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一世」的徐德亮,也走到了今天,郭德綱當年的評價一語成讖

徐德亮,曾經德云社元老級人物。

他是第一個和郭德綱鬧掰的員工。

也是德云社第一個被師父張文順先生臨終摘字的徒弟。

關于此人,詞條上這樣介紹:

評價很高

自從2008年退出德云社,距今14年了。

曾經「風光無限」,游走與各大電視台,各種綜藝節目,各種相聲茶館。

曾經「不可一世」地把郭德綱比喻成「野狗」,「不可一世」地暗諷郭德綱的相聲過于三俗,堪比國外「小電影」。

網絡截圖

「不可一世」的徐德亮,人到中年,坎坎坷坷,也走到了今天。

郭德綱當年對他的評價,是否一語成讖?

郭德綱徐德亮

徐德亮在06年德云社的視訊里出現得非常頻繁,各種大小相聲劇里也都是主角,但是我印象里的徐德亮只有兩段。

一段是給老郭捧的《吃論》,一段是在北大的《我的大學生活》。

起初我也很納悶為什麼在我的記憶里他只有這兩段,后來在網上搜了一下才恍然大悟:他的相聲其實跟何云偉一樣無趣。

經典合作

老郭當初介紹徐德亮的時候講過,他是有師承的三弦演員。

但是我一直對于徐德亮的印象只在開口跪。因為他的嗓子跟燒餅有一拼。

徐德亮的包袱里有老郭的影子,從通俗的地方抖,但是在咬文咂字之間又充滿了晚會的感覺。

徐德亮近照

包袱抖不好,在開口的時候觀眾就會猜到,就悶了,泥了。

包袱抖的好,是在最后一刻才響。徐德亮抖的包袱大多都是在老郭抖包袱的切口抖出了悶活。

如果同樣的包袱老郭能抖出10分,岳云鵬張鶴倫能抖出7分。

那徐德亮只能抖出4分。

就好像一道色香味俱全的魚香肉絲端上桌之后一嘗卻發現沒放鹽一樣。

徐德亮王文林

徐德亮的三弦我沒聽過不能評價,但是他的相聲只能和當初德云社里還沒長大的張云雷媲美了。

當然跟現在的「流量之王」張云雷相比,更不能同日而語了。

關于他的退出,網上流傳的版本很多。

還是因為錢

很多人離職,錢不能滿足是第一要義。

我們都是俗人,誰都不能例外。

這一點無可厚非。

郭高徐

還聽到過一種說法。

徐德亮之所以跟郭德綱鬧掰是因為他想替搭檔王文林鳴不平。

老爺子年紀大了,最大的夢想是,能擁有一輛豪車,方不枉此生。

豪車夢

退出德云社后,聽到徐德亮在媒體上揭露的所謂德云社內幕,我當時挺震驚的。

一個成年人為何連牌坊都不會立?

從德云社沒紅之前到退社之后,說句不好聽的,徐德亮一分不值,那真的是貼出他的牌子大家該散步散步該上網上網。

徐德亮近照

一個公司創業,公司的元老兢兢業業,雖然沒做出成績,但是沒功勞還有苦勞。

等公司業績上去了,老板可以給你升值加薪,但是你因為老板沒給你對半分公司就跳槽走人,有點滑稽和荒謬。

遙想當年,徐德亮出書,郭德綱忙到生病,發布會當天從醫院趕來為他捧場。

老郭捧場

不但義務為他的新書做宣傳,之前還特意抽出時間,洋洋灑灑寫了一篇序言。

序言里,老郭對他不吝贊美之詞,夸贊他是相聲「新文哏」代表人物。

然而,最后一段話或許一語成讖。

老郭略帶戲謔地說:

「希望徐賢弟在藝術上突飛猛進、一路長虹,再有二十年,就趕上我了……」

作序

如今是2022年,距離徐德亮在藝術上超越郭德綱,僅剩四年時間了。

徐先生可得加把勁了。

如今的徐德亮,過著一種閑云野鶴般的生活,舞文弄墨,游山玩水。

徐德亮書法

看看下面的生活記錄。

好羨慕他!

看到湖面上游過來一只鴨子,就一拍腦門決定中午去吃烤鴨。

估計鴨子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生活記錄

這兩天,徐德亮在某晚報上發表文章。

用自己豐富的傳統文化知識,聊了聊書法和字帖,不明覺厲。

不愧是「北大才子」!

徐德亮

還把自己的老父親曬出來。

父慈子孝,其樂融融!

不得不說,徐德亮可能不是個稱職的好徒弟,卻是個響當當的好兒子。

老爺子

也許可以說,徐德亮當初選擇退社,對他自己而言,的確是個明智的選擇。

再說說他的搭檔王文林。

我挺不想評論這位老先生,畢竟年齡擺在那里,前半生雖不說衣食無著也算是歷盡坎坷,老話說70不打80不罵。

但既然講到徐德亮了,就簡單地說一下我的印象吧。

徐德亮王文林

藝術方面我評論不了,老先生經歷的年代使然,當初豪杰輩出但是大多都被雨打風吹去。

王先生在我的心中是一個功利的人,漂泊半生這也無可厚非。

如果各位有心留意的話就會發現,在早期的大量電視劇里王先生都跑過龍套,那種就露一面或者半面的龍套,最后還是靠說相聲吃飯。

老了

比如在《重案六組》第一季有一集跟相聲有關,王先生演了一回一句話的群眾,當初看的時候見獵心喜,還特地把從來不看的演員表看了一遍。

最后找到了王先生的真名。

自從王先生退社之后,想起一件事來頗為寒心。在早年的幾年劉寶瑞先生誕辰的專場里,刑文昭先生上台說了這麼個事。

當初有個劇組要排一部《珍珠翡翠白玉湯》的電視劇,編劇把劉寶瑞先生刻畫成了一個非常花心的人。

當時劉寶瑞先生的徒弟們都非常痛心,因為編劇已經30萬把劇本賣給劇組了。

郭德綱王文林

作為一幫沒錢沒權的說相聲的,他們什麼都做不了,于是一怒之下退出了劇組!

后來不知為何,王文林在里面跑了個龍套,就露了個后腦勺。演職人員表里有他的名字,看來是收錢了。

當時莞爾一笑,現今想起,同為劉寶瑞先生的徒弟,唉,一聲嘆息。

熬到了C位

郭德綱后來接受采訪,回憶王文林。

語氣里都是感慨。

也是勾起了很多心酸又美好的往事吧。

老郭記憶里的王文林

自從徐德亮帶著王文林退出德云社后,14年了,郭德綱再也沒有在公眾場合提過他們的名字,一次都沒有。

他們兩個就像清晨的霧氣一樣,太陽出來,煙消霧散,泯然眾人。

總之,不管是離開的,還是留下的,希望他們都好,都能在自己的崗位上發光發熱,傳遞正能量。

俱往矣,數相聲人物,還看今朝!

德云社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