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禪投降后寫了3個字,司馬昭不殺他,群臣不解,昭:倒過來讀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隨著三國故事的不斷推進,英雄一個又一個退出舞台,倒真讓人有「淘盡」的凄涼。

尤其是 蜀后主劉禪與其父劉備相比,的確算是扶不起的阿斗。可劉禪投降,為何司馬昭卻大笑免死?

其原因就在于劉禪曾寫下的三個字,大臣們不懂其中緣由,司馬昭只教倒過來讀。

中山寨

劉禪投降魏國以后,司馬昭為什麼不直接將劉禪處死?作為爭斗多年的對手,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事實上,司馬昭之所以不選擇動手,主要有以下 三方面的原因。

其一,是劉禪雖然暗弱無能,但他至少還背負著蜀后主的名頭。姜維為了蜀國,能夠一計害三賢,將自己都搭進去。

司馬昭不敢擔保,會不會有其他蜀國將領、文臣等人,如姜維一般,在劉禪死后「禍亂」蜀國。盡管動亂一定會被鎮壓,可總歸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反倒是將劉禪壓在自己手中,蜀國大臣們自然不敢有其他想法。別說他們不占道義,就是劉禪也不會答應。

這好比金國當初從靖康之變中,擄走宋徽宗與宋欽宗,目的之一,也是讓南宋方面投鼠忌器。

其二,則劉禪在魏國境內的表現,「此間樂、不思蜀」暫且不談。劉禪還將 「中山寨」這個牌子直接掛在住處之中。

原本還稍微有些猶豫的司馬昭,看到這個門牌,瞬間對劉禪失去了所有興趣。

魏國大臣自然不解,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就能改變劉禪的一生?答案就像司馬昭的提示一樣,倒過來讀就能明白: 寨山中(在山中)

劉禪希望給司馬昭傳遞一個信息,他的的確確不再思念蜀國,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隱居」山中,不問世事。

看穿了劉禪的心思,司馬昭自然對劉禪,再沒有任何殺意。何況活著的劉禪,遠比死了的劉禪更有用,司馬又何必自找麻煩。

其三,看到中山寨這三個字的第一時間,相信不少人都會感到十分熟悉,原因就在于 「中山」兩個字上面。

劉備作為中山靖王之后,是真是假,人們無法分辨。可他為何要自稱中山靖王之后,原因就在于中山靖王是個地道的 實際享樂主義者

劉禪在自己門前掛上中山寨的牌匾,另一方面也是表示,自己會成為中山靖王那樣的人,不會再動刀兵。如此胸無大志、只求自保的劉禪,實在讓司馬昭提不起半分興趣。

可能有人會想,倘若這是劉禪的緩兵之計怎麼辦?就像越王勾踐臥薪嘗膽,最終三千越甲可吞吳。

關鍵是劉禪有這個心思也沒這份能力,即便有這份能力,實際社會背景和社會現實也不允許他這麼做。

當劉禪被軟禁在魏國境內的時候,蜀國軍民早已被全部鎮壓。哪怕放任劉禪回去,也會一直處于監管之中。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知道卻沒有解決辦法,這才是劉禪最頭疼的地方。與其繼續毫無意義地堅持,不如盡早認清現實,老老實實做個中山靖王。

蜀國的失敗

時至今日,不少人依舊將蜀國的失敗,歸結在劉禪頭上。當 鄧艾率領數千魏軍越過陰平小道,兵臨成都城門前的時候,劉禪竟然沒有選擇抵抗。

支持蜀國的人,始終不愿意接受這件事情,倘若劉禪能夠再堅持一下?倘若他能等到姜維回援成都,結局是否就會不一樣?姜維集整個蜀國之力與魏國一戰,勝負又猶未可知?

人們總是過于理想化的思考某個問題,卻忽略了最基本的現實。即便劉禪未曾出城請降,蜀國也不會是魏國的對手。

軍事謀略在實際戰爭中,的確十分重要。只是差距到了一定地步,謀略能夠起到的作用,也必將大打折扣。

裴松之就曾經在《三國志注》中提到:僅從魏國和蜀國兩國的地盤、人口、軍事實力對比來看,已經達到了9:1的程度。

如此巨大的差距下,哪怕諸葛亮重生,蜀國也很難和魏國正面抗衡。劉禪投降,是他個人的選擇,卻也是他不得已而為之的選擇。

后人常以 「扶不起的阿斗」評價劉禪,可緣由并不是他沒能守住父親劉備留下的產業,僅僅只是他和劉備相比,的確表現得十分一般。

劉備從織鞋販履之徒成為一方霸主,劉禪又從霸主繼承人「樂不思蜀」,這才令人深感遺憾。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