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畫家「羅聘」稱能看到鬼,還畫下了鬼的樣子,從乾隆時期流傳至今

從來賽社說金淵,鼓笛鉦旗隘市廛。地上鬼神行白晝,夜中風雨洗青天。——仇遠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雖然大多數人都不相信鬼神之說,但世界上確實有很多事情是科學無法解釋的,尤其是在古代,鬼神之說十分盛行,因此也出現了大量可以「溝通陰陽」的人。

在清朝就有這樣一位畫家,他不僅天生綠色瞳孔,能夠看見鬼,更是畫出了大量和鬼有關的畫作,成為了鬼怪的標準樣貌,那麼他究竟是真的能夠看到鬼,還是為了名氣而說謊呢?

天生綠瞳

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地方,或許是在某個方面有特殊的能力,或者是某個部位異于常人,羅聘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天生綠瞳,就像是現在的「Cosplay」(角色扮演)一樣,可是那個時候并沒有美瞳,也很少出現外國人,于是綠瞳就有了十分特殊的含義:通陰陽。

雖然羅聘後來有非常高的成就,但他的童年生活卻非常的不幸,羅聘的父親是康熙年間的武舉人,原本有著改變家族的能力,但他還沒有來得及實現自己的夢想便英年早逝。

沒有了家里的頂梁柱,羅聘的生活慘不忍睹,完全看不到未來,不過好在羅聘的心中還有一絲執念,那就是畫畫。

古代學習畫畫和現代不同,古代沒有專門的美術學校,想要學習畫畫需要拜師學習,如果你能給老師奉上一份足夠的拜師禮,就能夠學習畫畫,而不是像現在一樣需要考大學,這讓家境貧寒的羅聘有了機會。

經過多年的籌備,羅聘終于在自己25歲那年備下了拜師禮,開始了正式的繪畫學習。

在那個時代,畫畫沒有太多的約束,不同的畫師有不同的繪畫技巧,所以才能出現種類繁多、風格完全不同的畫作。

或許是從小有綠瞳的原因, 漸漸的羅聘開始嘗試畫鬼,有著專業的技巧培訓,再加上自己的感悟,羅聘的鬼很快就畫出了名堂,再加上綠瞳的名氣,讓大家相信羅聘所畫就是真實的鬼。

名聲大噪

雖然羅聘的鬼畫的非常逼真,但羅聘還是名氣不大,因為他缺乏一個機會,現代人想要拼搏,一般都會選擇去北上廣這些一線城市打拼。

在清朝時期,藝術家想要出名,自然也是前往京城,羅聘的師傅去世后,羅聘也到了自己闖名堂的時候,于是他便孤身一人來到了京城。

京城可謂是臥虎藏龍,什麼樣的高手都有,僅僅憑借繪畫技巧羅聘很難博得頭籌、出人頭地,于是羅聘干脆專門畫鬼,開創一個全新的流派,著名的《鬼趣圖》就是在這個時候誕生的。

羅聘的《鬼趣圖》一共有八幅,分別展示各種不同形態的鬼,有的鬼更是聞所未聞,屬于羅聘的原創角色。

對于這樣的形象,大家一開始并不能接受,但羅聘的綠瞳卻成為了他最好的輔助工具,為了讓大家相信他的畫,他開始聲稱自己確實能夠看到鬼,還能和鬼進行日常交流,頗有一種「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的感覺。

久而久之,羅聘所畫的鬼成為了標準的鬼模板,各種小說也開始使用羅聘的鬼為原型進行創作,羅聘名噪一時,也為后世留下了大量鬼的形象。

那時的羅聘在京城風頭兩無,不僅是很多藝術家討論的焦點,就連很多官員也結識了羅聘,比如說紀曉嵐就曾記錄過羅聘見到鬼的場景, 在他的作品《閱微草堂筆記》有這樣一段:凡有人處皆有鬼。

改變風格

雖然羅聘的畫難登大雅之堂,但一個全新的流派讓羅聘獲得了大量的財富,被財富蒙蔽雙眼的羅聘開始大肆揮霍,整日飲酒作樂,這種生活最終也給他帶來了惡果,原來就在他肆意揮霍的時候,他的妻子卻病死在家中。

接下來的日子,羅聘以淚洗面,剩下的錢很快被揮霍一空,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窮光蛋,此時他再次嘗到了人間冷暖,那些曾經的朋友紛紛遠離他,甚至連他回家的盤纏都不借給他。

至此,羅聘只能向乞丐一樣乞討著回到家鄉, 有意思的是,這次回家后羅聘性情大變,不再畫鬼博人眼球,而是轉變風格,開始畫各種佛像。

羅聘真的能夠看到鬼嗎?按照羅聘的生活經歷來看,他大機率是看不到鬼的,因為他對鬼沒有太多的敬畏之心,這與那些能看到的鬼的職業,例如道士等截然相反,他聲稱能夠看到鬼,主要還是為了博人眼球,順便宣傳一下自己的畫,這也是一種另辟蹊徑的成名方式。

不過羅聘也不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他的畫雖然是虛無縹緲的鬼,但創作內容大多是諷刺社會中的一些丑惡現象,因此得到了大多數人的支持,他所創作的鬼形象也從乾隆時期流傳到了現在,很多現代的影視劇都在借用羅聘所畫的鬼。

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相比起羅聘所畫的鬼,大家更害怕的還是人間的惡鬼。

鬼再厲害也不過是嚇唬一下人,但人的可怕卻難以想象,雖然羅聘所生活的那個年代是康乾盛世,但像羅聘一樣生活窮困潦倒人比比皆是,鬼不可怕,人才可怕,羅聘或許真的能夠見到鬼,可與人心的丑惡相比,鬼看起來仿佛并沒有那麼可怕。

多年后,魯迅先生也曾看到過羅聘的《鬼趣圖》,但他并沒有感到害怕,而是這樣去評論: 「哪里有鬼影子,只不過是一些怪人而已嘛」,事實上,不僅是魯迅,很多看到過《鬼趣圖》的人都不曾感到害怕,因為在他們看來,羅聘所畫的鬼分明就是人間的「惡鬼」,對此魯迅或許最有體會。

因為在他看來,我國的歷史滿篇都寫著「吃人」二字。

或許鬼真的存在,但鬼并非就一定要和「惡」畫上等號,有的鬼雖然形象可怕,但卻從未害人,而有的人面慈心善,但卻殺人不眨眼,這就是現實。

就像是同時期的《聊齋志異》,雖然通篇講的都是鬼的故事,可故事中的主角,又何嘗不是來自于人間,雖然清朝有恐怖的文字獄,卻也無法抵擋這些人用自己的方式描述人世界那些真正的丑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