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云鵬妻子鄭敏:我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就是一巴掌扇醒了岳云鵬

岳云鵬,是國內著名相聲演員。2014年,在春晚上表演小品《擾民了您》,讓大家記住了這位名不經傳的岳云鵬和他的鐵錘妹妹;2015年,憑借相聲《忍不了》,再度讓他大火起來。

賤賤且夸張的表情,讓大家捧腹大笑。接連上了兩次春晚,這讓大家都親切地稱呼他為「小岳岳」。而在這功成名就的背后,岳云鵬也歷經過諸多的辛酸過往。

在岳云鵬的背后,一直有位偉大無私的妻子鄭敏,是她用愛支撐著他前行,更是在膨脹時,用一巴掌扇醒了他,為何鄭敏會這麼對岳云鵬,這背后到底有何不為人知的故事?

01.

岳云鵬,1985年出生于河南濮陽的一個農民家里,上面有4個姐姐,當他一出生讓全家都很振奮,尤其是父親,更是狂奔著向村里面的人宣布喜訊。

在岳云鵬的記憶里,他的生活和貧困緊緊地聯系在一起,家里一貧如洗,就連父母年紀輕輕都累得一頭白發。

4個姐姐很安靜乖巧,從來都不爭不搶,盡管學習成績很好,但因為交不起學費,都選擇了輟學工作,以此補貼家用。

家庭條件不好,這讓岳云鵬也過了苦日子,哪怕是上了國中,他都還穿著姐姐的舊衣服。

也許在台上表演的岳云鵬,有些「賤和娘」,但其實他從小就有一種男子漢的擔當在肩上,自覺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擔。

上國中的時候,因為家里交不起68元的學費,岳云鵬也只好選擇輟學,跟同村人借了200元去了北京打工。

剛到北京時,因為岳云鵬年齡太小,所以很多地方都不收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一個月200塊錢。

只是年紀小的岳云鵬,上班經常犯困,還時常被巡視的隊長發現,一次會扣40元,等到他離開時,不但沒有工資,還倒欠人家40元。

為了能維持生計,岳云鵬當過飯店的服務員,刷過廁所,甚至做過電焊工。因為是底層的小人物,所以總是會受到各種各樣的委屈和刁難。

尤其是當服務員時,不小心將包間的啤酒送錯,便被飯桌上的客人羞辱。那時候的岳云鵬,才15歲,更是說盡了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好話,但仍舊得不到客人的原諒。

最后,岳云鵬只能賠了那桌客人的全部飯錢,就連飯店經理,也毫不客氣地讓他卷鋪蓋走人,甚至最后一晚都不給他住。

這件事情,在岳云鵬的人生中,影響極大,哪怕是多年以后,回憶起此事來,他都會毫不掩飾地說:我恨他,就是恨他。

02.

2004年,岳云鵬迎來轉機。

當時的他,在一個飯店當服務員,有一個唱京劇的老先生經常來吃飯,看岳云鵬比較靈氣,便對他說:你想不想學相聲?我給你介紹個人,叫郭德綱,就在天橋那里,你可以去看看。

那時的岳云鵬,還不知道郭德綱是誰,相聲也就知道馬三立。岳云鵬當時想,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去看看。

