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沙溢結婚沒被邀請,節目上逼問對方,還當眾「羞辱」他

逼問沙溢所為何事

「有一件事我還是挺怪你的,你結婚也沒告訴我。」

2011年沙溢胡可大婚,婚禮上邀請了叛逃德云社的曹云金何云偉,卻唯獨遺漏了多年好友郭德綱。

郭德綱問沙溢

如此舉動顯然讓老郭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三個月后,當新婚的沙溢登上自己的節目時,他終于沒忍住問了對方,為何不請自己參加婚禮。

很顯然,老郭事先沒有和沙溢溝通過這個問題,所以后者聞言頓時就有些手足無措了。

沙溢回答

隨后他只能結結巴巴地開口:「我真的是覺得郭老師太忙了,因為我結婚也不是在什麼年、什麼節。正好還趕在了一個中午,我怕您有的時候太忙。」

可如此荒謬的理由,不僅老郭不相信,觀眾也不太相信。那麼沙溢當年究竟為何不請多年好友郭德綱,來參加自己的婚禮呢?這其中是有什麼隱情嗎?

沙溢

其實談起這件事,還頗有些意味不明的意思。眾所周知,十一二年前正是德云社最危難之際。郭德綱先是被曝出了圈占綠地一事,頻頻登上新聞版面,受盡了輿論的指責。

緊接著李鶴彪毆打BTV記者,德云社徹底與北京衛視鬧翻,令老郭再度受到了主流相聲圈的強力排擠。

媒體報道

原本已經岌岌可危的德云社,之后還經歷了創始人李菁、台柱子何云偉、曹云金不能共患難,接連出走的情況。一瞬間,郭德綱及德云社紛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之中。

毫不夸張地說,倘若此時此刻郭德綱走錯一步,德云社很有可能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了。

德云色

恰巧的是,沙溢和胡可的婚禮,正是在他事業最低迷,備受主流圈子排擠的那段時期舉行的。不過話又說回來,其實你不邀請人家,人家也不至于說啥。

畢竟那時候的郭德綱的確是腹背受敵,德云社也被迫停演整改,小劇場開放日期更是遙遙無期。

何云偉

而沙溢胡可作為時下活躍于影視圈的演員,不想被連累這的確也是人之常情,這一點沒話說。

可他們夫妻沒邀請老郭就算了,還將叛出德云社的曹云金何云偉奉為座上賓,這就未免有些太不夠意思了。

曹云金、郭德綱

因此沙溢和胡可的行為,在當年也一度被認為是放棄了郭德綱這個朋友。大家覺得這夫妻倆或許是認為,老郭必然翻不了身了,這才選擇與之分道揚鑣。

但是很可惜,德云社挺過來了。而他們三人之間的「孽緣」,也顯然沒有就此結束。

郭德綱、胡可、沙溢

頻頻「侮辱」沙溢?

