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民國轶事
後宮秘史
歷史名人
民間故事匯
历代皇帝
野史分享
三國風雲
趣闻历史
史料记载
古墓文物
全部
    
慈禧寵信的混血宮女,不做外交官做舞者,晚年雙腿折斷骨灰撒大海
2023/08/03

1904年,李蓮英一臉愁容地在宮殿內踱步,最近慈禧太后心煩意亂,每日悶悶不樂。她是宮里的老祖宗,她要是不高興,這宮里誰的日子都不好過。

他思索了半晌,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裕庚的女兒裕容齡。

他火速安排,找到裕庚家,對裕庚夫人說:「如今老祖宗心里很煩悶,有什麼辦法可以使她高興起來的?」

裕庚夫人可不敢隨口應下什麼,她知道李蓮英來找她,必然是想讓她們一家出個主意。可這辦法要是出好了,自然皆大歡喜,可若是沒讓慈禧太后高興起來,自己一家人可不一定有好果子吃。

圖|裕容齡

裕庚夫人趕忙說道:「您陪老祖宗出去溜達溜達,興許會好一些。」

李蓮英把裕庚夫人的話放到一旁,直截了當地說:「五姑娘會舞蹈,讓她給老祖宗跳幾個舞看看吧。」

五姑娘是裕容齡的別名,因為在家排行第五,因此得名。

裕庚夫人別無他法,只能問裕容齡:「你最近舞蹈研究得怎麼樣,給老祖宗跳幾個舞?」

裕容齡明白母親希望自己推脫,于是對李蓮英說道:「我是編了好幾個新舞蹈,中國古典舞穿插上西洋的舞法。 可是我在這里沒法演出,服裝我自己從法國帶回來幾件,可是沒有音樂呀,跳不成。」

圖|慈禧

沒想到,李蓮英卻笑了起來,「音樂不是問題,五姑娘你只管準備著,袁世凱身邊有個西洋樂隊,把他們從天津叫過來就行了。」

裕容齡無法,只能答應了。

為何李蓮英執意要讓裕容齡獻舞?那自然是因為當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慈禧太后最寶貝的就是裕容齡,雖然二人無親無故,但是慈禧太后就是寵著這個小丫頭。

至于為何而寵,那就要論裕容齡身上的特殊之處了。

裕容齡的父親裕庚是清政府的官員,他本與普通的清朝官員沒什麼不同,還極喜歡外出尋花問柳。

裕庚的妻子病逝后,他不僅立刻抬丫環鳳兒為偏房,還每日都要去各種風月場所。沒想到,在那亂糟糟的地方,他竟然遇見了一個改變他一生的人。

當時,滿清政府已被洋人的鐵騎踹開了大門,大街上走著一兩個洋面孔自然不是什麼稀奇的事,甚至在風月場所也有不少洋妓。

裕庚素來葷素不忌,也會找上一兩個洋妓快活一夜。

而就在這些洋妓之中,裕庚喜歡上了一個人,此人名為路易莎·皮爾森,是美國人和青樓女子所生的混血。

出生后,父母都不管她,她只能女承母業。

本來路易莎是在上海,後來卻因為愛上了一個人,跟著自己的情人來到了北京,還生了一個兒子。

可惜情人心變,拋棄她就走了。

裕庚極其喜歡她的那雙綠眼睛,而路易莎的漢語、英語和法語說得也很好,帶給裕庚完全不同的體驗。

久而久之,裕庚做了一件驚世駭俗的事情,他不僅把這個女人明媒正娶地迎進家門,還為她的兒子改名,寫入裕家家譜。甚至為了路易莎,還改掉自己尋花問柳的癖好,就連偏房鳳兒都休了。

