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民國轶事
後宮秘史
歷史名人
民間故事匯
历代皇帝
野史分享
三國風雲
趣闻历史
史料记载
古墓文物
全部
    
張作霖眼光有多毒辣?讓小職員直升總辦,兩年幫他賺了4500萬
2023/07/28

張作霖一生中,多次充當「月下老」的角色。由他作媒的男兒們,不是獨領風騷的文臣,就是馳騁沙場的武將。他們對這位大紅媒當然感激不盡,于是乎便在各自的位置上盡心竭力地加以報效。所以,張作霖熱衷于此事,并非尋常意義上的男婚女嫁,而是其安撫、籠絡人才的一柄尚方寶劍。當他看中哪一個人會成為他立業中的鼎力助手,而此人又希望得到一個女人時,他就會適時揮動這把利劍,將適合的女人投懷送抱,以示酬勞。他的這種特殊的「重才’’方式,每一次對他的霸業都產生了「轟動效應」。

王錫昌是平民之家的一介書生。早在北京讀書時,就戀上一位官宦人家的劉小姐。後來因「門不當,戶不對」,便知難而退,理智地結束了那段戀情。

一個偶然的機會,使他闖入了張作霖的視野中。從此便「鴻運當頭」,「福星高照」,事業、愛情,雙豐收。

1922年初春的一天,奉省巡閱使署會議室內,張燈結彩,一個碩大的金色喜字在紅色天鵝絨的映襯下,堂堂正正地貼在大廳的正前方,熠熠生輝,格外引人注目。 這里正在舉行著一場久不多見的盛大婚典,其主辦人就是聲震中外的張作霖。

婚禮上,一對新人喜不自勝,頻傳秋波。新郎就是剛至「而立」之年的王錫昌,新娘仍然是王錫昌當年苦戀的那位劉小姐,她是民國赫赫有名的曾連任數屆海軍總長劉冠雄的愛女。出席這場結婚典禮并贈送禮金、賀帖及發來賀電、賀函的:有「各部總長、國會議員及東三省武在將級以上,文在廳長以上」數十人,好不隆重、熱鬧。

女方家長劉冠雄到場。男方主婚人為中東鐵路督辦王景春。張作霖是證婚人。而黑龍江省督軍吳俊升和奉省財政廳長王永江則為雙方介紹人。新房是吳俊升饋贈的一幢花園洋房。

這個婚禮可謂要人云集,「檔次」極高,簡直轟動了半個奉天城。張作霖為操辦好這個婚儀,老早就派他的秘書王樹翰全權負責一切事宜,并且將婚儀的所有開銷,都一并記到他的賬上。

張作霖為什麼不惜人力、財力,如此盡心于這樁婚事?王錫昌又是如何與劉小姐再續前緣,結成伉儷?

恐怕還得從東北「戊通公司」的創辦說起。

1918年年底,張作霖正式獲得了「東三省巡閱使」官銜。為了建設東北基地,增加財政稅源,開發航運勢在必行。于是,在第二年年初,張作霖利用在哈爾濱接收的俄國沙皇政府遺留下來的500多艘船只,創辦了以水上運輸業為主的「戊通公司」。

「戊通公司」創建之初,是商辦性質,其資金由交通系和張作霖各出二分之一,當時雙方湊足大洋三千萬元。「戊通公司」的航運水域,主要是在松花江,鴨綠江和牡丹江三支水流上。公司的第一任總辦,是由交通系之首領梁士詒保薦的胡某擔任。

這位胡總辦好大喜功,官僚派頭十足,加上沒有辦理航運經驗,所以內部組織十分龐大,僅公司職員就達于人左右,而發展業務,卻有限得很。所以,辦了一年不但沒有賺,反而賠了大洋二千五百萬。

這種情況的出現,是張作霖所不能容忍的。在他的統治策略中,雖樂于放手讓那些有資格、有能力的文官來掌握地方財政,但如不稱職或業績衰敗,他會義無反顧地撤換人選,決不留情,「戊通公司」亦不例外。 為此他開始多方托人物色干才。

