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橋文化館職工:我見證了郭德綱與楊志剛的恩怨,小郭對不住老楊

近日,一位自稱是「天津紅橋文化館職工」的網友,發貼稱:

「我見證了郭德綱與楊志剛這對師徒的恩怨,小郭對不住老楊。

「我已經退休多年了,也不怕你們說我蹭熱度,我只說我知道的,至于事實真相如何,讀者諸君自有判斷……」

小郭與老楊

下面是這位網友的敘述:

據我所知,郭德綱父親是民警,母親是老師,郭父與老楊很早就認識。

楊志剛任團長的紅橋文化館,也是郭父的管轄片區,所以在郭德綱很小的時候,他父親就經常把他放在我們文化館里,熏陶,學習。

據我了解,郭德綱是在1979年,大概六七歲的時候,就跟著高清海學評書,三年后,才由常寶豐開蒙,正式學習相聲。

郭德綱兒時

1988年,15歲的郭德綱,滿懷雄心壯志離開天津,進京闖蕩。

因為沒有師承,大家都不跟他玩,于是他開始對外宣稱,自己是白全福的徒孫,楊志剛的徒弟。

某領導看在楊志剛的面子上,把他招進了全總文工團,洛桑當時也在那上班。

一年后,因為業務不過關,或是別的原因?郭德綱被退回了天津。

15歲的郭德綱

1989年,16歲的郭德綱在父親的幫助下,進入了我們紅橋文化館,成為一名合同工,因為勤快又好學,楊志剛起初很欣賞他。

后來沒多久,楊志剛靳金來兩人同時收了郭德綱為徒,達成了口盟。

白全福老先生也認了這個徒孫,從此在天津相聲界,大家都知道了郭德綱是楊志剛的徒弟。

遺憾的是,因為條件所限,沒有擺知。

當年

時間到了1991年。

文化館查出虛報的票據,偽造的簽名,矛頭直指小郭。因為他當年才18歲,上面念其年少無知,退賠了事,并未開除他。

1995年,郭德綱從紅橋文化館離職,然后第三次進京闖蕩。

1996年,與張文順李菁共同創辦北京相聲大會,也就是德云社的前身。

早期德云社

最初幾年,郭德綱步履維艱,為了生存,對外仍然掛著楊志剛徒弟的名號。

2004年,經于謙石富寬介紹,認識了侯耀文,收他為徒之前,侯問起他的師承,他說是海青。

侯打電話給楊志剛,老楊當時想,如果承認了郭是自己徒弟,是一件很丟人的事,于是就很生氣地說:

「我沒有這個徒弟,他愛拜誰拜誰……」

于是,侯耀文正式收了郭德綱。

2006年,郭德綱咸魚翻身,紅遍天下,卻在公開出版的《我叫郭德綱》一書里,未點名地「揭露」一些所謂的秘聞,矛頭直指楊志剛。

網絡截圖

于是,楊志剛拍案而起,起訴了郭德綱。

有人說楊志剛告他,完全是想蹭熱度,炒作,順便訛郭一筆。

其實我想說,老楊多大年紀了,需要蹭郭的熱度?

郭還是毛頭小子的時候,楊已經是紅橋文化館館長了,告郭時,楊已經68歲了, 這麼大年紀蹭他干嘛?

