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有位妃子因來例假,創造了一個成語,并且延續了近二百年國祚

在古代社會,女性往往都過得很艱難。不僅僅要面對古代對女性的教條壓制,而且還因為生理緣故,每個月總有幾天要死去活來。

更離譜的是,在古代社會,女子的月事往往被視之為不祥。一般而言,在這些日子里,女性最需要得到照顧和關懷,可她們往往給獨自一人忍受痛苦。

所以,每每回顧曾經古代女性的遭遇,現代人都覺得不能接受。但是,凡事都沒有絕對,哪怕是讓女性痛恨的月事,有的時候不僅不是壞事,甚至還能拯救中國歷史。那麼這又從何說起呢?

在現代社會有一個理論叫做胡蝶效應,一般是用來指代,一個小事件的出現容易引發整個大趨勢的走向。也就是說,將這個機率放大到歷史的層面,任何一件不論屬性的小事,都有可能改變一個大的歷史。即使這個小事件是我們開篇提到的月事。

這還真不是我們亂說,因為在中國的歷史上,就在西漢王朝時期,就有這麼一個胡蝶事件。

事件的主要參與者有三個人, 他們分別是大名鼎鼎漢景帝,景帝的愛妃程姬,還有程姬的侍女唐兒。

若僅從參與者來看,可能大家腦海里面只會浮現出后宮中的宮斗戲,或者是老套的愛恨情仇。但事實上,歷史比電視劇要狗血的多,作為一個編劇,歷史從來不跟人講事情的來龍去脈,往往都是突然到來,然后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劇情反轉。

根據司馬遷記載, 帝召程姬 ,程姬有所辟,不愿進。翻譯過來,就是漢景帝有一次想要寵幸程姬,這本來是后宮中的一場幸運,是大家搶都搶不來的好事。但偏偏這場好事被一場月事破壞了。注意,有所辟就是指女子來了月事,這在古代代表著不祥,如若妃子敢在這種情況下伺候帝王,往往會犯下忌諱,嚴重的要被開除妃籍。

不過,其實此事也不是什麼大事,因為漢景帝自己不遵守流程,只是喝了酒后突然跑到對方這里來。一般情況,程姬只需要告訴皇帝自己身體不舒服,然后就可以安排皇帝去別的妃子家。

但古代社會皇帝是天,所以讓皇帝不開心,往往就意味著后宮失寵。而且,送上門的機會不把握,很不符合后宮妃子的做法。

于是,這位妃子想了個神奇的招數,司馬遷記載, 「而飾侍者唐兒使夜進。」意思說,當時程姬的身邊有一個侍女叫做唐兒,為了應付皇帝,她居然把自己的侍女打扮成自己的樣子,然后和喝醉酒的皇帝行周公之禮。

不得不說,程姬此人的確腦洞大開,而作為低級侍女的唐兒,能夠借機鯉魚躍龍門,她自然也是滿心高興的答應。

但是,本來神不知鬼不覺的事情,卻不知道為什麼被漢景帝發現了,結果兩人嚇得下跪磕頭。但漢景帝是一個非常灑脫的人,他根本沒有指責自己的妃子,只是微微一笑而過。

如果故事只到這里,那麼整個世界只是一個小小的烏龍,絕不會撬動整個大歷史的走向。但神奇就神奇在,僅僅只是一次周公之禮,居然讓唐兒懷孕了。此舉直接讓唐兒成為了歷史上的唐姬。

而后這位妃子更是了不得,10月懷胎給漢景帝生下了一個兒子,叫做劉發。

我們經常說天上不會掉餡餅,但僅僅只是以唐兒的視角來看人生,我們會驚訝的發現此人的人生經常掉餡餅。憑借著自己的兒子,唐姬又一次水漲船高,其地位和待遇早已遠超其他沒有后代的妃子。

當然,她的兒子也不甘示弱,先是被冊封為長沙王,后來又憑借自己的聰明才智,在公元前142年,于父親的47歲大壽之上,故意做出滑稽之舉,然后在眾目睽睽之下哭窮, 曰:臣國小地狹小,不足回旋。

結果,因為劉發當眾哭窮,而且還活躍了氣氛,本來就很高興的漢景帝,就將武陵零陵和桂陽三郡劃給了他。此舉不僅體現了此人的智慧,而且也讓他應了自己的名字,發財了,一舉成為諸侯中的顯眼人物。

但是,觀看此人的人生,他也僅有這唯一的高光時刻,之后漢武大帝,漢昭帝和漢宣帝,在這群星璀璨的年代里,劉發以及他的后人都沒有任何光芒。

若僅僅只是到此為止,那麼一場尷尬的月事,也只是改變了一個宮女的命運,創造了一個長沙王。

但歷史雖然不是個好編劇,可是他擅長草蛇灰線,一個伏筆能埋個好幾代人。果不其然,當昭宣政治成為了歷史,當漢元帝斬斷了漢朝的根骨,漢朝終于迎來了自己的末日,一個叫王莽的殺了出來,西漢王朝國運到此終止。

其實以當時的歷史而言,西漢已經沒救了,不說被民選出來的皇帝王莽,就說更始皇帝劉玄,他們都是那個時代的候選人,都會終結西漢的國運。

此時距離當初的烏龍事件,已經過去百余年,就在眾人早已遺忘往事的時候,一個叫劉秀的人突然站了起來。此人在昆陽會戰中以1萬人打垮了40萬王莽軍隊,直接一舉定乾坤,在全局崩潰下,王莽被人割去頭顱。

之后,劉秀在犧牲了大哥的代價之下,來到了河北,獲得了真定王等人的支持,通過一場婚姻直接拉攏了河北10萬大軍。然后他聚集10余萬人反攻更始皇帝,然后將其消滅。

最終,他的手下聚集了云台28將,在無與倫比的優勢下,快速的統一天下,建立了東漢政權。

史書認為,光武帝劉秀有資格稱為開國之君,甚至他有著不弱于劉邦的功勛。可是,這位帝王卻拒絕當開國之君,而是延續了漢朝的國祚,依舊稱之為漢朝,史書稱之為東漢朝。

就這樣,漢朝的國祚被延續了近200年,也成了除宋朝以外國祚最長的王朝。

看到這里大家也許還是滿頭問號,不是在說一場月事引發的胡蝶事件嗎?怎麼引用到劉秀的身上去了?答案很簡單,因為劉秀是劉發的后人,同時也是唐兒的后代。

看到這里大家應該明白的,一件完整的胡蝶效應事件完成了,小宮女因為月事得到寵幸,然后生下了劉發,劉發又不斷的繁衍后代,直至生下的劉秀。而劉秀又在亂軍之中,滅掉了毀滅漢政權的梟雄,最終延續了漢朝國祚。

由于此事環環相扣,后代學者對此嘆為觀止,因此,后來甚至還引出了一個成語,「程姬之疾」,以此來指代女子來月事。不得不說這段歷史還真是魔幻。

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