「我怎麼看安吉都像我跟胡可的孩子。」

「太不像話了郭老師。」

沙溢胡可臉色尷尬,何炅著急圓場的這一幕,發生在2016年的優酷盛典上。當時沙溢和胡可的兒子安吉,因為《爸爸去哪兒》得到了「年度敲萌寶貝」獎。

優酷盛典

結果在頒獎台上,郭德綱卻不合時宜地開起了玩笑,當著安吉的面就說他是自己與胡可的孩子。此話一出,場面頓時就有些尷尬了,胡可面上雖仍有笑意,但卻始終不達眼底。

所幸這個時候沙溢飛速出面圓場,一句:「郭老師不能這樣,因為我老二小魚兒都說像岳云鵬,你再說這老大像你,我就沒法活了!」企圖將此事一揭而過。

沙溢打圓場

但郭德綱似乎沒想放過他,緊接著又開了一個玩笑,將矛頭直指胡可:「沒事兒,這說明你們家人好客!」

這話說得,直接讓胡可笑不出來了。一旁的何炅也來不及阻止,只能瘋狂cue流程,將話題引到正軌上。

何炅打圓場

可事情到這兒還沒完。隨后郭德綱又「不小心」頒了原本該沙溢頒給安吉的獎,被何炅提醒后,他又調侃了一句:「我以為這是親爸爸給頒的呢」。

之后他甚至還指著沙溢沖安吉又補充了一句:「這個也叫爸爸啊。」

郭德綱發言

兩句話說得何炅根本插不上嘴,更不知道該如何圓場。更要命的是,當何炅問安吉是否知道德云社時,郭德綱同樣不損死人不償命,代安吉說了一句:「那是爸爸的單位」。

事情發展到了這兒,沙溢夫婦雖然沒有表達出任何不滿,但明眼人也都能看出來夫妻倆是不大痛快的。不久后,郭德綱調侃安吉是自己兒子的事情,也不出意外地登上了熱搜。

胡可回應

可他對于自己的所作所為,很快回應稱是在跟胡可沙溢開玩笑,全程并無惡意,還順道向沙溢胡可道了歉。但胡可似乎并不想原諒郭德綱。

因為她后面在參加節目談到這個問題時,曾暗戳戳地表示,5歲的孩子已經聽得懂大人在講什麼了,因此郭德綱開玩笑也要注意分寸!

胡可直言

誠如她所言,這次老郭的發言的確有些不顧場合。而且他也不應該對著一個年幼的孩子,開一些不合時宜的玩笑。

不過到底是多年好友,兩人后來在某節目中的那一抱,也算是「一抱泯恩仇」了。而另一邊的郭麒麟能和沙溢臉貼臉親密合照,似乎也能證明兩家已經徹底破冰了。

胡可直言

憤然離席

郭德綱冷臉憤然離席,蘇見信怒摔板凳說走就走,工作人員被嚇得不知所措,這一幕發生在2016年的節目《花樣男團》上。

其實一開始接到節目組的邀請時,老郭還挺高興的,因為可以出國旅游了。結果節目組卻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直接為成員們安排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字面意義上的那種。

節目組找嘉賓談話

所以當老郭他們剛開完發布會,還穿著奇裝異服的時候,節目組便把他們的東西全收了,只留下手機護照錢包讓他們即刻啟程。

好不容易跨越千里,抵達了恰似童話般的奧地利的一處小鎮上,翌日老郭他們又被安排去做了任務。

蘇見信發火

剛開始身著單薄衣衫的男團成員們,需要瘋狂地在雪山上跑上跑下,又冷又凍還有高反。緊接著就是恐高者的噩夢——滑翔傘。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當天當地大霧彌漫,因此要完成這個極限任務的歐弟,幾度被嚇得說不出話來。所幸后來由于霧氣實在太大,歐弟勉強逃過了一劫。

不過屬于男團們的忙碌生活,也才剛剛開始。毫不夸張地說,從這往后的每一期,男團們每天都被節目組安排得滿滿當當,基本上沒有一絲空隙。

日復一日如此這般,自然令感性的蘇見信特別不滿。而當他酒足飯飽稍稍有點上頭時,再次聽到節目組布置的任務后,終于受不了了。

集體出逃

隨后蘇見信伙同其他成員策劃了一出集體出走。他們關掉手機,凌晨跑路,打了節目組一個措手不及,讓他們不得不取消原本定好的任務。

而嘉賓們的突然消失對于節目組來說,也就意味著當天他們原本準備好的行程全部作廢,人力損失與經濟損失將不可估量。

集體出逃

因此當男團們回到節目組后,工作人員不免有些埋怨他們的任性行為,氣憤的他們還取消了原本屬于男團們的福利活動。但他們的行為卻惹惱了郭德綱,激怒了蘇見信。

老郭憤然離席,蘇見信則怒氣值滿分跟工作人員bttle了起來,現場局面因為雙方的爭執,一時間變得十分凝重。

雙方談判

所幸之后在郭德綱巧舌如簧的調解下,節目組松了口,只給了他們一個懲罰任務,將他們昨晚的突然出走事件一揭而過。

而另一邊的蘇見信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向節目組表達了歉意,并愿意接受節目組的懲罰。

郭德綱調解

不得不說,真的多虧了老郭那張能言善辯的嘴,才不至于讓這件事走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只能說能鎮得住大場子的人,還得是他郭德綱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