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終于熬到皇帝駕崩,登基大典上磕完頭,才發現新帝不是自己

自從大禹把位置傳給了自己的兒子啟,中國歷史就進入到了「家天下」的時代。這個父死子繼的傳承方式,成為了以后中國繼承模式的主流。但父死子繼的前提是,自己必須要有兒子可以繼承,如果連兒子都沒有,那家業改傳給誰呢?聰明的古人想了一個辦法:把親兄弟的兒子過繼過來給自己當兒子,雖然家產給了侄子,但好歹也是一家人。百姓家是如此,帝王之家亦是如此。

說到宋朝的歷史,相信很多人都不會對「斧聲燭影」感到陌生。開國皇帝趙匡胤有幾個成年的兒子,但從那一晚之后,皇位卻成了弟弟趙光義的。當初說好的「兄終弟及」,趙光義也沒有把皇位還給侄子。直到靖康之恥發生后,趙光義一脈的子孫除了康王趙構悉數被抓。僥幸逃過一劫的趙構登基稱帝,中國歷史進入南宋時期。但歷史總愛開玩笑,趙構因為過度驚嚇失去了生育能力。

失去了生育能力不說,原先生下來的兒子還夭折了,繼承人的問題成了南宋朝廷急需解決的問題。為了確保半壁江山還是老趙家的,趙構只能從趙匡胤的后代中選擇有能力的當接班人。經過層層挑選、激烈的競爭,趙匡胤的七世孫趙昚勝出,成為了南宋的第二代皇帝。轉眼間皇位已經傳到了趙昚的孫子趙擴手里,是為宋寧宗。和宋高宗趙構一樣,趙擴也為繼承人的問題頭疼不已。

趙擴并不是沒有生育能力,反而一口氣生了9個兒子。但可惜的是,9個兒子一個都沒活下來。公元1198年,已經30歲的趙擴已經為繼承人的是急白了頭,最終決定找個侄子來當太子。經過反復篩選,趙擴選了一個6歲的小孩,準備手把手培養他的能力。但22年之后,這個侄子也走在了自己前面。趙擴很傷心,但逝者已矣,他必須抓緊時間再次挑選一個人立儲,因為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公元1221年,趙擴挑中了沂靖惠王柄嗣子貴和為皇子,并賜名趙竑。按說趙竑只要爭口氣,別在趙擴前面走,這江山就便宜他了。但他認為自己連個競爭對手都沒有,而且自己身體這麼好,皇位遲早是自己的。抱著這種心理,趙竑就飄了,飄到連權傾朝野的宰相史彌遠都不放在眼里了。史彌遠是個權相,他對新的皇儲趙竑極盡討好獻媚。但趙竑對此毫不領情,還寫下了「史彌遠當決配八千里」的話。

​史彌遠意識到,這個新來的皇子終究和自己不是一路人,自己和他之中日后只能活一個。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和利益,史彌遠只能不惜一切阻止趙竑登基。因為趙竑對寧宗的楊皇后也不放在眼里,所以史彌遠便拉上了她,一起跟趙擴吹耳邊風,天天說趙竑的不是。1224年寧宗病危,史彌遠乘機矯詔,立趙貴誠為皇子,并賜名趙昀。同月,寧宗趙擴駕崩,享年57歲。

得知皇帝駕崩的消息,趙竑滿心歡喜等著宮里來人接自己去登基。但等他到了寧宗的靈柩前后,卻發現趙昀已經成為了新的皇帝。更加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在他直到真相之前,他還跟著群臣朝新皇帝行了跪拜禮。原本得到皇位去探囊取物的趙竑,最終只混得了個濟王,被趕到了湖州居住。后來還因為參與叛亂活動,被賜自盡。儲君落得如此下場,也著實令人唏噓。

趙竑的失敗之處在于,他還沒有登上皇位獲得最終的勝利,就給自己樹立了一群強大的敵人。他不懂得隱忍,更不懂得韜光養晦。他的失敗,也是預料之中的事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