路易莎就此成為了裕庚的夫人,而且是唯一的夫人。

裕庚和路易莎生下兩女一男,裕容齡是最小的女兒。

裕容齡從小就知道家里面是很奇怪的,她的大哥與母親毫無關系,母親甚至要逼死大哥大嫂才行。她的二哥和父親毫無關系,父親待他卻還算可以。

只有哥哥馨齡和姐姐德齡才算得上自己最親最愛的兄弟姐妹,而其中她又和姐姐德齡關系最好。

為了路易莎,裕庚雖然還保持著許多清朝官員的習慣,但是家里面卻收藏了大量的照相機、放著西方歌曲的唱片,甚至還學習了許多外語。

在這樣中西合璧的家庭里長大,裕容齡自小就對西方事物了如指掌,甚至學會了法語、英語等諸多語言。

圖|裕庚夫人路易莎·皮爾森

1895年,裕庚被任命為駐日公使,他帶著全家來到日本。

裕容齡看著陌生的環境,心里面卻并沒有忐忑,小小的她極其喜愛日本的歌舞伎女,喜歡她們的妝容、服飾,更喜歡她們穿著和服款款而舞。

裕容齡甚至興起了學習舞蹈的念頭,但是她知道家里面一定不會同意,因為舞蹈在當時被視為「下三流」。滿清高級官員的女兒去學舞,不用想都知道裕庚肯定會把她臭罵一頓。

但是她實在是喜歡,正巧當時裕家在日本雇傭的女傭知道了,女傭就告訴她自己曾是日本高級飯莊紅葉館的舞女,會彈弦子、跳日本舞。

裕容齡高興地一下子抱住女傭,央求著讓她教教自己。兩個人在全家都不知道的時候,秘密地教習日本舞。

裕容齡天賦極高,許多技巧一學就透,沒多久便跳得有模有樣的。

圖|裕容齡跳舞

一日,日本大臣土方先生一家前來拜訪。土方夫人見裕容齡十分美麗,竟然勸裕庚夫人讓裕容齡學習日本舞。

裕庚夫人不以為然,搪塞說以后會有機會的。

但是裕容齡卻突然開口,「我已經會了。

裕庚夫人大怒,以為裕容齡染上了信口開河的壞毛病,本想教訓她,卻聽見土方夫人讓裕容齡跳一段看看。她感覺自己被架在了那里,開始極速思索裕容齡下不來台該怎麼說、怎樣才會不丟臉面。

