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二人不死,劉邦根本不敢動韓信,可惜這二個人全被韓信給殺了

每當在史書中看到重臣遭受屠戮時,我們總會感嘆:「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這句話的意思很好理解,由來卻很少有人知道。事實上,這句話出自漢初三杰之一的韓信,一位功高震主最后被殺的倒霉鬼。

要說起韓信的死,那也真是冤,他本來并沒有什麼造反的念頭,哪怕身邊的人三天兩頭地勸他趕緊自立,要不然早晚得涼,他也始終不為所動,還千方百計的像劉邦表忠心。

可他沒想到,到了最后,劉邦對他絲毫沒有客氣,大手一揮就將他暗殺在了宮中。韓信能力出眾,用兵如神,他的冤死讓后世不少人都為之嘆惋,覺得是劉邦和呂后過河拆橋。

可實際上他的死和他自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當時有兩個人和他相伴相生,如果他沒有殺了這兩個人的話,那劉邦無論如何也不敢動他。

職場逆襲

韓信是個落魄貴族出身,年輕的時候,除了身上的劍,什麼都不剩下,吃飯都得要人施舍,就這樣,街面上的地痞流氓還不肯放過他:「要麼給我一劍,要麼就從我胯下鉆過去。」為了生存,韓信忍了,搞了個畢生之恥胯下之辱出來。

這次糟糕的經歷讓職場的大佬們對他都十分鄙夷,認為他是個貪生怕死的軟骨頭,所以他一連換了好幾任老板都沒受到重用,沒辦法,他只能降低職業要求,去投奔勢力不算頂級的劉邦,結果劉邦對他也不感冒。

心灰意冷之下,韓信想要再次跳槽,好在劉邦手下的蕭何是個識貨的,他先是騎馬狂奔,把韓信追了回來,又硬逼著劉邦趕緊拜大將,折騰了一通總算是把韓信給拴在了劉邦陣營里面。

劉邦本來對韓信的能力沒什麼信任,可沒想到韓信一上台就給他來了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讓曾經名噪一時的秦朝降將章邯都成了他的手下敗將。

劉邦高興地一蹦三尺高,韓信能力這麼強,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大佬趕緊帶我飛啊!韓信感謝劉邦的知遇之恩,也沒有辜負他的期望,接下來,他就帶領著整個劉邦集團以坐火箭的速度一飛沖天,把隔壁的項羽都搞得自閉了。

但隨著韓信的聲望一日比一日更高,劉邦逐漸坐不住了,軍中的士兵對韓信的用兵如神崇拜不已,甚至到了只知韓信不知劉邦的地步,再這麼搞下去的話,劉邦集團恐怕就要改名叫韓信集團了,還有他劉邦什麼事兒啊?

劉邦一心想要從韓信手里扳回一局,就摸了虎符,自己帶兵去攻打項羽,但他對自己實在是太盲目自信了,韓信戰無不勝,那是人家有這個能力,他出去打項羽完全就是找揍去了,結果非但沒有提升自己的威望,還不得不低頭向韓信求援。

當時韓信正處于事業巔峰,他一路追殺六國的舊貴族,所向披靡,勢如破竹,和被項羽打得滿頭是包的劉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所以這個時候他也動了點小心思:「老板,要不然您先把齊國封給我,我再去救您?」

這簡直就是愚蠢透頂,本來以韓信的功勞做個齊王綽綽有余,他卻在這個時候提出這種要求,誰看著不是趁火打劫?劉邦被氣得七竅生煙,可為了小命著想,他也只能忍氣吞聲,把齊地封給了他。

但從這個時候起,他就對韓信產生了殺心。韓信是劉邦手底下最能打的大將,劉邦本來是不敢動他的,可是韓信卻傻白甜一樣地殺死了兩個對他來說至關重要的人,最后弄得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凄慘的死在了呂后手下。

那這兩個人究竟是誰呢?韓信又為什麼不該殺他們?

消滅項羽

韓信最不該殺的就是項羽,項羽和劉邦斗爭了這麼多年,搶過劉邦的地盤,綁過劉邦的老婆,還差點兒煮過劉邦的老爹,他和劉邦結下的仇恨那是比天高比海深。

如果問劉邦他心中最討厭誰的話,那天字第一號必然是項羽,韓信根本就排不上號。不過在擁有韓信之前,劉邦對項羽的態度一直是「老子惹不起躲得起」。

項羽出身貴族,實力雄厚,自己又有萬夫不當之勇,無論調兵遣將還是沙場殺敵,劉邦都無法與其相比,要不是他這邊來了個掛逼韓信的話,他別說是反擊了,不被項羽一刀砍了就算好的。

對于劉邦來說,韓信就是他對付項羽的鋒利武器,只要項羽一天不死,他就絕對不會對韓信做出任何事兒,哪怕韓信趁火打劫搞了他一大塊地盤,他也得忍氣吞聲繼續裝孫子,畢竟在打項羽這件事上,只有韓信才是專業的。

由此來論,項羽不僅是韓信最大的對手,也是他最大的護身符,如果韓信想保住一生的榮華富貴的話,那他就得和項羽分庭抗禮到擁有足夠的報名能力。

可惜韓信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項羽送上了西天,也給自己敲響了喪鐘。

錯殺鐘離昧

除了項羽之外,韓信還錯殺了一個人——鐘離昧。鐘離昧是跟隨項羽的大將,作戰十分勇猛,手里也有著不少士兵,在劉邦眼里,他也算是個心腹大患。

項羽失敗之后,他就投奔了韓信,韓信當年在項羽手下做事的時候和他有交情,就偷偷收留了他。這個時候,劉邦已經向韓信露出了自己鋒利的爪牙,他逐步地削弱韓信手中的兵權,擺明了另有他想。

韓信的處境已經變得極為危險,鐘離昧的到來對他來說是個巨大的契機,如果兩人能夠聯手的話,就算不能翻天覆地,也能讓劉邦忌憚不敢動手。

但是韓信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還以為他能夠憑借往日的功勞得以善終,這簡直就是白日做夢。不久之后,鐘離昧纏身韓信家的事兒就被人密告給了劉邦,韓信害怕劉邦會起疑心,干脆就將鐘離昧給干掉了。

鐘離昧也是個聰明人,他平靜地接受了自己的死局,但是在死前,他警告韓信:「我的死對你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我活著的時候,劉邦還能有幾分忌憚,如今我死了,你很快也要步我的后塵!」

不得不說,鐘離昧對政治的敏感度要比韓信高多了。項羽和鐘離昧都死了之后,劉邦再也無所顧忌,他已經沒有需要韓信對付的敵人,韓信也沒有讓他忌憚的力量。

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他一聲令下,蕭何拉人進陷阱,呂后舉起大屠刀,韓信就這麼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徒留「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的感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