王錫昌當時也任職于該公司,不過只是一個不顯眼的,月薪只拿200塊大洋的中級技術人員。這一年,他才28歲,血氣方剛,年輕氣盛。「戊通公司」成立以來,頂頭上司那種官衙作風,他早就看不慣了,所以竟私下自擬了一份「改革戊通公司計劃」。其實,他寫這東西,從未指望能實施,只不過是藉以發泄一下心中的不平而已。

一天,中東鐵路督辦王景春收到一封張作霖打來的電報,讓他盡快查明「戊通公司’’賠錢的原因。王景春與王錫昌早就有往來,所以就把王錫昌叫到他的辦公室,打聽「戊通公司「的具體情況。當他問王錫昌「戊通公司」的事情時,王錫昌說道:「若想把公司辦好,非從頭到尾徹底改革一番不可。」「怎樣改革呢?」「我寫了一份改革計劃,如果督辦要看,我馬上回去拿來給督辦看看。」

王景春正愁著無法向張作霖答復,一聽王錫昌有份現成的計劃,當然高興了。于是叫他馬上取過來給自己看看。

王錫昌的改革計劃非常詳細,洋洋數篇,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讀完的。

王景春把計劃書留下來,打發王錫昌回去了。

一晃幾天過去了,由于公務纏身,王督辦始終未能仔細過目那篇計劃。之后不久,張作霖又來電報,讓他和時任中東鐵路護路軍司令張煥相到奉天開會,王景春便帶著計劃匆匆赴奉天。到達奉天的當晚,張作霖就在帥府召見了他,向他詢問「戊通公司」的詳情。王景春毫無準備,吱吱唔唔沒有招架之功,只好從公文包掏出王錫昌那份改革計劃呈上去,算是交差了事。

第二天,張作霖拿到計劃書仔細閱讀了一遍后,再次召見玉景春。一見面就急著問這份計劃是誰擬的,還連連稱贊:計劃擬得好極了。王景春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隨手寫的那幾篇東西,竟會讓大帥如此滿意,他多少也有點兒喜出望外,總算沒因此事遭來一場訓斥,原來提到嗓子眼的那顆心也放了下來。他回大帥道:「是我本家一個兄弟,名叫王錫昌。」張作霖聽后,立即吩咐說:「一會兒你下去,馬上拍電報,叫他來見我。對于戊通公司的事,我想當面和他談談。」

王錫昌收到王督辦的電報后,就像「傻小于娶媳婦」,別提有多高興了。他等不到第二天,當天夜里就啟程南下了。

到了奉天先來見王景春,王將事情的經過對王錫昌詳細敘述了一遍,然后特別囑咐王錫昌說:「我為了讓老帥信任你,前兩天曾對老帥說你是我的一個本族老弟。如果老帥問起,你可別說錯了,讓他懷疑我們有什麼鬼把戲。」

這天晚上,兩人吃過晚飯,就按照預定的時間,駕車前往帥府。張作霖一見王錫昌是個年輕英俊的小伙子,言談舉止間明顯地顯示出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好感油然而生。張作霖一向喜歡結交讀書人。當年草莽生涯中,遼西一帶名士,如劉春娘、李雨農、張紫云等,均是他的「參謀」、「顧問」,與他們在一起,他的「氣質、言語,舉止」均有一定的改變。

張作霖此時此刻,先是與二王寒暄了片刻,緊接著便直奔主題。「改革戊通公司的計劃是你擬的嗎?

「是。」

「照這份計劃做,你辦得到嗎?」

「只要大帥有命令,我辦得到!」寥寥教語,擲地有聲。

「好!你們兄弟倆先回去,過兩天我再找你們來詳談。」張作霖開始感覺到眼前這個年輕人,非同尋常,心里暗暗高興。

兩天過后,張作霖如期邀請兩人去帥府吃晚宴。

這兩個人真有點兒受寵若驚。張作霖在帥府招待客人都是有級別的,最低也要省長、督軍才能享受這種待遇。不用說王錫昌做夢也沒有想到,就是身為中東鐵路督辦的王景春也深感意外。

