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停演內查時,接連有七位演員退出,郭德綱無助時多虧了于謙

喜歡聽相聲的朋友們,洪伙想問大家一個問題:沒有于謙,會不會有如今的郭德綱?或者說,沒有于謙,郭德綱還會不會有如此高的成就。

當然,有人會說,這個社會離了誰,地球都會照樣轉。理兒是這樣,但說起郭德綱與于謙,他們的關系已經超越搭檔,成為至交了。這里簡單地梳理幾條郭德綱于謙之間的小故事,他們真的是關系好到讓人羨慕。

不管是25年前半紅不火的北京相聲大會,還是如今如火如荼的德云社,郭德綱的性格一直都沒有變,因為他鋒芒畢露,所以他時常處在風口浪尖。但好在老郭品行經得住拷問,盡管飽受同行的擠兌,但郭德綱挺過來了。而郭德綱最艱難的時刻,此中的苦澀與無奈,也只有于謙能懂。

2010年的郭德綱,應該算得上最煎熬的一年。這一年沸沸揚揚的「郭德綱弟子李鶴彪打記者事件」把郭德綱德云社送上了風口浪尖。除了同行的口誅筆伐,央視也重提「反三俗」,將郭德綱列為反面典型,郭德綱及德云社出版過的音像制品全部被下架,德云社也被停業內查,此番「反三俗」,頗有「倒綱砸綱」的跡象。

彼時的郭德綱,外部甚囂塵上的言論讓他四面楚歌,而屋漏偏逢連夜雨,德云社停演內查之際,2010年8月6日凌晨,他的徒弟何云偉公開聲明,要離開德云社,并且還帶走了自己的搭檔,也是身為德云社聯合創始人之一的李菁。

三個月后,郭德綱最得意的弟子曹云金攜手他的搭檔劉云天一起退出德云社,另立門戶成立了北京聽云軒相聲團隊。要知道曹云金可是郭德綱口中的「兒徒」級別的學生,非常看重他的前途,但如今也是撕得不可開交。

除了以上幾位實力派,年齡尚小的張云雷因為倒倉退出德云社(后返回)。2008年9月19日,德云社另一位創始人張文順先生的弟子徐德亮也對外宣布,他將與搭檔王文林一起退出德云社。當時這兩人離開德云社也鬧得不可開交,張文順怒不可遏,公開除名徐德亮,將他逐出師門。至今,郭德綱和徐德亮的關系也是水火不容。

就這樣,德云社陸續出走7員大將,彼時的岳云鵬等人尚還稚嫩。德云社有點像脊梁倒塌搖搖欲墜,郭德綱陷入四面楚歌,心力交瘁。

風言風語傳德云社大勢已去,而此時作為郭德綱老搭檔的于謙先生終于發話了,他當著眾位同行和郭德綱徒弟的面,公開表示:「只要郭德綱不說話,永遠不會離開德云社。」

有了于謙的力挺,郭德綱備受鼓舞,嘗過人間冷暖的郭德綱感動得老淚縱橫,他不止一次地感激于謙:「謙哥是個人物,沒毛病,要和謙哥說一輩子相聲,不離不棄,直到白發蒼蒼,步履蹣跚。」

他們是共過患難的兄弟,所以后面再有什麼大風大浪,他們根本就不覺得是個坎兒了。于謙除了郭德綱口中「吸煙喝酒燙頭」的三大愛好之外,還特喜歡小動物,特別是馬。他還在大興包了60畝地,建了個馬場。在于謙五十大壽時,郭德綱投其所好,送了于謙一匹產自于新西蘭的「汗血寶馬」。

于謙開心至極,專門發圖曬圈表示感謝,還對郭德綱及德云社表了忠心:天命憂思報德云。相信于謙此話是發自肺腑的,他是準備在德云社干到退休了。

郭德綱和于謙這對CP,有點類似鳳凰傳奇的玲花和曾毅。跟郭德綱搭檔合作,風采機會都給了郭德綱,于謙就落了個「哦」。但他心態很好,看淡這些虛虛實實的名與利。據說曾經有人問于謙「作為捧哏演員,跟郭德綱搭檔虧不虧」。

于謙淡然回答:「相聲界比較特別,作為一捧哏的相聲演員,想找個好的逗哏不容易,更何況像是郭德綱那樣的......說相聲捧哏的是綠葉,逗哏的是紅花,紅花沒有綠葉不太好看,綠葉失去紅花就什麼都不是,這就是合作關系。」

如今的德云社風生水起,不知道離開的人會不會后悔。而即便是擱在現在,郭德綱的脾氣一點都沒變,他時常得罪人,也不怕得罪人;但唯有對于謙,他不會去得罪,也得罪不了,更不舍得去得罪。他們就是擰成繩的關系,一股勁兒使上了。

楊意不逢,撫凌云而自息;鐘期既遇,奏流水似慚。很羨慕郭德綱和于謙這老哥倆,人生得一知己真的足矣。希望他們能攜手前行,為觀眾帶來更多更好聽的相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