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民國轶事
後宮秘史
歷史名人
民間故事匯
历代皇帝
野史分享
三國風雲
趣闻历史
史料记载
古墓文物
全部
    
他是民國「二皇子」,一生風流還是黑幫大佬,死后上千人送行
2023/07/22

他是袁世凱最寵愛的兒子,卻當眾寫詩諷刺他的父親;

他是民國無數女子心中的柳永,翩翩公子,處處留情;

他是民國文人公認的名士,詩詞歌賦、氣節風骨,二者兼備。

他就是袁克文,一個集才情、多情、人情味兒于一身的民國「二皇子」。

據《洹上私乘》所述:袁世凱一共有十七個兒子,長子克定,次子就是袁克文。

袁克文原是金氏所生,后過繼給袁世凱的大姨太沈氏。因為膝下無子,沈氏對其視如己出,甚是溺愛,也養成了他荒唐的個性。

袁世凱

據說,沈氏對他花天酒地的行為非但不管教,甚至替他隱瞞。以至連金氏都看不下去,要將他痛打一頓。

哪曾想,沈氏竟找上門來,兩個「媽」差點打了起來。沈更是揚言,「誰要敢在他爸爸面前告狀,我就和誰拼命!」

沒了管教,還有養母這樣一個「大靠山」 ,袁克文就更肆無忌憚了。

沈氏

養母的縱容,家世的顯赫,再加上自身聰慧過人,十五六歲的袁克文就有了詩酒風流的名士風采,詩詞歌賦、古玩鑒賞樣樣精通。

這也是為什麼幾個孩子中,袁世凱最喜歡袁克文,只不過這份偏愛,日后袁克文自己「作」沒了。

在袁克文小時候,袁世凱就開始注重他的書法。出任山東巡撫的時候,袁世凱還不忘提點袁克文:「爾前此寄來之史論,立意尚新,議論亦暢,惟字體太奇特,非少年所宜。當多臨歐柳法帖,以資矯正。」

這方面,袁克文倒是認真聽了父親的教誨,楷法從顏體入手,又請名師教導,勤加練習,注入自己的風格。

因此後來的他,不僅能寫真書、草書、隸書、篆書,而且均出手不俗,深得書法真諦。

他的老師兼摯友方地山曾這樣評價袁克文的字:「袁克文之書法,由晚明人脫出,楷書為王鐸變局,結字展促有姿,氣格恢弘……小楷甚為精鍵,疏密相間,點畫自然,秀逸而不失筆墨的淋漓之氣。」

大約在民國十二年,袁克文初到上海,就聲名遠揚,大家都以一見袁克文為榮,而求字,更是常事。

有一次,袁克文在上海同朋友游玩,見友人腰間配有一枚古泉,甚是喜愛,請求割愛,友人慷慨解下贈予他。為表謝意,事后他回贈了一幅泥金扇面,上面題有他的小楷。

後來,那位友人見扇面另一面空著,便請梅蘭芳再補一畫。不料數日后,梅蘭芳將扇子退回,未著一畫。

他說,「我一個伶人,怎敢配小皇(袁克文)之書法」。

除了愛好寫字,袁克文還有一個「不成文」的嗜好——戲曲。因這項愛好,他差點被自己的親大哥送進監獄。

他與王鳳卿、王幼卿共同演繹的《審頭刺湯》令人拍案叫絕,《長生殿》、《游園驚夢》更是他的拿手好戲,即使是和正兒八經的名家同台演出,技藝也絲毫不差,還因「度曲純雅,登場老到」而成為戲曲界的名票。

《霸王別姬》中有一位袁世卿,為程蝶衣而生,為京劇而死。這位戲癡的原型就是袁克文。而現實中他對戲曲的熱愛,也絲毫不亞于劇中的「袁四爺」。

《霸王別姬》中的袁四爺

尤其是在袁世凱死后,袁克文就更沒了管束。即使袁克定認為這「侮辱家風」,甚至讓警察去抓袁克文,他仍笑著說,「明天還有一場,唱完了,我就不唱了」。

袁克文的前半生,過得十分順遂,就像他的妹妹袁靜雪說的:他不曾正經地上過私塾,可偏偏每一項都能做得出彩。

妥妥地「別人家的孩子」,風流倜儻,才華橫溢,但若僅僅是這樣,袁克文又怎擔當得起「民國柳永」這個稱號?