可裕容齡全然不顧母親的糾結,她扭身就去換衣服,讓女傭為自己伴奏。在賓客面前,跳了日本難度極高的《鶴龜舞》。

身段、動作甚至是眼神都極其到位,土方夫人看了后贊不絕口。

裕庚夫人面帶笑容送走客人,回頭便對著裕容齡板著一張臉,大怒: 「一個官員的女兒竟然學起了跳舞,真是有傷體統、有辱門風!」

裕庚卻擺擺手,不當回事,他覺得既然女兒有這個天賦還喜歡,那就請個老師學一學,「就當是玩玩嘛。」

家里面沒人想著裕容齡之后會真的變成一個職業舞者,所有人都當這只是一個小小的玩樂,裕庚甚至心大地想,還有官員出去學唱戲的呢,自己女兒學個跳舞又怎麼了。

裕容齡就此踏上了正式的舞蹈旅程。

圖|裕庚全家福

1899年,裕庚又被任命為駐法公使,裕容齡跟隨父親再次搬家,來到了法國。

法國是一個極其浪漫的國度,也是芭蕾形成的國度,法國浪漫文化獨樹一幟。當時許多舞蹈藝術家都會來到法國學習和表演,被稱為「現代舞之母」的伊莎貝拉·鄧肯也不例外。

在裕家來到法國后,鄧肯也在巴黎演出,甚至開辦了學校。

有人見裕庚的兩個女兒容貌清秀、身姿窈窕,便建議她們找鄧肯當老師。

裕庚夫妻二人架不住兩個女兒的請求,只能帶著她們前往鄧肯的公館。

鄧肯從來都沒有收過中國學生,可是見到裕德齡和裕容齡姐妹二人,卻破了例,她們也成為了鄧肯的第一個中國學生。

裕庚夫婦送姐妹二人去學舞蹈的念頭很簡單,裕庚發現外交這個事業日后絕對很重要,自己的兩個女兒本就會說外語,若是再會一些外國的舞蹈文化,那未來必然將會大放異彩。

這時候的裕庚還想著把姐妹二人培養成外交官,可日后兩個人都沒有走上這條路。

在鄧肯門下,裕容齡的天賦更好一些,也比姐姐德齡更得看重。而姐姐則在鋼琴方面更得心應手。姐妹二人往往是一個彈琴、一個跳舞,相得益彰。

圖|德林和容齡

在法國的日子,裕容齡是快樂而又自在的,她甚至在這里找到了自己的愛情。

1900年開始,清朝派遣學生留學法國,第一批留法學習軍事的學生共有五名。其中有裕容齡同母異父的哥哥勛齡,還有一人名為唐寶潮。

裕勛齡和唐寶潮關系很好,他甚至常常帶著這個同學來到駐法公使館參加宴會,因為法國當時只有這里會有特制的中國點心。

裕容齡便是在這里認識了唐寶潮。

初見之時,唐寶潮只穿著一個簡單的白綢襯衣,他高高的個子、挺拔的身姿在宴會之中十分顯眼。

裕勛齡跟妹妹介紹道:「這是我的同學。」

唐寶潮突然見到裕容齡,驚為天人,有些害羞又很激動,他主動介紹自己,并和裕容齡攀談了起來。

談話間,唐寶潮提到自己是中國第一個來學習陸軍知識的,他之后還要去學習騎兵,要在中國率領一支騎兵部隊馳騁,報效國家。

裕容齡也心潮澎湃了起來,她被這個少年的志氣所感染,也說道:「我想做中西文化的搭橋人,如果有可能,我想把現代舞帶到中國。」

兩個熱血的年輕人就這麼結識了,在當天的舞會上,他們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眼神交流間朦朧的情感漸生。

沒多久,公使館又搞了宴會。

這一次裕容齡沒有聽哥哥說要帶同學來,因為學校這個時候還不是假期,她很失望,可又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什麼。

突然,在宴會的角落里,裕容齡看見了一身軍裝的唐寶潮,心臟突然快速跳動。

英姿勃發的唐寶潮周圍就像是縈繞著一個光圈,讓裕容齡只能夠看見對方,再也見不到其他人了,她知道自己在失望些什麼,因為自己已經愛上了這個少年。

沒想到唐寶潮也有同樣的心思,僅僅是見過兩次,兩個人就相愛,并且成為了戀人。

而這廂裕庚見到唐寶潮也很眼熟,他覺得這個少年很像自己見過的人,一個名為唐寶鍔的留日學生。當時裕庚在日本,對第一批留日學生很上心,甚至拜托了日本大臣西園寺公望照看。而唐寶鍔正是留日學生中最優秀的一個。

經過仔細詢問,唐寶潮和唐寶鍔二人還是堂兄弟,他的父親甚至是唐紹儀的堂兄弟。

裕庚大喜,家世門第相當,自己和少年又有緣,便順水推舟同意裕容齡和唐寶潮的戀情,甚至打算回國之后就和唐家結親。

圖|唐寶潮

1902年,裕容齡已經在鄧肯門下學習兩年了,鄧肯專門為自己的學生排了一段舞蹈,希望她能夠主演。

裕容齡自然是高興地同意了,可是自己作為官員的女兒登台演出,這是一件十分不合規矩的事情。害怕父母知道,她便費心瞞住所有人,第一次登台演出,她沒有讓任何親人來觀摩。

可是偏偏那天裕庚夫婦收到了劇團的演出邀請,他們就坐在台上的包廂里。

在幕布拉開后,裕庚見到自家的五姑娘竟然身著舞服,在台上翩翩起舞,舞姿優美,引來陣陣掌聲。

裕庚漲紅了一張臉,他再開放,也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兒出來賣藝!這要是傳回國,自己不僅要成為同僚笑料,說不定官位都不保。

