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祉:兩次軟禁,父子皆死,雍正給三哥定罪,罪名卻經不起推敲

草莓粉碎机 2023/07/06 檢舉 我要評論

清朝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太子胤礽第一次被廢,因三阿哥胤祉和太子關系一向較好,康熙便召胤祉來詢問太子平時的所作所為。事后,康熙說:

「胤祉與胤礽雖暱,然未慫恿其為惡,故不罪也。」(出自《清史稿·諸王六》)

意思是說,胤祉雖然和太子親近,但從來沒有慫恿胤礽作惡,所以太子被廢,不應該牽連胤祉。

如此以來,胤祉算是被康熙摘干凈了。康熙五十一年,太子胤礽第二次被廢后,康熙再一次召胤祉前來問話,父子倆聊完之后,康熙還賞了胤祉五千兩白銀。

種種跡象表明,康熙對這位三兒子還是比較鐘愛的。沒想到的是,雍正登基后,胤祉的境遇急轉直下,他先被雍正派去守陵,又被降為郡王,幽禁在自己的宅邸。最終,胤祉和兒子弘晟皆死于禁所。

在康熙的諸多兒子中,胤祉算是比較「正直」的一個,他維護過太子,也不曾牽連胤禩案,此前和雍正并無罅隙,雍正登基后,為何一定要和自己的三哥過不去呢?

本文,筆者將和大家分享胤祉,希望通過這位悲情的皇三子,重現康雍年代的悲歡。

在寫本文之前,筆者需要說明:雍正登基后,將其兄弟名字中的「胤」字統一改為「允」,為了閱讀方便,筆者仍稱呼各位皇子原名,請諸君勿怪。

一、皇子通文武,生而父愛多

清朝康熙四年九月,年僅13歲的康熙帝舉行大婚,皇后乃是四大輔臣之首索尼的孫女赫舍里氏,后世稱為孝誠仁皇后。在接下的幾年,康熙的后宮逐漸又增添了幾位嬪妃,最著名的莫過于「四妃」,即 惠、榮、宜、德四人。其中,最早給康熙誕下子嗣之人,就是榮妃。

榮妃出身于正黃旗馬佳氏,他的父親并不顯赫,只是一位普通的員外郎。康熙四年,榮妃以秀女的身份入宮,後來被康熙選中,甚是得寵。

康熙帝兒女眾多,但在他25歲之前,可謂「子嗣艱難」。根據統計,康熙25歲之前,一共生了10個兒子,卻夭折了7個,只有皇長子 胤褆、太子 胤礽、皇三子 胤祉活了下來。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夭折的7個兒子中,有4個都是榮妃所生。

連生4位皇子,都夭折了,榮妃是一位不幸的嬪妃,幸運的是,到了康熙十五年,榮妃又被診出喜脈,次年三月,榮妃臨盆,生下來康熙的第十個兒子,康熙為這個兒子取名為胤祉。後來諸位皇子重新序齒,胤祉序齒為三阿哥。

換句話說,如果康熙的前10個兒子都能健康長大的話,其中有5個是都是榮妃所生。這不僅能看出榮妃在康熙初年的受寵程度,更能折射出胤祉「來」的不容易。

因此,胤祉從小便受康熙疼愛,榮妃更是對胤祉溺愛有加。當時,清代名臣張英(張廷玉之父)在南書房當值,康熙便讓張英來教導幾位皇子,胤祉便是其中之一。

從史書記載來看,胤祉的學問和書法在諸位皇子中應該是出類拔萃的,例如,康熙在自己的陵寢(景陵)竣工之后,特地讓胤祉來書寫景陵的《神功圣德碑文》。康熙中期,胤祉召集一幫文臣來編纂《律歷淵源》和《古今圖書集成》兩部大書。特別是《古今圖書集成》,這部書對后世的貢獻巨大,筆者此前寫過一篇陳夢雷的深度文章,其中詳細介紹了這本書。

胤祉從小表現得就非常乖巧,《清史稿·諸王傳》記載:

凡行圍、謁陵,皆從。

意思是,康熙不管是到塞外行圍,還是去拜謁祖陵,都喜歡帶著胤祉。康熙三十二年,山東曲阜孔廟竣工,康熙讓胤祉帶著四弟胤禛(後來的雍正帝)前去祭拜。

在史料記載中,胤祉不僅有「文」的一面,更有「武」的一面,例如,康熙三十五年,康熙親征噶爾丹,胤祉奉命掌管鑲紅旗大營。待剿滅噶爾丹,得勝歸來后,胤祉被康熙封為誠郡王。彼時,康熙一共封了兩位郡王,另一位是大阿哥胤褆(直郡王)。而當時一起到西北參戰的四阿哥胤禛僅僅被封為貝勒。

關于胤祉得寵,《清史稿》還有一個佐證:

四十六年三月,迎上幸其邸園,侍宴。嗣是,歲以為常,或一歲再幸。

意思是說,康熙四十六年三月,康熙帝親臨胤祉的府邸吃飯。從此,康熙經常來胤祉這里。

縱觀康熙朝,康熙到兒子府邸的次數并不多,經常來并且還留下了吃飯就更加稀少了。

根據《清圣祖實錄》記載,康熙晚年曾去過御賜給雍親王胤禛的圓明園一次,在胤禛的刻意安排下,康熙第一次見到了年幼的弘歷(乾隆帝)。乾隆登基后,多次拿這件事炫耀,要向世人證明康熙多麼看重雍正父子。殊不知,這樣的待遇,乾隆的三伯父胤祉早就享受過了。

一言以蔽之,在有限的記載里,我們能看出胤祉是一位能力出眾,且十分得父親喜愛的皇子。只不過,這一切從康熙晚年的奪嫡風波中,開始有了微妙的變化。

二、太子因故廢,胤祉鳴不平

清朝康熙四十七年,太子胤礽在屢次惹怒康熙后,舉止癲狂,多行悖逆,再加上大阿哥胤褆控告太子私藏御馬等事,康熙一怒之下廢黜胤礽。在胤礽被廢時,胤祉曾一度幫胤礽說話,後來,康熙特地召胤祉問話。結果,康熙和胤祉一番交談,確定胤祉沒有參與胤礽的惡行,非常滿意。

接下來,胤祉做了兩件事,很能證明他的性格:

第一件事是胤祉主動去調查太子癲狂的原因,《清史稿》記載:

蒙古喇嘛巴漢格隆為允禔厭勝廢太子,允祉偵得之,發其事。

意思是說,胤祉從蒙古人那里得知,大阿哥胤褆一直在用巫術魘鎮太子,胤祉把這件事捅給了康熙。最終,康熙在東宮果然發現了證據。再加上大阿哥胤褆之前曾對康熙說過「 如誅允礽,不必出皇父手」的話,因此,大阿哥從此被康熙圈禁,再沒有翻身。

胤祉之所以這麼做,可能存在兩種動機:

(一)胤祉和胤礽關系好,他在千方百計幫胤礽開脫。

(二)趁胤褆扳倒胤礽之際,胤祉再扳倒胤褆。這樣一來,胤祉就「漁翁得利」了。

第一種動機,說明胤祉沒有奪嫡之心,他忠于太子;第二種動機說明胤祉有奪嫡之心。因為以上兩種動機截然相反。因此,大家可能會認為,胤祉要麼是在幫太子,要麼在奪嫡。

不過,按照當時的情形,胤祉擁護胤礽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因為接下來又發生了第二件事。史載:

上以東宮儀仗禮服,從前定制太過,特命廷臣糾正。胤祉見廷臣所議,忿然謾罵,且云:「如此則何樂為皇太子邪!」

意思是說,康熙廢除胤礽之后,覺得胤礽此前的儀仗和服飾都太過接近皇帝,于是讓大臣們商議,降低東宮儀仗禮服的規格。胤祉竟然說了一句:「如果降低了規格,誰還愿意當太子呢?」

胤祉這句話,明顯是在為胤礽打抱不平。他認為,胤礽此前作為太子,規格高一點,也無不可。

因此,可以更加確信,在太子胤礽被廢后,三阿哥胤祉其實是在維護太子 。但是,筆者認為,也不排除一種可能性:胤祉可能在唱一出「進可攻退可守」的戲。他揭發大阿哥胤褆之后,如果太子胤礽復立,他就是大功臣。如果太子胤礽沒有被放出來,胤祉就積累了資本,在康熙面前留下了好印象,為自己奪嫡打下基礎,這是胤祉給自己留的后路。

