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很諷刺的五個綽號,把名字連起來讀,才理解了施耐庵的潛台詞

《水滸傳》之所以經典,不僅是故事情節精彩,讀來令人歡喜,還因為其中許多巧妙的細節設計,讓人嘆為觀止。

就像梁山所有好漢中,最諷刺的五個綽號,若你連起來讀就會發現,或許結局早已注定,只是閱讀之時,鮮少有人能注意這些瑣碎。

呼保義宋江

《水滸傳》中,絕大多數好漢都只有一個綽號,但宋江卻同時被稱作 「及時雨」「呼保義」,這讓人疑惑其中含義究竟是什麼?

事實上,「及時雨」不過是江湖「好漢」們對宋江的認可,混跡于黑白兩道之間的宋江,總是樂于助人,在關鍵時刻出現,來的及時,有困難找宋江,及時雨這個稱呼與其十分搭配。

然而作者想要描繪,或者說想要諷刺的綽號,還得是「呼保義」。所謂「保義」,意思是保護國家大義,為國效忠。

但宋江上了梁山后,一心想著發展自身勢力,接受朝廷招安,并最終光宗耀祖。

這種想法和呼保義的含義不謀而合,可完成這一夢想的前提,卻是犧牲自己的兄弟。

綽號與實際行為形成對立,讓人分不清宋江是不是真的及時雨或者呼保義。倘若他心中真有兄弟,卻為何讓自家兄弟,損失慘重。踩在兄弟的尸骨上,成為宋朝官員,為朝廷效力。

玉麒麟盧俊義

和宋江相比,盧俊義更容易被讀者接受和認可。尤其是晁蓋死后,水泊梁山排座次時,不少讀者也都偏向于盧俊義。

然而武藝高強、相貌堂堂的 「玉麒麟」盧俊義,最終竟然對權勢沒有絲毫興趣?在整個水泊梁山中,根本沒一點「二當家」的樣子,這和玉麒麟完全相悖。

要知道麒麟這種生物,本就是一種罕見且吉祥的瑞獸。能夠以麒麟為稱,也早已說明施耐庵對玉麒麟的期望和看重。

可到了行文之時,偏偏要安排巨大的反差來形成對立,這究竟是為何?主要還是想以此為反差,描述梁山好漢生活中的矛盾。

分明只有及時雨宋江或者玉麒麟盧俊義兩人,這又和梁山好漢的矛盾有什麼關系。個人性格上的缺陷,總不至于影響到其他人。有關這一點,那就要聯系到宋江和盧俊義的心腹進行分析。

李逵與燕青

要說整個梁山泊中,最受宋江信任的人,那還得是 「黑旋風」李逵

別看宋江成天和吳用攪和在一起,但他和吳用只不過是相互利用。反觀李逵,簡單、「質樸」且純粹的傻子,殺人犯,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好掌控。

與其和心思深沉的吳用斗法,不如好好運用李逵。

至于盧俊義最信任的人,自然就是 浪子燕青。此人來到梁山以后,始終以盧俊義為尊,從未想過換了個山頭就換個大哥。

宋江對他再好,燕青也沒什麼感覺。反倒是和盧俊義相處的時候,燕青才會感到輕松自在。

當讀者將這四人的綽號與名字分別聯系在一起就會發現: 宋江李逵(理虧),盧俊義燕青(言輕)

這不正好是梁山現狀的真實寫照。沒有能力的人當了老大后,一直在做虧心事。有能耐的人,人微言輕。表面上風光無限,實際上卻沒有太大權力。

梁山內部,表面上是一百零八將對應天上一百零八顆星宿,其樂融融,實際上卻沒那麼簡單。

智多星吳用

第五個綽號:既然是前文已經說明是五個名字聯系來讀,自然少不了最后一個組成部分:智多星吳用。

與李逵、燕青兩人相同,吳用也以諧音的方式出現。全句整合過后就能得到: 宋江理虧(李逵),盧俊義言輕(燕青),無用(吳用)。

想要驗證也很簡單,無論是梁山的發展過程,還是梁山好漢最終接受詔安,都說明了許多問題。

宋江為何理虧?答案就在梁山招收好漢的時候,宋江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別人踏踏實實的生活,就因宋江一人上山當了土匪。一句仰慕已久,就讓人成了反賊,這不是欺人太甚?

憑借如此方法招來的好漢,難免最終會走向失敗。至于盧俊義此人,分明有更強的能力,卻不愿意做到梁山首座上。

說好聽點是不與他人爭斗,不在乎名利。說難聽點就是逃避責任,逃避旁人的注意力。

當所有人都關注宋江一人的時候,對盧俊義的關注自然會相應減少。

只是盧俊義豈能想到,當一切看似回歸正軌,只不過是陰謀與災難降臨前的短暫平靜罷了。吳用、無用,奮斗了半輩子,終究是毫無作用。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