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挖出波斯王子墓,碑文難以直視,專家:幸虧唐朝人不懂波斯語

小酱 2023/04/25 檢舉 我要評論

《題西林壁》曾言:「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世間萬物,皆具不同含義,若以不同角度看待,便將收獲不同結局。

縱觀古代社會千年發展歷史可知,在眾多朝代之中,唐朝可謂最為引人注目的一個朝代。在唐朝社會中,有著萬國來朝的繁華景象,很多人在提到唐朝的時候,也會第一時間想到唐朝的開放與包容。

相比其他朝代而言,唐朝時期,我國境內出現了許多來自其他國家的使者、商人,受此情況影響,唐朝時也有許多外國人定居中原。曾經,中國陜西地區挖出一座波斯王子墓,在相關專家對此墓的碑文進行解讀后則表示:幸虧唐朝人不懂波斯語。這一波斯王子墓究竟是何來歷?這一碑文又記錄了何種內容呢?

公元 1955年,中國考古學家在陜西地區,意外發現一座古墓,當時,在對這一古墓中的墓志銘進行解讀后發現,這一墓葬的主人便是 唐朝時期的左神策軍散兵馬使蘇諒夫妻。經過一番辨認解讀后,專家們確定, 碑文中所記載的大致內容便是蘇諒之妻馬氏,在公元874年離世,年僅26歲。

可在專家們對這一墓志銘進行進一步分析的過程中卻發現, 此墓碑有漢碑碑文及波斯文碑文兩種內容。當時,在查閱了相關資料后,專家們便對這一波斯文所記載的內容進行解讀,而在解讀過后,專家們發現,古波斯文的碑文和漢文碑文的內容有著天壤之別, 在波斯文碑文中寫到:蘇諒的女兒馬氏,年僅26歲便離開人世。

從這樣的差別上可以看出,馬氏的身份有著很大的疑點, 在漢文碑文之中,將馬氏的身份認定為妻子,可在古波斯文碑文中,卻將馬氏的身份認定為女兒。為了探尋馬氏與蘇諒之間的真實關系,專家們便開始尋找與蘇諒和古波斯國有關的史實資料。

通過一些西方學者的幫助,我國專家得知,蘇諒的名字,來自于波斯王族的音譯,而 結合波斯方面的史料可以判定,蘇諒便是一位波斯王子。

唐太宗在位階段,波斯地區因遭受阿拉伯人的襲擊,便寄希望于獲得唐朝大軍的支援,可在這段時間內,唐太宗卻不愿為波斯撥出援兵,自此之后,波斯王子便幾次三番來到唐朝地區,希望能夠獲得唐朝大軍的幫助。

在唐高宗在位階段,他并未直接派出大軍幫助波斯,反而 將蘇諒封為新的波斯王,并將波斯劃分為唐朝的管轄區域。

可這樣的解決辦法,并未實際化解矛盾,在此后的日子里,波斯與阿拉伯人之間的紛爭仍未停止。當時,因波斯地區已經被阿拉伯人占領,蘇諒便只能留在長安地區生活。

通過了解定居在長安地區的波斯人群體可以發現, 為延續波斯文化,這些定居中原的波斯人民便興起了拜火教,在這一宗教觀念中認為,世界分為光明元素和黑暗元素,出于對光明元素的崇拜,他們將火作為推崇之物。

在唐朝包容開放的環境之中,拜火教得以蓬勃發展,雖在唐武宗在位期間,拜火教曾因與佛教運動產生牽連遭到打擊,但生活在長安地區的波斯后人,仍然保留著對火的崇拜之情。

此外,在此次考古活動中,專家們僅在波斯王子墓內發現了一位馬氏,這便代表著漢文碑文中所寫到的妻子,和波斯文碑文中所寫到的女兒為同一人,之所以這一碑文會如此特殊,也是因為 在波斯文化中認為,貴族血統應保持純正,蘇諒身為波斯王子,便應娶自己的親妹妹或女兒為妻。可見,此墓中的馬氏,既是蘇諒女兒,同時也是蘇諒的妻子。

通過了解當時的唐朝社會便會發現,我國人民對道德要求相對較高,父親與女兒通婚,是極為嚴重的罪孽,凡犯下這一罪孽之人,皆會落得十惡不赦的結局。

對于蘇諒而言,他顯然知曉這一規定, 在這種情況下,他便通過寫下兩種墓志銘的方式,掩蓋自己的行為。至此,專家們也紛紛感嘆:幸虧唐朝人不懂波斯語。

結語

從這段歷史經歷中可以感受到,在不同文化背景下,人們的觀念與認知各不相同,而在學習歷史的過程中,我們也應充分考慮到歷史人物所處的背景,及所信仰的宗教類型,以此方能更好地了解歷史真相,避免遭受蒙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