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民國轶事
後宮秘史
歷史名人
民間故事匯
历代皇帝
野史分享
三國風雲
趣闻历史
史料记载
古墓文物
全部
    
她是杜月笙的舊愛,卻因杜一次醉酒說了她名字,竟被人沉入黃浦江
2023/07/28

1915年,杜月笙剛滿28歲,在林桂生的撮合下,杜月笙娶了第一個老婆沈月英。自從娶過了沈月英,在同孚里安下了一個家,誰都能看出來,杜月笙似乎變了一個人。

這倒不是說他的性格有了什麼明顯的變化,而是說杜月笙辦事的能力和才干,仿佛在一夜之間得了異人傳授似的,比原來又突飛猛進不少。柱月笙的才能原本就十分了得,現在就尤其顯得出類拔萃,卓爾不群。

首先一點,當時誰也想不到,杜月笙二十八歲的年紀,竟能把一個「大眾」賭台玩得團團轉。

當初林桂生勸黃金榮把「大眾」撥到杜月笙名下的時候,黃金榮是死活不同意,但因為實在扭不過林桂生,才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答應下來。其實,不光是黃金榮,甚至于林桂生,對杜月笙有沒有這個能力,都表示懷疑。只是因為她知道從老頭子嘴里拔牙有多麼不容易,所以才趁著杜月笙結婚的機會,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先替杜月笙爭取過一個賭台來再說。

杜月笙又一次沒讓林桂生失望。

很快。在法租界的三大賭台中,「大眾」就成了最有聲有色的一家。 到這時,黃金榮徹底打消了對杜月笙能力的疑問。甚至多次夸獎林桂生慧眼識才,說得林桂生心里喜滋滋的,對杜月笙也越發照顧了。

在「大眾」的生意蒸蒸日上,杜月笙回到家里自然免不了和新婚的夫人夸耀一番,有時還會在沈月英面前學著京劇舞台上的人物那樣,一個勁兒地打躬作揖,直到把自己這位千嬌百媚的夫人逗得開心地大笑起來,這出家庭的勸謔打鬧才算收場。

杜月笙從心眼里感謝沈月英。

不管杜月笙嘴上承認不承認,沈月英確實極大地改變了他的生活。最起碼的一點,自從有了沈月英,杜月笙已經不是光棍一條了,他在做很多事情之前都必須仔細考慮好前因后果,而不能像以前那樣,猛打猛沖了。結婚后的杜月笙,更多地借助于他原本就高人一籌的頭腦,越來越多地走到了幕后。這以后,杜月笙再也沒有直接參與過那些要在外面承擔風險的行動,完全「運籌帷幄」了。

另一方面,洗月英的出現讓杜月笙把大多數夜晚的時間都消磨在家里。要在以前,杜月笙肯定不知道衛在哪里眠花宿柳呢。當然,結了婚的杜月笙也常到外面去沾點葷腥,但家里放著個如花似玉的嬌妻,那種地方畢竟去得少多了。

杜月笙從小和一批在街上的孩子混在一起,長大后接觸的又是街頭幫派林立、各股勢力為了一己私利往往撥刀相見的殘酷環境,因而直到結婚之前,杜月笙其實很少有一個能談得來的朋友。雖然他也有一干心腹弟兄,但有些話仍舊是不能說的。要是趕上想聽兩句溫軟的體己話,大概只有花了錢到青樓里去買。可誰都明白,這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沈月英嫁給杜月笙,對他的身心而言實在是個莫大的安慰。

在此之前,杜月笙曾有過紅顏知己——她叫阿桂。

杜月笙初次見到阿桂是在賭贏了一筆錢之后,杜月笙興沖沖地來到東門外一家低等青樓,他聽說這兒新來了幾個姑娘。哪知早有一班好事的人捷足先登,沒上燈的時候就來了,等杜月笙來到這兒,人已經滿了。

老鴇還打算把杜月笙留住,想是萬一有個姑娘能閑下來,也不耽誤一筆買賣,哪知杜月笙已經大罵著出去了。

贏了錢,卻花不掉,又惹了一頓不痛快,杜月笙一肚子氣正無處發泄,突然發現前面路邊畏畏縮縮站著個女人。這麼晚一個人守在路邊的女人,一定是個私門子。他對這種一向不以為然,因為她們多半是人老珠黃,或是死了丈夫的寡婦,隨便哪樣都讓杜月笙提不起興趣。