果然,胤祉的「忠君」表現,康熙是看在眼里的。《清史稿》記載:

明年,太子復立,允祉進封誠親王。

也就是說,到了康熙四十八年,太子胤礽復立,胤祉被康熙封為誠親王。

需要說明的是,當時被封為親王的人,并非只有胤祉一人,還有兩位皇子,他們分別是皇四子胤禛(雍親王),皇五子胤祺(恒親王)。

康熙活著的時候,一共就封了3個兒子為親王,有且僅有三個,還都是在康熙四十八年封的。

胤祉在太子復立的時候被封為親王,一方面是因為大阿哥胤褆被圈禁后,他是諸位皇子中最年長的,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康熙認可胤祉的品格。至少,在康熙心目中,胤祉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兒子。

三、兩度被責難,三哥死禁所

筆者此前寫過太子胤礽, 我認為,康熙之所以復立胤礽,有兩個原因,第一,他認為胤礽之前的癲狂狀,是被魘鎮所致。第二,八阿哥胤禩的突然冒進,打亂了康熙的計劃。換句話說,康熙雖然更愿意胤礽來當太子,并不是因為此時的胤礽有多令他滿意,而是他寄希望于胤礽能夠痛改前非。

在這種情況下,胤礽的太子之位其實并不穩妥,這就導致其他各位皇子蠢蠢欲動,欲把太子拉下馬。

這期間,胤祉的表現則非常「低調」。他帶領一幫文臣在家中編書,頗具古文士之風,在諸位皇子中,可謂別具一格。在康熙五十三年,胤祉把他主導編撰的《律歷淵源》獻給康熙,贏得康熙的贊譽。接下來胤祉又帶領陳夢雷等人編撰了曠世奇書《古今圖書集成》,這部書在康熙朝幾乎已經完成(雍正時期完全成書),當胤祉把該書目錄交給康熙的時候,康熙喜不自勝,認為胤祉所做的事情,乃是「盛世必備之偉業」。

所以,九子奪嫡各顯神通,胤祉所做的,就是打造康熙所需要的「文化盛事」,用這種做法來「討好」康熙。

太子胤礽二次被廢后,胤祉的表現仍然非常低調。康熙五十九年,康熙封胤祉的長子弘晟為誠親王世子,《清史稿·諸王六》記載:

五十九年,封(胤祉)子弘晟為世子,班俸視貝子。

筆者查閱了《清史稿·諸王傳》,康熙諸子中,世子在康熙朝享受貝子待遇的(「 班俸視貝子」),僅有胤祉和皇五子胤祺兩人。

種種跡象表明,胤祉在康熙晚年,一直深受康熙重視。

不過,胤祉的這種受重視是短暫的,因為到了雍正朝,他瞬間跌落到了谷底。

康熙六十一年,69歲的康熙帝在暢春園駕崩,皇四子胤禛登基,是為雍正帝。 雍正登基后,立即做了三件事:

第一,召十四弟胤禵火速來京奔喪;

第二,任命八弟胤禩為總理事務大臣,和胤祥、馬齊、隆科多一起總理朝廷事務。

第三,命三哥胤祉為康熙守陵。《清史稿》云:

世宗即位,命允祉守護景陵。雍正二年,弘晟得罪,削世子,為閑散宗室。

不僅如此,到了雍正二年,雍正又以誠親王世子弘晟獲罪為由,免去弘晟世子職位,降為閑散宗室。

到了雍正六年,胤祉向蘇克濟索賄事發,雍正最終將胤祉降為郡王,把胤祉和他的兒子弘晟一同圈禁在府中,無旨不得外出。

康熙八年,雍正考慮到胤祉是他唯一的兄長了,便恢復了胤祉的親王爵位,不料, 這一年因為怡親王胤祥病逝,胤祉不僅很晚才到達喪葬現場,還面無悲傷。雍正和胤祥的感情非常人可比,得知胤祉如此不尊重胤祥,盛怒道:

「允祉乖張不孝與阿其那、塞思黑交相黨附。其子弘晟兇頑狂縱,助父為惡,僅予禁錮,而允祉銜恨怨懟。怡親王忠孝性成,允祉心懷嫉忌,并不懇請持服,王府齊集,遲至早散,背理蔑倫,當削爵。」

這段話,雍正列出了胤祉的三宗罪, 第一宗罪:胤祉和胤禩、胤禟相交。

第二宗罪:胤祉的兒子弘晟獲罪被圈禁,胤祉對雍正懷恨在心。

第三宗罪:胤祉嫉妒胤祥,故意不尊重胤祥。

三宗罪乃定,雍正最終削除胤祉的爵位,再度圈禁胤祉。不過,這次雍正沒有將胤祉圈禁在他的府中,而是將他幽禁在景山永安亭,和胤祉一起被圈禁的,還有他的家人和兒子弘晟。

兩年后,也就是雍正十年,胤祉死于禁所,他的兒子弘晟于兩個月后隨乃父而去。雍正得知三哥去世,沒有半點戚容,最終郡王之禮安葬三哥。

那麼,問題來了,是什麼原因,讓雍正剛登基就要對付三哥,最終讓三哥死于禁所呢?胤祉所犯的錯,真的至于雍正這麼做嗎?

四、兄弟鬩于墻,強詞又奪理

我上文提到,雍正剛登基時,就做了三件事。他讓十四弟胤禵火速回京奔喪,是為了削掉胤禵的兵權;他讓八弟胤禩做總理事務大臣,是因為胤禩背后有太多的支持者,雍正在自己立足未穩時,還需要籠絡眾人,慢慢圖之。那麼,雍正讓胤祉去守皇陵,是出于什麼目的呢?

要知道,努爾哈赤去世,當時最年長的皇子代善并沒有被派去守陵;皇太極去世,皇長子豪格也沒有去守陵;就是順治帝去世,當時的皇次子福全也好好地在家待著。可見,雍正讓三哥去守陵,是有意在削弱三哥。

那麼,胤祉到底哪里得罪雍正了呢?

清宮《文獻叢編》中,曾記載了康熙五十七年,雍正的謀士戴鐸給雍正寫的一封信,其中一句是:

「奴才看,目下諸王各各心生,前奴才路過江南時,曾為密訪,聞常州武進縣一人名楊道升,此人頗有才學,兼通天文,此乃從前耿王之人也。被三王爺差人請去,養在府中,其意何為?」

這句話不難理解,常州武進有一個叫楊道升的人,不僅博學多才,而且懂天文,此前曾在耿精忠府中當過謀士,現在被三王爺胤祉請到府中。戴鐸認為,胤祉這麼做,是有「想法」。這件事發生在康熙五十七年,正是九子奪嫡的最后階段。

也就是說,九子奪嫡期間,三阿哥胤祉看似低調,其實對大位也有覬覦之心。或許正如前文筆者分析的那樣,太子第一次被廢時,他可能有救太子之心,但是,他給自己留了「B計劃」,特別是在胤礽第二次被廢、胤褆被幽禁后,胤祉作為皇子中年齡最長者,又深得康熙喜歡,他有奪嫡之心,太正常不過。

正是因為這個,雍正登基后,才要立即對付三哥。因為三哥和八弟、十四弟一樣,都是曾經對雍正奪嫡頗具威脅之人。

不過,胤祉奪嫡畢竟是在暗中,雍正不可能以此為由來為難胤祉,因此,雍正需要另找借口。雍正為了定胤祉之罪,可謂「欲加之罪」,在《上諭旗務議覆》中,雍正說:

「誠親王允祉,自幼即為皇考之所厭賤,養育于外,年至六歲,尚不能言,每見皇考,輒驚怖啼哭。及年歲漸長,則性情乖張,行事殘刻,于皇考之前,則不義不孝;于其母妃,則肆行忤逆。是以皇考屢降諭旨,將其心術不正不端之處宣示于眾,此舉朝所共知者……」

按雍正的說法,他的三個胤祉從小就不被康熙所喜歡,到6歲時還不會說話,每次見到康熙,只知道哭。胤祉長大后,為人乖張刻薄,在康熙面前不孝,在榮妃面前忤逆。康熙曾多次降旨,將胤祉的罪孽公之于眾。