彼時的郭德綱,還沒有現在這麼有名,也還只是在天橋上混飯吃的。去了天橋后,當看到郭德綱在台上賣力的表演,這也把營養品逗笑了。

每當郭德綱演出結束后,岳云鵬就會主動留下來,幫著他們一起收拾東西,順便跟德云社的人聊上幾句,就希望他們能夠看上他。

有這樣想法的并不止岳云鵬,還有孔云龍,當時的兩人,還在一家飯店當服務員,整整半年,郭德綱才正式接納他們去了德云社。

而在這期間,岳云鵬也十分努力,因為文化水平低,還有極重的口音,郭德綱幫他改,都花費了很長的時間。

剛去德云社時,岳云鵬主要的工作就是打雜,掃地擦桌子。在這之余,他也抓緊一切時間努力學習。

雖然岳云鵬干的是雜活,但師母王惠每天都會給他100元錢。有地方住,又有錢,還有事干,這讓岳云鵬很知足。

當看著一起來的孔云龍都上台演出了,這讓岳云鵬十分著急,心里很不是滋味,為了能上台演出,岳云鵬只能更加努力地練習。

別人在舞台上演出,他就在后台模仿段子,而這一切,都被郭德綱看在眼里,看著這麼認真的岳云鵬,郭德綱也打算給他一個機會。

得知自己要上台演出,這讓岳云鵬十分激動,因為經驗不足,導致一段15分鐘的《學雜唱》,3分鐘就被觀眾轟下台。

一下台后,他就抱著師傅郭德綱哭了起來,本來這次失敗,會讓岳云鵬遠離舞台,但看著為人厚道、執著又勤奮的岳云鵬,郭德綱鼓勵的說:你放心,就算是讓你在后台掃一輩子地,我也不會趕你走。

因為郭德綱的這句話,也讓岳云鵬十分感動。

03.

之后的一年時間里,郭德綱沒有安排他上台演出了,他心里很明白,藝人的自信很重要,要是連續幾次不成功,那他的藝術生涯也到頭了。

在掃地期間,岳云鵬只能更加努力地學習,直到一年后,他才再次獲得了上台的機會。

這一次,岳云鵬做足了準備,演出是撐到了最后,可即便是這樣,他也只是屬于表演一般的人,所以被轟下台也是常事。

所幸的是,彼時的岳云鵬心里已經很強大了,在失敗中不斷地揣摩和學習,盡量豐富自己。

在表演中,岳云鵬也盡量開始尋找屬于自己的表演風格,個體化的表演,必然要自己專屬的特質和性格。

而那句眾所周知的「我的天吶」,是來表達自己的心情,但卻成為了岳式相聲中的一個梗。

隨著德云社的崛起,岳云鵬的名氣也越來越大,慢慢地被大眾所熟知。當岳云鵬搭檔孫越后,這兩個胖子一個捧一個逗,一個穩重一個賣萌,給無數觀眾帶來了歡聲笑語,還給他們起了一個綽號「岳說越賤」。

迅速躥紅的他們,也緊緊地靠在郭德綱和于謙身后,誰度沒有想到,這個有著辛酸經歷的人,竟然會成為紅極一時的大明星。

名氣慢慢上去,岳云鵬也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當初學相聲的初衷,那就是讓親人過上好日子。

在外漂泊的這些年里,每次一拿到工資都會給遠在家鄉的父母寄過去。隨著他的收入提高,他漸漸地為了家里蓋了新房,買了各種家電,而他們一家也成為了村里羨慕的對象。

2009年,岳云鵬回家探親,母親托人給他介紹了一個女朋友,就是現在的妻子鄭敏。鄭敏是一家醫院的護士,工作穩定,眉清目秀的模樣讓岳云鵬一見傾心。

可鄭敏覺得,娛樂圈的人離自己的生活有些遠,她只想找一個普通人踏踏實實過日子。本以為沒戲,可緣分又讓他們糾纏在一起。

04.

兩個約后,岳云鵬的姐夫因一場意外,住到了鄭敏所在的醫院。

當時為了不讓岳云鵬分心,家里人都選擇了隱瞞,但岳云鵬卻無意間知道了,他焦急地撥通了鄭敏的電話,詢問道:鄭敏你好,我姐夫的情況怎麼樣?

因為鄭敏是ICU的護士,所以就將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岳云鵬。他知道姐姐家沒有多少錢,所以他還問鄭敏,需要花費多少錢。

當放下電話后,岳云鵬就找上了師傅郭德綱,以及德云社的師兄弟,借了數萬元直接就寄給了姐姐。

從那以后,岳云鵬就經常給鄭敏打電話和發短信,關注姐夫的病情,雖然兩人言語中,沒有談及男女之間的感情,但岳云鵬的舉止卻深深地打動了鄭敏。

畢竟能夠為姐夫做成這樣的人,已經很少了,說明這個男人是踏實本分的男人,而鄭敏的心里,似乎也改變了當初的想法。

當岳云鵬姐夫出院后,他和鄭敏之間也有了莫名的牽掛。雖然岳云鵬對其有想法,但礙于面子又不好意思直接問,每次都裝作不經意地說:小敏,我老給你打電話,你男朋友不介意吧?