就在杜月笙壓著一肚子無名火、從這個女人身邊走過去時,女人突然怯怯地開口了:「先生。 您要人陪嗎?」

這是一個十分年輕、甚至是帶著些脆嫩的聲音。杜月笙不由得轉過頭來。仔細打量起這個姑娘來。但她問完話后,馬上又把頭深深地垂了下去,包裹在衣服里的身體嬌巧玲瓏。

杜月笙心頭一動,上前一步,想要仔細看看這個看來是羞于抬起頭來的女人,無論如何,遇到這樣的女人,讓杜月笙覺得很特別。

隨著杜月笙邁步上前,女人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下,但杜月笙還是扳起了她的臉。

這是一張濃妝艷抹的臉,涂著標準的猩紅嘴唇和重重的眼圈,但這臉上的神情卻完全不像杜月笙以前見到的那種,反而透出恐懼和緊張。杜月笙的目光盯在-對方躲閃著的眼睛上,但那雙眼睛很快地一閃。避開了。

杜月笙改變了主意。

一路上,女人一直低著頭,到了一戶民宅門口,她仿佛又遲疑了一下,然后把杜月笙引到一間閣樓上。這是一個普通人家日常的閣樓。

這個女人就是阿桂。

杜月笙起身離去時,在床邊的桌上放了兩塊大洋。銀洋放在桌上的清脆的碰擊聲讓女人渾身一顫,杜月笙看到兩行淚水從她緊閉的雙眼中流淌上來。

幾天后,杜月笙又遇到了這個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女人。女人顯然也認出了他。不過,這次她不那麼矜持和緊張,而是主動地走上來,輕輕地招呼了杜月笙一聲,但還是帶著她特有的羞澀。

杜月笙又和她來到了那間閣樓。

第二天早晨,杜月笙再次起身離去的時候,他說出了久存心中的疑問。在接觸了許多女人之后,杜月笙明顯地感到,現在躺在身邊的這個女人,與他曾經遇到的那些女人截然不同。

果然,杜月笙是對的。

這個總帶著些羞澀和緊張的女人叫阿桂,今年19歲。原本是小東門一個小戶人家的女兒。母親早喪,父親帶著阿桂和她弟弟生活,日子也還過得去。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父親染上賭癮,而且難以自拔,終于拖著一屁股債被人打死在街角里。債主上門催債,阿桂逃避不及,被幾個流氓糟蹋了。萬般無奈,阿桂只得做起皮肉生涯。但是,她畢竟不同于其他人,身上總是有一股小家碧玉的味道。

「那天碰到您之前,有幾個橫眉立眼的男人過來,我看著害怕,趕緊跑掉了。我看您斯文和善,所以才……」

杜月笙明白了,他心頭不禁一熱。早年喪母的相似遭遇,使杜月笙在心里對阿桂產生了相當的同情,特別是這兩次與阿桂的接觸,杜月笙對阿佳很有好感。杜月笙感到,阿桂雖然到了今天的地步,但阿桂身上仍然保留著沒被市井風塵污染的東西。雖然杜月笙從小就在街上打滾廝混,但在杜月笙心里,卻依然出于本能地對那些「干干凈凈」的事物還有一種依戀。

想到這里,杜月笙從身上摸出了10塊大洋,放在了桌上,這是他預備采辦果品的錢。

躺在床上的阿桂看在眼里,一個翻身坐了起來:「杜先生,您……是好人!」

「阿桂,這錢你拿著,以后不想上街的時候,就別非去不可了……我過些天再來。」

杜月笙覺得自己被人從后面抱住了,他轉身,一把抱住阿桂,阿桂早已泣不成聲。

此后,杜月笙晚上常常留在阿桂那里,月笙身邊的弟兄朋友,驚訝地發現杜月笙的身上干凈齊整了許多,而且,杜月笙變得和氣了許多。杜月笙從十來歲在高橋鎮上浪蕩,直到現在,頭一回體會到「家」的感覺。

阿桂的出現,多少改變了杜月笙的生活,有了阿桂,杜月笙不再像以前那樣經常往煙花巷子里跑了。阿桂細致地照料起杜月笙的生活。尤其是想到老父因賭喪命,阿桂總是勸杜月笙戒了賭癮,多積下幾個錢。一段時間里,杜月笙也確實在許多方面有所收斂。

可惜,與阿桂比起來,光怪陸離的上海灘實在太具誘惑力了,很快,杜月笙又漸漸地回到了原來的軌道上。杜月笙原先結交的那些朋友,看見杜月笙重操舊業,更是忙不迭地招呼照應,引得杜月笙變本加厲,越發不可收拾了。

雖然阿桂并沒能改變杜月笙的道路,但在杜月笙周圍渾濁的空氣里,阿桂毋寧說是一陣清風,暫時喚醒了杜月笙心中被蒙蔽的部分。杜月笙無疑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在以后的數十年里,杜月笙又經歷了無數的女人,光妻子就有五個,但阿桂始終在杜月笙心頭,占有不可取代的位置。