晚宴席上,張作霖告訴王錫昌,他已經打電報給戊通公司胡總辦,叫他把職務移交給他。說著,又從衣兜里掏出委任令交給王錫昌,說:「我把戊通公司的事全權委托給你。公司的事我決不干涉,只要年終給我一份報告就行了。不過我的要求是把公司辦好,就是不賺錢,最好也不賠錢,你覺得怎麼樣?小伙子?」

「蒙大帥栽培,我一定好好去做,絕不讓大帥操心!」王錫昌激動地說。

張作霖在用人方面的確非常高明。只要下層財政管理官員始終如一地執行他的政策準則,他是允許他們有相當的自主權的,決不是一桿子插到底,高度集權,絕對專制。這也是他與其他軍閥不同的一個顯著特點。

二王吃過飯后,辭別了大帥,回到下榻的中央大旅社。王錫昌免不了千恩萬謝提拔他一步登天的王景春,并向他請示回去與胡總辦交接的辦法。第二天,待一切料理妥當,王錫昌就一個人搭車先期回到了哈爾濱。

胡總辦早已接到張作霖讓他卸任由王錫昌接任該職的電令,雖說滿心不高興,但一年來的「業績」也著實讓他無話可說,況且王錫昌又是以張作霖為后台。王錫昌回到公司的第一天,就受到了胡總辦帶領全體屬員列隊站立門前迎接的待遇。他真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他立刻感覺到,從此以后自己就是公司的主人了,使命感、責任感驟然間讓他心情那麼沉重,沒有一絲一毫「一舉首登龍虎榜,今日身到鳳凰池」的喜悅。

王錫昌上任后的第一把火。就是裁汰冗員。公司原有一千多人,其中六百多人是干拿薪水不做事的。他毫不留情,一下子將這六百人全部裁下,公司只剩三百多人。

第二把火,就是親自乘船去各地視察,以便根據實際情形,改革經營業務方針。他的這些舉措,經過半年多時間的檢驗證明切實可行,因而所有業務都蒸蒸日上。到了年底把賬結下來,不僅把上一年賠掉的2500萬賺了回來,而且還有30萬元的盈余。王錫昌懷著無限喜悅的心情,帶著一份沉甸甸的成功報告書,到奉天去見張大帥。

王錫昌上任后,大刀闊斧的改革,身體力行的工作,成績斐然,張作霖對此早有耳聞,見到王錫昌呈上來的報告書后,確知公司不僅堵上了上一年的虧欠,還略有盈余,果然名不虛傳,心里別提多高興了。他對王錫昌說:「我起先對你說過,不指望賺錢,但只要不賠錢我也就滿意了。公司第一年賺的30萬大洋,就算是一點兒小意思送給你吧!」王錫昌自然推辭不敢接受。但張作霖真心誠意要給,王也就只好收下了。

王錫昌回到哈爾濱,一下火車,就徑直奔往王景春的住處。王錫昌和王景春自打一同在奉天赴帥府后,兩人真的成了「兄弟」了。王錫昌雖是知識分子,但卻頗講義氣,知恩圖報。他不能忘記這位引他飛黃騰達之人。見到王景春后,他一五一十地將去奉天向張匯報及張獎勵3 0萬元的事講給王聽,然后又拿出5萬元送給王,自己留5萬,其余20萬獎給對「戊通公司」的興旺發達有突出貢獻的人員。

王景春此時此刻真要刮目相看面前這個小伙子了。當初他對王錫昌的一紙計劃還懷有「年輕人心血來潮的沖動」的想法,豈不知這年輕人干起來還真有板有眼,絲絲入扣。這還不算,講情重義,將辛辛苦苦賺得的錢還分給自己5萬,他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只是推讓不能收王給他的錢,同時暗暗佩服張作霖的眼力。倆人爭來讓去一陣子,最后還是以王景春收下錢為結束。