在裕容齡滿心歡喜慶祝演出成功時,她迎來的卻是父母的一陣臭罵,甚至不再讓她去學舞。

為了讓裕容齡低頭認錯,裕庚還把女兒鎖在屋子里,不準她出來。

裕容齡熱愛舞蹈,怎麼肯放棄,她絕食抗議,逼得父母最終向她讓步。但是裕庚和女兒也再三協商,不能再學現代舞,如果非得學,那就學芭蕾。

在法國,芭蕾素來有宮廷舞蹈的美稱。裕庚說不動女兒,只能想,法國王室都學芭蕾,自己女兒學了、跳了,也不算太傷風敗俗。

而當時中國沒有一個人學過這種舞,裕容齡也成了第一個學芭蕾舞的人。

經過父母同意后,裕容齡跟隨法國國立歌劇院學習,并且進入專門的舞蹈學校深造。

1902年,學有所成的她在法國歌劇院的中央起舞,如同玫瑰花叢的胡蝶,被巴黎觀眾譽為東方的「胡蝶舞后」。

圖|裕庚和路易莎的四個子女

1903年的冬天,裕庚被調回國。

而此時慈禧太后正在發愁一件事,政府和洋人打交道的時候越來越多,外國公使和夫人都會來宮里拜見。可是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該做什麼、該說什麼,卻很少有人知道。

久而久之,慈禧便想自己身邊得有幾個懂外國事務的人才行,這些人也就是「女官」。可是上哪兒找會說外語、會外交事務的女人呢,她便讓屬下物色。

這時候有人想到了裕庚,裕庚的夫人不就是個混血嘛,還有他的兩個女兒也都會些外語,這可是最合適的女官人選了。

于是便有人找到裕庚,裕庚自然是答應了。裕庚夫人、裕德齡和裕容齡三人就被帶去專門學禮節,為做御前女官而準備著。

1904年4月,母女三人被召見入宮,皇后親自領著她們去見慈禧太后。慈禧見她們會很多語言,對外國事情也了如指掌,十分高興,立馬賞賜了好多東西。

并且沒過多久就讓裕容齡等人正式進宮當女官,就住在宮里,離太后宮殿十分近。

裕容齡和母親一起教慈禧太后如何面對使者、在宴會中的西方禮節,甚至給慈禧當翻譯。和姐姐裕德齡不同,裕容齡心有所屬,她不想在宮里有什麼牽扯,也對慈禧太后的殘暴手段沒有什麼恐懼感。她自小就知道,母親在內宅的手段并不干凈,因此也不覺得慈禧這種有什麼。