因為鄭敏沒有談過戀愛,所以并沒有聽出岳云鵬的小心思,單純的她更是沒有接岳云鵬的話茬,沒有得到鄭敏的正面回應,岳云鵬心里也七上八下,有些忐忑。

盡管心里沒有底氣,但岳云鵬還是做出了不少的行動,更是主動邀請鄭敏來北京聽相聲,當去火車站接鄭敏的時候,岳云鵬還很羞澀,更是臉紅了。

在德云社,坐在觀眾席上的鄭敏,也第一次近距離欣賞了岳云鵬的相聲,心里的好感也驟增了不少。

當交往了一段時間后,岳云鵬也忍不住,向鄭敏表白:小敏,我喜歡你,可我沒有學歷,家里負擔還重,兄弟姐妹也多。

坦誠相告自身的缺點,這讓鄭敏也很感動,兩人也正式牽手成為了戀人。

從那以后,只要周末不加班,鄭敏都會前往北京來看岳云鵬,看著那火車票一點點增厚,讓兩人的心也越加貼近。

雖然兩人不在一個頻道,但鄭敏對這份感情很真摯,為了能和岳云鵬有共同話題,她還買了諸多書籍和碟片,惡補相聲小品知識。

05.

2011年春節前,兩人一起回老家,在途中,岳云鵬悄悄地對鄭敏說:小敏,要不我們抽個時間,去把證領了吧。

雖然沒有浪漫的求婚儀式,但鄭敏沒有任何猶豫,跟著岳云鵬就去領證結婚了。

在老家辦婚禮時,岳云鵬坐著拖拉機將二十公里外的鄭敏,接到了村里舉辦了簡樸的婚禮。等回到北京后,岳云鵬又邀請了北京的朋友,郭德綱親自率領德云社三個演出隊全體成員來道賀。

除此之外,郭德綱不但主持了他們的婚禮,更是把所有酒席的錢都包了。

結了婚后,鄭敏辭去了老家醫院的護士工作,跟著岳云鵬在北京,他們在德云社旁邊租了一套房子。

隱隱成為德云社台柱子的岳云鵬,除了說相聲外,還會跟著師傅郭德綱到處參加活動,以及綜藝節目,甚至還會在各大衛視客串主持人。

為此,岳云鵬的名氣也越來越高,他的心也慢慢地開始膨脹起來。

一次演出完后,有些得意的他,跟妻子鄭敏說:我現在比高峰紅了,演出時他還排在我后面。

高峰是德云社元老級的人物,德云社的弟子都將其當成自己的目標。當鄭敏聽到岳云鵬的話后,抬手就扇了他一巴掌,說:你跟他比還差得遠。

這一巴掌,一下子就將岳云鵬扇醒了。后來,岳云鵬還把這件事跟師傅郭德綱說,郭德綱對鄭敏也刮目相看:家有賢妻一名,勝似良田萬傾。

2011年9月底,鄭敏為岳云鵬生下了女兒。初為人父的岳云鵬,高興的兩天兩夜都沒有睡覺,一直忙前忙后地守護在妻兒的身邊。

和岳云鵬結婚前,鄭敏就知道岳云鵬的心愿就是,要給父母蓋新房子,讓他們過上好日子,為了岳云鵬兄妹7人,他們承受了太多的苦。

當岳云鵬商演多了起來,更是攢了一些積蓄后,鄭敏便催促著他,讓他趕緊將錢寄回去,讓公公婆婆把農村的新房蓋起來。

為了能蓋好,鄭敏還自告奮勇,帶著孩子回去做起了監工,從開始的建造到裝修,全是鄭敏一手操勞,只要有空,岳云鵬還會回來幫忙。

歷時半年時間,一棟嶄新的樓房建成了,岳云鵬的父母十分開心和激動,但看著曬得黑瘦的妻子,十分心疼。

那天,岳云鵬還特意去縣城里買了一大堆食材,一家人圍在院子里吃火鍋。

看著這和諧的一幕,父親含著淚說:這是咱家第一次吃火鍋,也是這麼多年來,云鵬第一次在家超過三天。

聽著父親的話,岳云鵬滿臉感激地看著妻子,因為眼前的幸福,都是這個普通平凡的女人營造出來的。

06.

