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娥3樁毒誓:血濺白練、六月飛雪、大旱三年,為何要連累百姓?

現實中我們時常用 「比竇娥還冤」,來形容自己受到的委屈,卻很少有人深究竇娥到底遭受了何種冤屈?竇娥被貪官污吏陷害含冤而死,當時發了三樁毒誓,其中有一樁是 大旱三年

我們都知道在古代,農耕是百姓賴以生存的根本,竇娥的毒誓使得莊稼顆粒無收,哀鴻遍野,但是被牽連的百姓,是真的無辜嗎?

身世悲苦的童養媳

竇娥并不是不知人間疾苦的大家閨秀,相反,是被命運狠狠捉弄的底層百姓。她三歲的時候,就失去了母親,父親是個書生,兩人過著清貧簡單的生活。

在她七歲那年,父親想要進京求取功名,把她賣給蔡婆婆家做童養媳,才湊夠了進京的盤纏。不成想,竇娥兩年等不到父親歸來,卻等來了丈夫的病逝。她成了寡婦,和蔡婆婆相依為命。

蔡婆婆尚有些本錢,兩人就以收高利貸為生。有一日蔡婆婆按時去收債,卻差點被賴賬的人家勒死,還好張驢兒父子出手相救,才撿回來一條命。不成想,這才是悲劇的開始。

被迫招供

本以為張驢兒父子倆是善類,卻不想是披著羊皮的狼。兩人很快本性暴露,看上了婆媳的姿色,想要強娶蔡婆婆和竇娥。蔡婆婆無奈,答應嫁給張驢兒的父親,但竇娥卻誓死不從。

張驢兒便想要毒死蔡婆婆,嫁禍給竇娥,一來竇娥失去了靠山,二來有了竇娥的把柄,不怕她不從。

他在竇娥給蔡婆婆的湯里下了藥,卻正好遇上蔡婆婆沒有胃口,陰差陽錯毒死了他的父親。

張驢兒以此做要挾,竇娥相信官府會給她公道,便不怕跟他對簿公堂。張驢兒暗地里收買了貪官污吏,對竇娥嚴刑逼供。

竇娥雖然是一介女流,卻不畏身體上的折磨。他們看竇娥不吃這套,便把魔爪伸向了蔡婆婆。竇娥本就孝順,深知蔡婆婆經受不起刑罰,選擇了認罪。

三樁誓愿

殺人便要償命,竇娥跪在了刑場,彼時正是六月,天氣燥熱難耐,那把行刑的刀下,也不知葬送了多少冤魂。

為了保全婆婆,這是唯一的選擇,她也不后悔。竇娥深知無人會理會她的冤屈,便只好用誓言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她望著白練,說自己的血會全部濺在白練之上,面對蒼天,她等待著六月飛雪,最后面對依然恥笑她的貪官污吏,她祈愿大旱三年。

人們自然沒有當一回事,只等著她被就地正法。她的頭被劊子手砍下,詭異的一幕卻發生了,沒有一滴血濺在了地上,兩丈的白練之上是刺眼的紅。

很快,在炎熱的六月天里,飄起了白雪,潔白美麗,像是上天的眼淚,感天動地。在一片凄美的大雪里,驚愕不已的楚州老百姓和官員,不久就會意識到,這將是三年里最后一次降水。

小人物與大環境

這當然只是一個虛構的故事,元雜劇大家關漢卿的代表之作 《感天動地竇娥冤》,浪漫色彩之中卻包裹著現實主義的內核。

如果說宋朝是文人的天堂,那元朝便是漢文明的地獄。生活在底層的百姓,無時無刻不在上演著竇娥的困苦,沒有六月飛雪,只有沉默之中的滅亡。

在這一個封建迷信的敬畏鬼神的故事里,血濺白練是極致的詭異與悲壯,六月飛雪是極致的凄美與浪漫,誰人不曉竇娥的冤屈?卻依舊沒有一個人愿意站出來。

是百姓面對強權的怯懦,是事不關己的漠然,是麻木不仁,是愚昧,三年的干旱是對貪官污吏的懲罰,也是對所有袖手旁觀之人的懲罰。

故事的最后,楚州城即便承受了三年的干旱,竇娥的罪狀也依舊記錄在官府文卷里。如果不是竇娥的爹衣錦還鄉,如果不是竇娥夜里托夢和父親告知一切,竇娥的案子就永遠無法平反。

這不僅僅是竇娥一個人的悲劇,也是整個時代的悲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