計從,孝順有加。郭德綱更是表示: 「王惠就是我一輩子要陪著的女人,絕不會再有第二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