才華自橫溢,風流且多情。在《舊京散記》最后一輯「風流人物」中,袁克文就位列其中。

有意思的是,他的第一段姻緣竟是慈禧間接「促」成的。

當年慈禧十分欣賞一表人才的袁克文,有意將自己的侄女嫁給他。但老謀深算的袁世凱為拒絕這門親事,謊稱袁克文已有婚約,這便有了之后的劉梅真。

劉梅真,家世顯赫,端莊秀麗,寫得一手娟秀小楷。這使得袁克文有遇知音之感,遂結為夫妻。

新婚燕爾,夫妻二人濃情蜜意,袁克文還從朝鮮專門帶回一把扇子,親自題詩作畫贈與佳人。

然而,袁克文本性風流,又怎會一直專情于一人?新鮮感過后,袁克文流連花間,劉梅真對此很是失落。

幾次吵架,袁克文都一笑置之,甚至連公公袁世凱都訓斥她:凡是有作為的男人都三妻四妾,做妻子的不應該吃這種醋。

有其父必有其子,花心這一方面,袁克文真真的是隨他爹。只是可憐了劉梅真,懷著滿腔愛意和對未來的期待,僅僅經歷了幾天的夫妻和睦,就立刻被現實擊敗。

或許是被傷透了心,又或許是累了,她接受了現實,轉而守著錢財去了。

娶進門的妻妾成群,在外地「露水情人」自然也不少,呂碧城就是其中之一。

當初,呂碧城因秋瑾之事受牽連。在官府準備逮捕她時,袁克文先一步將這件事告訴了袁世凱。

袁世凱當即說到:「若有書信往來就是同黨,那我豈不是也成了亂黨?」一句話,呂碧城就此擺脫了一場牢獄之災。

後來,二人同在總統府工作,常常結伴出游、唱和詩詞,交往甚密,甚至在袁克文結婚后二人還有書信往來。

但當別人提起袁克文時,呂碧城只是笑了笑,「袁屬公子哥兒,只許在場中偎紅依翠耳。」

聰慧如呂碧城,知曉袁克文本性,便自己斷了這段情,也免去了日后的煩憂。做女子如此,也省了日后很多煩心事。

除了「襄王有意,神女無夢」的呂小姐,葉姑娘就真是袁克文自己弄「丟」的了。

在一次去往江南的途中,袁克文結識了一位姓葉的姑娘,葉蓁。郎才女貌,一見鐘情,臨走時彼此交換信物,并約定下次來娶她。

誰料,在袁克文在和袁世凱同桌吃飯時,無意漏出了葉蓁的照片。又偏偏袁世凱僅憑這張照片就相中了葉姑娘,當即娶過來做了自己的六姨太,而袁克文也只能「忍痛割愛」了。

盡管他為此失落了一陣,但很快又自嘲道:「我要為每一個女人都痛不欲生,那我得死幾回了。」

萬花叢中過,片葉都沾身。袁克文應了呂碧城的那句「只許在場中偎紅依翠耳」,托付終身,只不過是輕飄飄的諾言,若真信了,可能也就和劉梅真一樣,守著一處空房子。

石黑一雄曾說過:「如果說有一件事是我鼓勵你們大家去做的,那就是永遠不要隨波逐流。」

袁克文,因其父袁世凱在當時的身份地位,他是個地地道道的「官二代」,同時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敗家子」。可是他的「官」和「敗」,在那個時代,顯得隨波,但不逐流。

他不像大哥袁克定那般醉心于政治,但又無奈袁世凱總想立他為「皇長子」。

為避免袁克定猜忌,也為保齊他的小命,袁克文就自請冊封「皇二子」,表示將來不繼承大業。

袁克定

即便如此,袁克定還是時刻提防,甚至想方設法排擠他。為此,他念曹植的《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來諷刺袁克定。

未曾想此舉惹得袁世凱大怒:你們兩人自比曹丕和曹植,這不就是「其父攘羊,其子證之」嗎?