筆者認為,雍正說的這段話,基本上不屬實。

其一,雍正說胤祉從小就被康熙討厭,這個很明顯不成立,筆者前文已經說過,胤祉「,來」得不容易,從小又乖巧,康熙甚是喜歡。

其二,雍正說胤祉「 性情乖張,行事殘刻」,若真是如此,他又怎麼能聚集一幫文人來幫他編書。要知道,文人的內心最是桀驁,若胤祉為人殘忍刻薄,這些文人又怎麼會輕易屈居其府。

其三,雍正說胤祉對康熙不孝不義,康熙還多次降旨公布他的罪過。但是,在《清實錄》和《清史稿》中并沒有這樣的記載。而且,胤祉是康熙封親王的三個兒子之一。若胤祉真的不孝不義,康熙又怎會給他如此待遇?

因此,筆者認為,雍正為了報復三哥,為了給三哥安罪名,有些強詞奪理了。

另外,雍正還說:「 其接待諸兄弟,皆刻寡恩,諸兄弟皆深知其人而鄙棄之。

在太子被廢之際,胤祉為太子說話,為太子鳴不平,他真的刻薄寡恩?不見得吧。

雍正所說的話,也有自相矛盾之處。例如,雍正在《上諭旗務議覆》還說:

「皇考玉龍上賓,方有大事之夜,朕命允祉管理內事,阿其那管理外事。允祉私自外出,于阿其那密語多時,不知所商何事。」

這句話是說,康熙駕崩的那夜,雍正命胤祉主持內事,讓胤禩主持外事,胤祉私自外出,和胤禩說了半天悄悄話,不知他們所說的內容。

上文雍正剛說過胤祉「 皆刻寡恩,諸兄弟皆深知其人而鄙棄之」,怎麼轉眼他就和胤禩聊上了呢。而且,既然讓他們倆管理內外之事,難道親兄弟之間都不能說話,都沒有事情要協調?

以上種種,足以說明,雍正是刻意要治胤祉的罪。為了將胤祉的罪名坐實,雍正有「無中生有」、「強詞奪理」之嫌。

五、常棣花常開,兄弟賦新涵

筆者認為,在清朝12帝中,雍正皇帝的能力是值得認可的,他為清朝所做的貢獻,也是有目共睹的。他是一位合格的帝王,但是作為兄弟,他卻有瑕眥必報的心態。

在雍正登基后,胤禩、胤禵、胤禟等兄弟的結局,都足以證明雍正有「秋風掃落葉」之勢。當然,因為胤祉在奪嫡中比較低調,因此很多人認為,雍正對待三哥和對待上述幾位兄弟不同。其實,本質上來說,胤祉的悲劇,和胤禩、胤禵并無區別。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胤祉和胤禩一樣,都在奪嫡之爭中和雍正結仇,那麼,雍正登基后,為何首先拉攏胤禩,卻立即打壓胤祉,讓他去守皇陵呢?

筆者認為,雍正之所以區別對待二位,是因為胤禩背后的支持者們過于強大,而胤祉背后都是一幫翰林文臣。胤祉對雍正的威脅較小,所以才會被雍正當「軟柿子」先捏。當然,雍正對胤禩也是且用且防備,并不是真正重用胤禩。

愛新覺羅·胤祉,身為康熙的第三子,雍正之兄,他在清朝的結局是悲劇的。雍正帝在政治上的成就值得肯定,但在親情上卻相對冷漠,這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詩經·常棣》云:

「常棣之華,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死喪之威,兄弟孔懷。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古人認為,天下最親近之人,就是親兄弟。有危難,親兄弟會舍命相護;即使長眠于地下,兄弟也會相陪。

然而,放眼古代,窮鄉僻壤中的窮苦兄弟,大多能相互扶持,彼此照應。但在封建帝王之家,為了至高無上的皇權,多少兄弟束甲相攻、手足相殘。

筆者認為,「兄弟」二字的概念,從古至今都沒有錯,錯的是封建制度之下,一些人對皇權的貪婪和對親情的淡漠,這不得不讓后人引以為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