對簿公堂

你說楊志剛初出茅廬,需要火一把才有飯吃,我還信,楊的年齡比郭的父親還大,他不需要再火一把蹭熱度了。

另外我認為,郭不認楊,主要是楊不給他靠。楊氣郭,是因為郭不聽話,管不住,一心想去北京做大做強走向輝煌。

郭第一次進京,說是楊徒弟,干了一年回到天津,然后進了紅橋文化館,想給自己找個門戶,這才找的靳金來。

靳金來教不了郭,就讓楊教,郭一人拜了倆師父。但是,郭拜師是為了有個靠山,出去能報師承,我是誰誰誰徒弟。

郭在文化館表演

雖然拜師時一切都好,但唯一讓郭膈應的是,楊不讓郭靠他。

一是楊是機關干部,郭只是一個普通員工,工作時互稱師徒,有人說閑話。

另一個是楊不看好郭。

郭的個性太野了,有過冒名楊徒弟的經歷,怕以后有污點給他蒙羞,就讓郭平時稱他先生,私底下稱師父。

網絡截圖

郭德綱應該是刻骨難忘的,找靠山那麼難,好不容易拜了師,還不擺知,不許聲張,他是愿意到處說自己是楊徒弟的,可楊不愿意。

七年后,充滿野性的郭德綱,決定再闖北京,這第三次闖北京,成了。

郭德綱稍微起來了之后,才終于有了靠山,還是倆,侯耀文和金文聲。

郭于侯

也就是這,讓楊對郭的怨氣更重,才有了后來楊透露郭成名以前的污點這事,也就是這件事,讓郭對楊的怨氣徹底爆發了。

此時的郭,已拜師侯耀文,有了德云社堅實的基礎,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楊這時候出來「搗亂」的話,郭忍不了,于是反目成仇。

總之,楊志剛不是蹭熱度,而是類似郭德綱對何云偉曹云金的感情。

為什麼說是感情,而不是單純的恨意?

因為楊曾經對郭的父親說:「離開我,他一定會餓死……」

楊的無奈

楊志剛也曾經試圖挽留郭德綱,讓他到自己兒子的公司待了半年,真可謂是軟硬兼施,就是不想或者說不許郭走。

而郭毅然決然的出走,讓楊對他的感情變得跟郭對何曹的感情一樣,五味雜陳。

后來郭修德云家譜,其實和楊在報紙揭底是一樣的,是對叛徒的一種示威。

楊揭底郭后,郭寫長文懟了回去,導致楊將他告上法庭,而郭修家譜后呢,曹云金也寫了一篇長文回懟,只是郭念舊情,沒有告曹罷了。

郭曹決裂

寫到這里,我認為,就是楊志剛不想郭德綱走,郭偏要走,走了之后郭另拜師門,楊生氣揭了郭老底,郭本就對楊有意見,直接懟了回去。

當然了,說起來簡單,其實也很復雜,畢竟人的感情一向復雜,其中又多有糾葛值得懷疑:

一,郭拜楊,是為了學東西還是找靠山?

二,楊不讓郭喊師父,是因為不方便,還是另有隱情?

三,楊檢舉郭,是拉郭墊背,還是只有郭的事被暴露,好心拉郭一把?

郭楊當年

我不是當事人,很多問題都存疑。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郭與楊的恩怨,郭與何曹的恩怨,確實一脈相傳。

全世界可能有很多相聲演員,但郭德綱只有一個,因為他吃苦太多、經歷復雜,還有一股子狠勁拼勁。

用現在的話來講,狼性精神。正是靠著這個,郭德綱能走到了今天。

郭德綱是怎麼回答關于被罵「背叛」師門的呢?他說:

「我們的傳統文化,爺倆打起來,哪怕師父十惡不赦,人們也說,他爸爸是對的,老師學生打起來,哪怕是老師喪盡天良,人們也說是學生的錯誤……」

倒也有人跟我說,郭德綱是自學成才的,是真的嗎?

他非跟我犟,說郭德綱在文化館的七年,楊志剛沒教他,最多只教了他三段。難道傳統相聲都是郭德綱自己搜集整理的嗎?可笑至極。

今天我勇敢站出來發聲,也是顧慮重重,我老了,也怕挨罵。

很希望小郭能看到這篇文章,然后有所反思。公開道歉就不必了,抽個時間去家里看看老楊吧。

他八十多了,身體情況不是很好。如果能看到爺倆在有生之年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也算是曲藝界的一段佳話。

老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