除了暗指父親是「奸臣」曹操,明面上的嘲諷,袁克文也沒少干。

針對袁世凱準備復辟這件事,他在勸阻無果后,便做詩一首「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來諷刺父親。

自此,袁世凱對這個「二皇子」也不抱任何希望了,且認為要是他當了皇上,也不過是「陳后主、李后主」。

棄了「二皇子」的身份,袁克文又逃往上海,加入了青幫,還成了「大字輩」得「老頭子」,也就有了後來的「南有杜月笙、黃金榮,北有津北幫主袁克文」。

如果說因不想當皇上而諷刺父親這件事,讓眾多文人贊他有骨氣、有氣節,那麼他在加入青幫后的一系列舉措,更讓整日喊打喊殺的人都稱他「有人味兒」。

一次在上海劇院發生了矛盾,鬧事的人撂下狠話「我要血洗劇院!」

第二天,袁克文孤身一人來到劇院,對著鬧事者拱手道:「今天看我面子,拜托您不要鬧,好不好?」鬧事的人一聽,當即就帶著人撤了。

入青幫第二年,袁克文就自己開了香堂,他對門下弟子說過一句話:「你們既進了家門,千萬記住不可輕視了下流社會,要盡己所能去幫助他人。」

這在物欲橫流的大上海,能有這番思想,著實難能可貴。

為此,在上海,沒有人不「拜倒于」袁二爺的「人情」之下。

正是這份情,在袁克文去世的時候,他的喪事可謂是風光旖旎。

據唐魯孫說,「靈堂里挽聯挽詩,層層疊疊,多到無法懸掛」。追悼會上除了各界名流,還有幾十號叫花子和幾千名青樓女子前來送行。

這世界上最無奈的事,是你覺得他有多風光,他就有多凄慘。

因為袁世凱去世,再加上一擲千金的「大少爺」做派,晚年的袁克文生活極為貧困。

沒有地方住,房子險些被賣;沒錢買食物,就讓傭人去街上撿白菜幫子吃;為了換取生活必須的錢,只能賣字為生……

但這世界上最有趣的事,就是你覺得他有多凄慘,他就有多牛氣。

即使自己窮到沒有地方住,在面對國家的大災難時,袁克文仍傾家蕩產地捐錢。

明明自己都沒有能力「體面」地生活,但面對別人的請求,仍豪氣相助,只因「不能讓他們失望」。

在迫切需要一個工作來維持生計時,面對日本人拋出的「橄欖枝」,他嚴詞拒絕:「跟誰說話呢!別擋道,二爺我出門吃花酒了!」

無論何時,他身上的「情味兒」一直存在。

有人把袁克文比作是「民國柳永」,一樣的才情出眾,一樣的多情放縱。

但袁克文比柳永要幸運,他沒有坎坷的仕途,沒有命運的不濟,即使是在生命后期窮困不堪,除了有青樓女子相伴,還有一眾幫派小弟和文人雅士愿意和他來往,甚至施以援手幫助他。

這些,除了因為他的才情和多情,更多的是源于他的人情味兒。

《戰國策》中有這樣一句話:「以財交者,財盡而交絕;以色交者,華落而愛渝。」

人生恍惚數十載,起起伏伏,人來人往,相聚又走散,什麼東西會一直存在,什麼人又會一直相伴,一切都是未知數。但有情的人,終不會太差。

但如袁克文這般,有才情,有真情,有人情的人,終不會太差。

. END .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