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民國轶事
後宮秘史
歷史名人
民間故事匯
历代皇帝
野史分享
三國風雲
趣闻历史
史料记载
古墓文物
全部
    
她是金庸表姐,徐志摩表妹,和一代男神的愛情堪稱范本
2023/07/20

柳葉眉,秋水眼,再加上極具親和力的笑容,這張照片上的女子乍一看上去,像極了不老女神趙雅芝。

錢學森曾經這麼評價她:

「千萬人中一回頭,你就能看出是她,哪怕眾人的穿著都一樣。」

她是特別的,不僅因為無可挑剔的美貌,更因為歷經歲月后,身上沉淀出的那份大氣和優雅。

她是蔣英,中國的「歐洲古典歌曲權威」。

她的表哥是新月派詩人徐志摩,表弟是武俠大師金庸,而她的丈夫,是中國航天奠基人、「火箭之王」錢學森。

如果活到今天,蔣英女士已經100多歲了……

1919年9月7日,蔣英出生于浙江嘉興。

這個時候,錢學森正滿8歲。

蔣家和錢家是世交,兩家的爸爸從小一起長大,兩人在結交了深厚友情的同時,也為自家兒女的相識埋下了伏筆。

蔣英四五歲那年,蔣家已經有了五個女兒,但錢家只有錢學森一個獨苗。

錢媽媽一直很想要一個孩子,她問蔣家人能否要個女兒過繼。

蔣夫人知道后,大方地答應了。

五個孩子里,錢媽媽很快相中了三女兒蔣英。

她不僅曾在家庭聚會上和錢學森一起合唱過《燕雙飛》,而且聰明可愛,十分討人喜歡。

錢家家長把蔣英改名成錢學英,帶回家里和12歲的錢學森生活在一起。

你以為青梅竹馬的戀情就要開始了嗎?

并沒有!

錢學森和蔣英畢竟差著八年的代溝,而且在情感生活上有點呆呆的錢學森,根本不會帶這個生性活潑的小妹妹。

沒多久,蔣英就鬧著要回家了。

錢夫人只得把她送了回去。

臨走時,錢夫人還是很舍不得小蔣英,她向蔣家人開玩笑說:

「你們家小三兒,以后要是能做錢家的兒媳婦就更好了。」

一語成真。

1935年,時年24歲的錢學森從上海交大畢業,并順利考取了麻省理工學院的航空系。

赴美留學之際,蔣家父母帶上了蔣英,一起送別錢學森。

此時的蔣英,早已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那天蔣英特別高興,她為錢學森彈奏了莫扎特的D大調奏鳴曲。

錢學森沉浸在美妙的樂聲里,聽得如癡如醉。

一曲彈畢,錢學森脫口而出:

「你的笑聲特美,你能保持下來嗎?」

「為什麼?」蔣英反問。

「因為,沒有什麼比快活和清純更可貴的了。」錢學森十分坦誠地回答。

少年的話如同蜻蜓點水,在蔣英的心里蕩開了一絲微妙的漣漪。

當時年少的蔣英不會知道,眼前直率而略顯笨拙的大哥哥,會是自己相伴一生的戀人;而錢學森也不會想到,這個比自己小八歲的干妹妹,後來會成為享譽世界的「歐洲古典藝術歌曲權威」。

兩人的故事,從那時起就已經埋下了伏筆。

送走錢學森后,蔣英和父親蔣百里一起,開啟了歐洲求學之旅。

她先后在德國柏林音樂學院、瑞士路山音樂學院研習聲樂,并在國際音樂年會上摘得桂冠,成為東亞獲勝第一人。

出眾的美貌讓人驚艷,超絕的才藝令人折服。

年紀輕輕的蔣英,就這麼征服了當時的整個歐洲聲樂界。

1947年,蔣英回到祖國,在上海蘭心大戲院舉行了歸國后的第一場演唱會。

有聽過音樂會的人評價她:

