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神秘消失的4個人,一共2男2女,他們到底去了哪里?

在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上,有著許許多多的奇聞異事。由于受到一些技術條件的限制,在古代,很多事件的文字記載并不詳細,再加上民間的一些口口相傳,就形成了很多匪夷所思的奇妙故事。

這些奇妙故事有很多都被收錄在書中,比如我們小時候常讀的世界未解之謎之類的。

在中國的歷史中,曾經就有這麼幾個人,盡管他們有很多其他的事跡和故事被史書記載,可是,他們最后的結局就像是在歷史上突然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里去做了什麼。

楊貴妃的歸處

在歷史上消失掉的其中一個女人就是楊貴妃。楊貴妃在中國的歷史上可是赫赫有名的,如果說是因為記載缺失導致了她在歷史上消失,那未免有些說不過去。

楊貴妃在我國的歷史上是一位十分有爭議的人物。她不僅天生麗質,還熟讀詩書,性格溫婉,令壽王一見鐘情。由于壽王的母妃武惠妃當時十分得寵,很容易便求來了唐玄宗的賜婚,順利與楊玉環結為了夫妻。

然而天不隨人愿,武惠妃不出幾年因病逝世。在武惠妃過世后,唐玄宗十分悲痛,郁郁寡歡。朝中大臣都為唐玄宗的狀態感到擔心,生怕影響了國事。

這時候,就有人向唐玄宗進言,稱壽王妃楊玉環天資聰穎,花容月貌,可以接進宮來寬慰玄宗的悲痛之心。唐玄宗見到了楊玉環,發現她果然是生得國色天香,便用計將楊玉環接入了宮中。

其實楊玉環本是唐玄宗的兒媳,在倫理方面是為人所唾棄的。唐玄宗便先讓楊玉環出家做了女道士,過了幾年后等風聲消停了,便將楊玉環冊立為楊貴妃。

成為了楊貴妃后,唐玄宗每日都舍不得離開楊玉環的身邊。楊貴妃在宮中得寵,楊貴妃的家人也都獲得了至高的賞賜。楊玉環的一位遠房表哥楊國忠本是一位市井小人,竟然在后來成為了相國,可見楊貴妃的恩寵。

即使是開元盛世這樣鼎盛的王朝,也禁不住唐玄宗如此地貪圖喜樂,寵信奸臣,便出現了后來的安史之亂。安祿山和史思明以清君側為理由發動軍變,大軍直指長安。唐玄宗只能攜楊貴妃倉促出逃。

在大軍途徑馬嵬坡時,全體禁軍要求唐玄宗處死楊國忠和楊貴妃,最終楊國忠被亂刀砍死。楊國忠已死,唐玄宗本打算赦免楊貴妃,但禁軍堅持要求要處死楊貴妃。唐玄宗為安撫軍心,只能賜楊貴妃白綾自縊。

奇怪的事情出現了,等到安史之亂平息,事情了了,唐玄宗打算去將愛妃的尸身收回,竟然沒有找到楊貴妃的尸體。再加上傳說中在日本也有楊貴妃的陵墓,因此就有傳言說楊貴妃在馬嵬坡沒死,而是遠渡到了日本。

西施的悲劇

另外一位在歷史上消失了蹤跡的女子,便是西施。與楊玉環一樣,西施也是我國歷史上的四大美女之一,還是四大美女之首,自小便生得傾國傾城,十分美麗。

當時的越國還是吳國的臣屬國,越王勾踐臥薪嘗膽勵精圖治,日日謀劃,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打敗吳國。當時他有一位謀士名為范蠡,范蠡也一直在越王勾踐的賬下效力想要助力越國的復國大計。

范蠡打聽到吳王夫差有一個人性上的弱點,那就是好色,于是他全國上下尋找長相美麗的女子,想要將美人獻給吳王夫差,想通過這種辦法使夫差沉溺于美色,禍亂吳國,到時越國就可以一擊必中。

范蠡便找到了西施,對西施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最終西施同意忍辱負重,前去吳國以身救國。范蠡便安排了鄭旦和西施兩位美人一同獻給了吳王。

二人進宮后,果然十分爭氣,憑借著出色的容貌很快便將吳王夫差宮中其他的美人盡數擠掉,夫差專寵二人,日日沉溺于美人的溫柔鄉中不能自拔,時間久了,便逐漸開始耽于國事。

范蠡時時監控著吳國的情形,待時機成熟,越王勾踐便帶兵征討吳國,幾年之后,吳國被越王勾踐滅國,吳王夫差自盡了。

可是,吳國滅國之后,相關記載中就再也沒有西施的內容了,西施的存在就像是只為了在史書上留下這濃墨重彩的一筆。

消失的兩位男子

在歷史長河中消失了的還有兩個男子,其中一個便是朱元璋的孫子朱允炆。朱元璋一開始本來是想將皇位給自己的嫡子朱標繼承的,沒想到朱標早早就過世了。在朱標過世后,朱元璋竟跳過了自己的兒子,直接將孫子朱允炆立為了太子。

朱元璋的第四子朱棣此時心里并不好受,他本以為哥哥死了他就可以接過皇位了,沒想到父親竟然直接跳過了自己。朱允炆更是在接過皇位后,接連廢掉了幾位王爺,這讓燕王朱棣感覺到唇亡齒寒,他一邊假裝生病,一邊暗中發展自己的軍隊。

最后時機成熟,朱棣一舉發動「靖難之役」奪得皇位。然而在朱棣奪下皇位后,朱允炆卻不見了,并且各種史書中都沒有明朝這第二位皇帝的下落和結局。

另外一位不知所蹤的男子是徐福,他是秦始皇手下的一位方士。在秦始皇統治末期時,可能是因為年紀漸長,開始追逐長生不老,到處追求長生不老的辦法,便派出徐福帶著一支隊伍出海去尋找長生不老的仙藥。

領命之后,徐福就消失在了史書記載中,有的說他可能是出海時船被淹沒了,還有的說他深知世上沒有長生的辦法,怕秦始皇責罰,便逃之夭夭了。

其實,無論是徐福、朱允炆也好,還是楊玉環、西施也罷,即使他們人生的結局不能在史書中找到,成為了在史書中消失了的人。但是,他們還是能夠在史書中占據一席之地。

世界上大多數是普通人,他們每日為生活奔波,也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但大多數只有自己的親朋好友知曉,在旁人看來就是一個陌生人,更別提留名史書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