王锝昌回到公司,當即召集高級人員會議。在會上,他真誠地對大家說:「我到公司裁了不少人,同時事事對各位不客氣。我知道有些同事們對我很不滿,可是若不是這樣做,公司哪有今日的結果呢?這次我去奉天見張大帥,大帥對公司業務發展深表滿意,這是大家的功勞,兄弟不敢一人邀功,所以張大帥把公司盈余的30萬大洋賞給了我,可是我不能自己一人獨吞下去。兄弟決定拿出20萬元,分給公司員工,作為一項獎勵基金。不過要知道這是張大帥的好意,為了報答他老人家的恩惠,希望所有員工以后更加努力工作!」

民國十年(1921年)前后的物價是,40斤一袋的面粉只賣一元幾角,牛羊肉也不過一角幾分錢一斤。「戊通公司」的300多員工分了那20萬大洋!有的分得幾百,有的分得一千,真是皆大歡喜。望著那白花花的現大洋,誰能不從心底感激王總辦,從而更加忠心耿耿地為公司做事呢?

果然到了第二年,「戊通公司’’又賺了二千萬。王錫昌照例去奉天張作霖處報賬。

「小伙子你真行,撥5萬元給你算是辛苦費,不用入公司賬,當是我個人送給你的!」張作霖如是說。這一天,張作霖留王錫昌在帥府吃便飯,有機會與王閑聊起來。張作霖說:「你接戊通公司那年才2歲,今年30了吧?娶媳婦沒有?」

「還沒有!」

「為啥呢?是沒有對勁兒的小姐?」

王錫昌欲言又止。他不愿意揭那塊尚未痊愈的傷疤,無奈大帥刨根問底,他只好道出事情的原委來。他說:「有是有一個,她是劉冠雄的女兒,只因她父親不同意,所以一直到今天也未能成婚。」

張作霖一聽是劉冠雄的女兒,就笑呵呵地說:「我當是誰呢?還是劉資穎的閨女!好了,等我替你做媒。」

飯后,張立即叫來他的秘書王樹翰,叫他用他的名義給劉冠雄寫封信,就說他張作霖要給他的閨女做媒,然后聽他的回信。信中把男方情況也詳細地加以介紹了。

當時的劉冠雄已卸任海軍總長一職,出任老家福建的鎮撫使。但他仍常住北京,伺機再度出任原職。自從1920年直皖戰爭結束以后,政權實際上就控制在直系與奉系手中。吳佩孚與張作霖在當時出盡了風頭,名聲顯赫。政府的大員們,為了贏得理想官階,不是靠吳就是捧張,爭相巴結他們。

劉冠雄收到張作霖的作媒信件后,盡管張的口氣差不多就是命令,他仍然欣然接受,并馬上復函,表示同意女兒的婚事及對張的謝意。同時,讓張作霖轉達王錫昌著手準備一切,他將親送女兒赴奉完婚。于是便有了本文開場的那一幕幕。

王錫昌圓了自己的鴛鴦夢后,沒了半點兒后顧之憂。為了報答張作霖,他以更大的干勁,更充沛的精力,投入到「戊通公司」的開發建設上。到第一次直奉戰爭張作霖戰敗時,「戊通公司」已發展到完全操縱了北滿黑龍江、松花江、牡丹江、嫩江及鴨綠江一部分航運的程度與規模。公司屬下所擁有的船只,除輪船外,還有短程用的木船、機帆船和小型汽船等,數量極多,僅航行于松花江本流831里的水路上,就有300多艘火輪船。

張作霖戰敗回奉后,把「商辦」性質的「戊通公司」改組為完全官辦的東北航務局,第一任局長仍由王錫昌擔任。

王錫昌在局長任職內,一方面發展業務,一方面逐漸地把航行于黑龍江上的蘇俄船只踢了出去。俄國自從清咸豐七年(1857年)派商船隊侵入黑龍江上航行后,到成立「戊通公司」止,已達60多年之久。后經王錫昌之手,統一的北滿航政,也完全控制了那幾條江上的運輸業務。蘇俄江運被清除后,結束了東北聯合航務局,繼而成立哈爾濱官商航業聯合會。此聯合會就是東北航務前身。

迨航務局成立后,又與東北江防艦隊緊密配合,不但掌握北滿一切產品運輸,也幫助江防艦隊加強了江上武裝力量。

不得不說,張作霖太會籠絡人心了!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