「柔柔弱弱如仙子一般的美人上台,一開口氣吞山河,大家都驚嘆不已!」

這些驚嘆的人當中,就包括錢學森。

蔣英回國后不久,錢學森也回來了。

當時的錢學森不僅是世界頂級科學家馮·卡門最重視的弟子,還是世界知名的空氣動力學家、麻省理工學院最年輕的終身教授。

12年后再次見面,蔣英和錢學森一個顏藝俱佳,一個青年才俊。

隔著茫茫的人群,兩人第一眼就能看出彼此的特別。

錢學森回母校上海交大做演講的時候,蔣英也在下面聽著。

演講一結束,錢學森就直奔蔣英,提出要送她回家。

回家的路上,錢學森開門見山,直接拋出一句;

「咱們什麼時候一起去美國啊!」

蔣英當時嚇了一跳,之后回憶起這個細節,她還忍不住吐槽:

「我心里說,怎麼就咱們了?什麼時候咱們了?!」

慢性子的蔣英雖然隱約猜到了錢學森的心意,但還是覺得有點突然,她建議他,不如先通通信,再從長計議。

錢學森不答應了,他再三強調:

「不行,現在就走!」

蔣英見推辭不過,就隨便扯了個謊,說自己有男朋友了。

真·學霸·總裁·感情白癡錢學森毫不介意,他大喇喇地回答道:

「從現在開始,你的男朋友不算,我的女朋友也不算!」

蔣英欲哭無淚。

之后錢學森又來找過蔣英好幾次,每次都笑呵呵地問她:

「跟我去美國,好吧?」

霸道理工男錢學森的追求毫無浪漫情調可言,卻貴在堅持。

在他的強烈攻勢下,蔣英「投降」了。

或許該不該去美國,蔣英的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彼此相互了解,又才藝相當,從朋友到夫妻,差的也只是一個儀式了。

1947年9月,兩人在黃浦江畔舉行了隆重的婚禮。

隨后,蔣英放棄了自己在中國的音樂事業,和丈夫一起來到了美國。

科學與音樂的二重奏,從此在遙遠的異國他鄉浪漫奏響。

新婚燕爾,錢學森特意送給了妻子一架黑色大三角鋼琴。

從此,在麻省理工學院邊上的這座小屋里,每天都有動聽的音樂流出。

蔣英青春開朗、富于藝術氣息,她的甜美和活潑就像無處不在的陽光,感染著身邊的每一個人。

以前那個嚴肅刻板的錢學森不見了,就連他的恩師馮·卡門都說:

「錢像變了個人似的,英真是非常可愛。」

閑的時候,錢學森還會教夫人說英語,偶爾也會燒幾道小菜,優秀的廚藝常常讓妻子贊不絕口。

這樣的幸福光景持續了三年,蔣英為錢學森誕下了一雙兒女。

新中國成立后,錢學森一家毅然決定放棄優越的生活條件,回去建設貧窮的祖國。

可美國哪里會輕易放過錢學森這樣一個百年難遇的科學奇才?

在錢學森出發之際,美方以莫須有的罪名把他扣押了起來。

錢學森前路未卜,他建議蔣英先帶孩子回國。

可是蔣英斬釘截鐵地說:

「我不能離開你,我也要待在這里!」

蔣英留了下來,這一留就是五年。

為了避開特務的監視,蔣英不請保姆,一個人操持起了所有家務。

她買菜、做飯、帶孩子,中斷了自己的演唱事業,拒絕一切外交活動。

家里經常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電話,追問錢學森的動向,也是蔣英一個人,幫丈夫擋下了外界的所有干擾。

艱苦的生活,從來沒有消減蔣英優雅的氣度。

她買來了竹笛和吉他,閑的時候常和丈夫一唱一和,在美妙的樂聲里尋找心靈的慰籍。

把深情譜成樂章,把幸福寫滿時光,蔣英的體貼和柔情,支撐著一家人度過了那段灰暗的歲月。

1955年,錢學森回國。人們驚訝地發現,在他被軟禁五年里所著《工程控制論》的首頁,赫然寫著三個親筆書寫的大字——「獻給英」。

那是在苦澀歲月里最甜蜜的紀念,也是不善言辭的科學天才對愛人最深情的告白。

回國后,錢學森立即馬不停蹄地加入了國家建設事業。

當時的錢學森被國家委以重任,他必須對自己的工作高度保密,并且時刻聽從國家領導人來安排。所以那時候他經常無故「失蹤」,蔣英對此非常不適應。

有一次,錢學森又不打招呼消失了幾個月,蔣英終于受不了了,她找到了上級領導質問道:

「錢學森到哪去了?他還要不要這個家?!」

說完像個孩子一般哭了起來。

其實當時的錢學森并沒有失蹤,他正在遙遠的大西北,為新中國第一枚飛彈「東風一號」的研制忙得焦頭爛額。

1960年11月15日,新華社通報了飛彈發射成功的喜訊。

蔣英在電視上看到這則消息,知道了丈夫的去向,她臉上終于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之后,錢學森又有很多次無故的失蹤,但每次都能給中國人民帶來不一樣的驚喜,蔣英也漸漸明白了丈夫身上背負的壓力和使命。

為了丈夫的事業,蔣英幾乎攬下了家里大大小小所有事情。

她放棄了自己的演藝工作,來到了中央音樂學院教書。

富于遠見卓識,愿意自我犧牲,這是蔣英的胸懷和眼界。

在電影《錢學森》里,錢學森問蔣英:

「你會遺憾嗎?

你有非凡的天賦,勤奮,又聰明。如果不是因為嫁給我,也許你會成為我們國家最好的女高音歌唱家。」

蔣英微笑著回答:

「這個國家,可以沒有像蔣英那樣的歌唱家,但卻不能缺少像錢學森那樣的科學家。

這不是遺憾,這叫光榮。」

這樣的光榮,不僅是為了丈夫,更是為了一個國家。

起落同隨,生死相依,蔣英默默地站在一代偉人的背后,用自己細膩的柔情,向一個國家的崛起注入了女性特有的堅定、溫暖與攙扶。

細心的人會發現,錢學森無論是領獎還是在其他的公開場合,都不會忘記帶上蔣英。

就連頒獎致辭,首先要感謝的,還是自己的妻子。

面對媒體,夫妻兩人一直保持低調,他們甚至達成共識:不寫序,不題詞,不出席任何應景活動。

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彌足珍貴,怎麼舍得去浪費。

有蔣英參與的演出,錢學森會拉上自己的科研團一起欣賞;遇上好的交響演奏會,蔣英也會拉上錢學森一起去聽。

兩人還一起合著了《科學的藝術與藝術的科學》。

而蔣英和錢學森,本身就是科學與藝術完美結合的典范。

縱然為了丈夫的事業,蔣英斂去了自己的一部分光芒,但在這段勢均力敵的婚姻里,她從來沒有停止過自我生長。

在45年教書生涯中,蔣英的學生近一大半都在國際音樂舞台上取得了耀眼的成績,所以她又被稱為「培養大師的大師」。

錢學森也曾經毫不避諱地說,自己在學術方面的成就,很大程度都是受了妻子的影響。

正是音樂里所包含的詩情畫意和廣闊的藝術手法,使他能夠避免死心眼的機械唯物論,思考問題能夠想得更寬一點、活一點。

夫妻兩人一個在科技的領域探索世界的奧秘,一個在藝術的海洋綻放明麗的光華。

守望相助,共同進步,成為了彼此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

《小王子》里說: 「最好的愛情,不是終日互相對視,而是共同眺望遠方,相伴而行。他們眺望的,始終是同一個方向。」

兩人在各自的領域上發熱發光,又彼此互相照亮,把兩個人的愛情,活成了一個國家的榮光。

錢學森晚年看著滿屋子的獎狀,曾經霸氣地向妻子表白:

「錢歸你,獎(蔣)歸我。」

榮譽萬千,不過過眼云煙。

對于他來說,年少的她讓他一見鐘情,而年老的她,依然讓他魂牽夢縈。

從青蔥少年走入夕陽垂暮,兩人琴瑟相合、起落同隨,把愛堅定成信仰,在時光里留下了動聽的回音。

2009年,在錢學森的葬禮上,人們攙著年邁的蔣英,一步一步向錢老的遺體走來。

蔣英無限哀傷地呼喚著愛人的名字,在攝像機閃得晃眼的白光下,輕輕靠在了他的耳畔。

這一靠,仿佛就走完了他們相偎相依的一生。

3年后,蔣英仙逝。

人們都說,她是去天堂和愛人合唱那首他們小時候一起唱過的《燕雙飛》了。

「寒風起,燕雙飛。多少柔情多少淚,關山萬里不如歸。」

從青梅到白頭,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