阿桂的出現只是杜月笙生命中一段小小的插曲,河水在這里打了一個漩兒,但隨即又向前流淌而去。很快,杜月笙按著自己既定的人生軌跡,義無反顧地滑下去了。

阿桂其實很了解杜月笙,從他在賣水果時一直到杜月笙在黃公館出人頭地,這期間杜月笙經常在阿桂那里住上一晚上,許多事情在枕褥之間也常對阿桂提一提。遺憾的是,阿桂永遠只是一個好聽眾,絕難發表一兩句意見。有時杜月笙真希望她能罵自己一頓,可阿桂永遠是那麼一副順眉順眼的樣子。雖然如此,杜月笙太需要一位聽眾了。他愿意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躺下來向閃動著一雙大眼睛的阿桂傾吐自己在白天不可能吐露的心聲,然后,第二天天一亮,杜月笙再次回到自己原來的生活當中。

所以,在1915年杜月笙結婚之前,阿桂一直在杜月笙的生活中扮演著一個重要角色。

但是,杜月笙現在有了沈月英。

沈月英和阿桂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女人。

沈月英喜歡支配別人,喜歡發表自己的看法,在這一點上,她可能從林桂生那里學到了點兒什麼。好在沈月英更喜歡躺在煙榻上抽大煙。更喜歡在方桌前打麻將、在屋子里看貓狗打架 ……這都占去了她不少時間。否則,也許後來杜月笙的身邊就會多站一位發號施令的夫人了。

杜月笙對沈月英這點并不反感,乖巧的妻子時常半真半假地發表一點兒見解,杜月笙反而覺得別致可愛。

杜月笙正在一帆風順之際,在外面諸事順利,回到家里,也總愛把一天里一些得意的事情喜滋滋地講給沈月英聽。當然,杜月笙不會忘記沈月英是林桂生的遠房親戚,有些話他在沈月英面前就說得特別小心。像取黃金榮而代之,成為上海灘新教父的心思,杜月笙就從沒向沈月英吐露過;相反,杜月笙還有意識地經常在沈月英跟前稱道師父師母的恩德,還常常和沈月英商量著該怎麼「孝敬」黃金榮和林桂生。

杜月笙見多了上海灘上爾虞我詐的陰謀、笑里藏刀的殺戮,即使是自己結發的妻子。他也不得不防。

但是,杜月笙還是很快就覺得自己說得太多了。

事情非常偶然。

那天,杜月笙的老友袁珊寶陪幾個朋友到「大眾」來玩,剛巧碰見杜月笙在賭場里轉來轉去地看場子,老友見面,自然要多聊幾句。

無意之間,杜月笙向袁珊寶提起了阿桂。從結婚以后,家里有了沈月英,再加上「大眾」這邊的事情太多,忙不過來,杜月笙還一直沒到阿桂那里去過。都是當年在小東門的朋友,彼此知根知底,杜月笙很自然地向袁珊寶打聽起了阿桂的近況。

袁珊寶臉上立即變了顏色。

杜月笙屯生疑惑,見袁珊寶沒有回答,馬上追問起來。連問了幾次,袁珊寶才猶猶豫豫地問杜月笙:「你是真的不知道?」

杜月笙感到事態嚴重,一把將袁珊寶拉到一邊,聽他詳細地敘述最近發生的事情。

就是在前幾天,鄰居發現阿桂家有幾天不見動靜了,不免感到奇怪,但想到阿桂平日做的「生意」,也就沒再多想。

事情傳到袁珊寶耳朵里,他覺得有些蹊蹺,因為阿桂不會是那種出去幾天不著家的人,雖說迫不得已賣笑為生,但骨子里還是一個良家少女,這也是杜月笙仍然對她情有獨鐘的原因。一想起杜月笙和阿桂的關系,袁珊寶感到應該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袁珊寶來到阿桂家,在門外叫了幾聲,果然沒人應聲。袁珊寶立刻意識到事情不對: 就算阿桂不在,她弟弟也不在嗎?

袁珊寶不由得心頭一緊,趕緊撞開門,快步向閣樓上走去,果然不見阿佳的影子。而且,看屋里東西的樣子,阿桂已經有幾天不在這里了。袁珊寶心里十分詫異,不甘心地在屋里仔細搜索著。突然,袁珊寶在床腳發現一只手鐲,心里就覺得不妙。他飛快地在閣樓上翻騰起來,果然,阿佳的首飾有許多都沒有帶走。袁珊寶頓時證實了自己的預感: 阿桂哪里也沒去,而是失蹤了!