可是裕德齡卻很驚慌,慈禧打死丫環,她都要臉色蒼白許久,甚至還與光緒皇帝走得很近。

因此,對比之下,慈禧太后尤其喜歡裕容齡,時不時就要裕容齡表演些舞蹈,跳交際舞給她解悶。

圖|穿著御前女官服飾的裕容齡

而且裕容齡也很愿意為太后解決各種問題。

慈禧總是憂心自己的白頭髮,當時國內的染髮膏能把頭髮染黑的同時,也會把頭皮都染黑,看上去并不自然。

慈禧便和裕容齡抱怨:「哪有既不傷頭髮、也不染頭皮的染髮藥呢?我一直在找,至今也沒有找到,也許今后都找不到了。」

裕容齡想到在法國見到的染髮藥水,便主動跟慈禧說,慈禧十分高興,立即讓她給自己找來。

得了命令,裕容齡便讓父親給法國發電報,買最好的染髮藥寄來。

可是裕庚去斥責女兒:「這種藥寄來后若是效果不好,或是傷了太后的頭髮,就有殺頭之罪。這次你既然已經和太后承諾,就罷了,下次切記小心謹慎。」

裕容齡被父親一說,驚出一身冷汗,她提心吊膽等著藥水寄來,好一陣子都不安生。

大約四十多天,染髮藥終于從巴黎寄到了宮里。

裕容齡拿著說明書,一個字一個字地給慈禧太后翻譯,慈禧聽罷覺得可行,就讓她們姐妹二人一起來給自己染髮。

好在藥水確實有效,不僅讓頭髮烏黑亮澤,頭皮卻潔白如故,甚至比國內染髮膏還要健康,每日洗頭都不會擔心洗出來烏黑的水。

慈禧高興地賞下去一堆東西,可是裕容齡卻不再敢隨便說話了,伴君如伴虎,她每日都把這句話刻在心里。

因此在面對李蓮英的要求時候,才會和母親百般推辭,只是沒想到李蓮英下定決心非讓她獻舞不可。

圖|改編中國舞的裕容齡

1904年8月25日,也是農歷的中元節。慈禧在宮里大擺筵席,王府的福晉格格們都被請了來。

袁世凱的西洋樂隊已經等候就緒,裕容齡穿戴整齊,微微呼出來一口氣。她的不安、緊張都被一股腦吹了出去,此時只有舞蹈這兩個字還刻在心里。

姐姐德齡幫忙報幕,介紹裕容齡表演的舞蹈。這是宮里第一次正式有西方舞蹈的演出,慈禧很感興趣。

裕容齡先后跳了西班牙舞、自編的《扇子舞》和《如意舞》,還有希臘的古典舞。

每一次都有著全新的衣著和形式,且以歡樂為主題,慈禧不知不覺間笑開了懷。

李蓮英和裕庚夫人在下面看著,都松了口氣,反而是主角裕容齡已經不在乎這一切了。她一個個舞步踏出去,突然想到自己曾和戀人唐寶潮說的話。

她想,我要把西方舞帶到中國才行,不只是這里,還有更多更遠的地方。

年末的時候,裕庚突然生了一場大病,身體無比虛弱,裕容齡和母親、姐姐都被放出了宮。之后,慈禧又只讓裕容齡回宮待了一年。

1907年的冬天,裕庚病重,慈禧讓裕容齡回家伺候著,「等裕庚病好了,你再回來。」

裕容齡緊趕慢趕,回家照顧爸爸,可是裕庚還是在第二年的時候就病逝了。

同一年,光緒皇帝和慈禧太后也先后去世。御前女官裕容齡再也沒有進去過紫禁城。

圖|晚年的裕容齡

裕庚死后,裕家迅速落寞了。裕德齡嫁給了一個美國領事,而裕容齡則如愿嫁給了唐寶潮。

婚后,夫妻二人十分恩愛,唐寶潮甚至在北洋政府得了個官職,還讓妻子去政府當女禮官。生活雖然平靜幸福,但是裕容齡總覺得缺了些什麼,她很想跳舞,更想把舞蹈徹底發揚光大。

唐寶潮依然是那個宴會上大談夢想的少年,他看著妻子眼里的光,縱容地道: 「做你想做的吧,我都陪著你。」

1920年,裕容齡在丈夫的支持下教授交際舞,唐寶潮經常會以舞伴的身份出席。雖然很少有人跟著裕容齡一起跳,但是卻有不少人買票來看。

之后,她還在燈市口的基督教堂舉辦過報告會,用英文演講,向外國人介紹清朝的文化。

無論是報告會還是教授交際舞,都是極其大膽且新潮的事情,裕容齡甚至因此創下了許多歷史第一。若是一直如此,她傳授現代舞的愿望定會實現。

可是殘酷的戰爭打斷了這一切,裕容齡在戰火中逃難、艱難求生,她和唐寶潮的日子過得很清苦,只能勉強活下去。

直到新中國建立后,夫妻二人才在章士釗的幫助下,成為了中央文史研究館的工作人員。

1962年,唐寶潮逝世。裕容齡一直貼身帶著丈夫的照片,照片中的他意氣風發、作為騎兵隊的領隊,昂首挺胸從閱兵式上走過。

這是自己的騎士,無論多久,都在守護著自己。

後來,裕容齡過得也并不好,她因為種種因素不得已折斷了雙腿,再也無法起舞。

1973年,84歲的她因病去世,她留下遺囑,「請把我的骨灰撒入江河湖海中。」

這位御前女官的一生就此劃下了尾聲。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