2013年,岳云鵬的父親被查出了肺癌,因為身體太弱,不建議手術和化療,只能做保守治療。

當岳云鵬得知后,他連夜趕回老家,哪怕是凌晨四點了,父親還在等著他。看著父親被疾病折磨得那樣消瘦,岳云鵬忍不住落下了眼淚。

每次離開家時,父親都會緊緊地拉著他的手戀戀不舍,這些年來,努力拼搏的岳云鵬,確實給家人帶去了好的生活,但陪伴家人的時間也越來越少。

因為父親的患癌,岳云鵬也暗自發誓,只要有空閑,就一定要好好地陪伴父親,只是普通的愿望,卻成為了岳云鵬的永遠的遺憾。

2013年7月,父親猝然離世,遠在外地演出的岳云鵬,聽到兄弟姐妹的哭聲,他恨不得飛回去。

隨后,他哭著回到了酒店,于謙老師對他說:你是現在走,還是明天演完再走,聽你的,咱這個職業和別的職業不一樣。

擦干眼淚的岳云鵬,認為這次演出雖然是師傅郭德綱的專場,但他覺得只要有一個觀眾沖著他來的,也要對得起人家。他便咬著牙說:我演,演完就走。

而在當天的社交平台上,岳云鵬也寫下了這樣的一段話:您走了,我卻遠在天邊,磕頭求父親原諒!思索再三,決定演完再往家里趕,戲比天大,希望父親能夠理解。

第二天,岳云鵬拼命調整自己的情緒,即便內心再悲傷,也要調動幽默的細胞,給觀眾帶去歡笑。

演完后,他立即往家趕,在父親的靈位面前長跪不起,沒有見到父親最后一面,也成為了岳云鵬的遺憾。

每當岳云鵬回到老家,他都會前往父親墓地,在那里訴說這段時日經歷的事情。

當父親走后,岳云鵬怕母親一個人在老家孤單,便將她接到了北京,而鄭敏就像是親生女兒一樣,每天都陪伴著婆婆。

怕婆婆待不習慣,鄭敏還每天研究河南老家的面試、菜肴,甚至還時常將姐姐和侄女們接來北京住,這也讓一家子變得熱鬧起來。

每當岳云鵬回到家中,聽到一個個熟悉的聲音沒,這讓他有一種回到老家的感覺,他更是趕到十分的溫馨幸福。

有妻子在牢固后方,岳云鵬也將全部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創作和演出上,精心鉆研相聲藝術,輾轉在各地演出。

有了時間鉆研的岳云鵬,對作品的要求也隨之提高,正是因為這樣,他也受到更多的人喜歡。

07.

2014年,岳云鵬發現左側淋巴結莫名腫脹,起初他沒有在意,一段時間后,耳后竟然長出了一個大疙瘩。

他心里有寫忐忑,去醫院檢查之前,他找到師傅郭德綱和其他好友,反復叮囑他們:如果萬一我有事,請你們一定要照顧鄭敏娘倆。

在醫院,醫生給出的診斷是腮腺混合瘤,手術的話,可能會出現后遺癥,最嚴重的結果就是面癱。

作為一名相聲演員,要是面癱的話,那對他的演藝生涯會產生極大的影響。對于岳云鵬的病情,鄭敏也很自責,她自認為對丈夫照顧的無微不至,卻連他的面部有異常都沒有發現。

巧的是,剛檢查出結果不到一周,岳云鵬就接到了央視春晚劇組的邀約,對于這次機會,岳云鵬十分珍惜,經過再三考慮,讓他決定先備戰春晚,演出結束后再進行手術。

誰也不知道這腫瘤會演變成什麼樣,而且這一延誤就是半年時間,對于這樣一個敬業的相聲演員,誰又能忍心勸說他放棄呢?

鄭敏把對丈夫的關愛,都濃縮在了一碗又一碗調養的湯里,那段時間,她特意查閱了很多資料,凡事對他有用的,都會一一記下來,實施起來。

當在春晚上表演完相聲《我忍不了》后,岳云鵬的事業邁入一個巔峰,而他也選擇進入到醫院進行手術。

幸好手術很成功,岳云鵬也站到了舞台上。

2016年3月,岳云鵬以母親的名義,給她買了一套房子。

演出完回家后,在夜深人靜時,他輕輕的推開母親的房門,看著母親臉上帶著紅潤的微笑,他又推開另一間臥室,妻子鄭敏帶著女兒。

溫馨的一幕,讓岳云鵬心中忍不住感嘆:我的天哪,這就是傳說中的,最幸福的生活吧。

如今,有了妻子女兒的岳云鵬,更有了奮斗的目標和力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