在上海,所謂「失蹤」,一般是再也找不回來的。久居上海的成年人斷然沒有走失的道理,因而,「失蹤」只能是被人綁架或打了悶棍。阿桂一個「私門子」,綁架她的人肯定不是為了要錢,那麼,這會兒阿桂恐怕已經被扔到黃浦江里了。

袁珊寶想到了杜月笙。這事只可能是杜月笙干的。阿桂對杜月笙的事,知道得也確實太多了,難免不會出點事。

所以,這次杜月笙向袁珊寶一打聽阿桂,先把袁珊寶嚇了一跳。

等聽袁珊寶說完,杜月笙的眉頭擰成了疙瘩。

和杜月笙相處多年,袁珊寶還很少見到杜月笙的這種表情。直到這時,袁珊寶才相信,杜月笙的確與阿桂的失蹤無關。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問題嚴重了。

整整一天,杜月笙腦子里始終在轉著這個問題,他不知道這只是一次偶然呢,還是有預謀的行為。不過,杜月笙有一種直覺: 如果阿桂的失蹤不是偶然,那肯定與自己有關。

直到晚上回到家里,杜月笙對此還是百思不得其解,以至于當沈月英從屋里迎出來時,杜月笙也只是稍微表示了一下,然后,像不認識沈月英一樣,徑直走到客廳里,倒了一杯酒端在手里,往沙發上一坐,又思考起來。

這就冷落了沈月英。杜月笙從沒有這樣冷落她,但是,今天杜月笙走進家門,卻對她不聞不問,沈月英立刻就像翻了醋壇子,大吵大鬧。

沈月英從嫁給杜月笙之后,這是頭一次如此大叫大嚷,不可開交。她最擔心的事就是杜月笙對自己失去了興趣,從小耳聞目睹的那些失了寵的女人的可憐命運,都再清楚不過地讓沈月英明白,如果丈夫對自己不再有興趣,那等待著她的將是什麼。

初結連理,杜月笙太不了解沈月英了。他不知道,其實自己完全沒有必要擔心妻子會把自己的一些想法透露給林桂生和黃金榮——沈月英根本沒這個心思,她唯一關心的只是如何守住自己的丈夫。雖然在林桂生向沈月英提起這樁婚事的時候,曾經很含蓄地暗示過她:要注意杜月笙的言行,幫著杜月笙在黃金榮手下做事,可是,沈月英才結婚沒幾天,就發現有一個棘手得多的問題正等著她解決,根本顧不上林桂生的托付了。

這個最讓沈月英操心的問題,就是杜月笙和其他女人的關系。

別的男人可以左一個右一個,但她沈月英的男人不行,杜月笙不行。

所以,沈月英經常拿話套杜月笙,結果是杜月笙不知不覺間把過去的那些風流韻事都交代了出來。沈月英這才知道,杜月笙的女人太多了,多得有時他也記不清。這對沈月英實在是個打擊。

她本想問出那些女人之后,想個辦法好好整治她們一下:看她們以后誰還敢打沈月英的男人的主意!誰知,這些女人的數量讓沈月英根本無法對付。

就在沈月英將要絕望的時候,有一次杜月笙在酒醉之后,又說出了一個女人的名字,這個女人就是阿桂。

沈月英立刻有了主意。

杜月笙從沒提起過這個阿桂,這回醉后吐真言,可見二人關系非同一般。更讓沈月英難以容忍的是,杜月笙嘴里迷迷糊糊喊的居然是阿桂的名字。

杜月笙平生極少醉酒,但這次喝醉后卻斷送了一個舊日情人。

第二天,沈月英便打電話回蘇州,找了幾個心腹家丁,趁著夜色沉酣之際,摸進阿桂的住處,把阿桂和她弟弟一起綁了,在半夜沉入了黃浦江,陪葬的還有一個客人。事一辦完,幾個人連夜就回了蘇州,杜月笙自然無從查找。

事有湊巧,三個月后,張嘯林到蘇州辦貨,正趕上一個當時參與其事的人在酒桌上胡吹,被張嘯林聽了個一清二楚。張嘯林帶著幾個人在后面悄悄尾隨,找個僻靜無人的地方一擁而上。捆了個結結實實,扔到船里帶回上海,交給了杜月笙。

杜月笙這才知道阿桂真的被沉入了黃浦江。只是他想不明白,沈月英是怎麼知道阿桂的呢?不過,無論如何,杜月笙此后再對沈月英說話,更加謹慎小心。而且,對自己這位妻子,也頓生厭惡之情,感情早已一落千丈,和新婚之夜的甜蜜親熱已不可同日而語了。

也就是從這時開始,杜月笙又開始頻繁地出入青樓,要麼,就花在大眾賭場和新開張的「三鑫公司」上面。感情方面的不如意,促使杜月笙在失去女人之后,把更大的精力都轉而投到「錢」上面來。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