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民國轶事
後宮秘史
歷史名人
民間故事匯
历代皇帝
野史分享
三國風雲
趣闻历史
史料记载
古墓文物
全部
    
盛宣懷之子盛恩頤,貪女色迷豪賭敗光億萬家產,晚年餓死家門口
2023/08/03

1928年8月29日,《申報》刊登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引起了社會輿論熱議。

此文章名為《女子承繼遺產問題》,報道了盛宣懷兒女因為遺產分配問題對峙公堂的事件。

此報道主要以盛宣懷的七女兒盛愛頤為主要視角,詳細敘述其他兄弟分配遺產不遵守現行法律、只分配家里男子的事跡。盛愛頤打出男女平等的旗號,正式起訴盛恩頤等人,要求公平分配父親的遺產。

文章還引述相關男女權利的事件,對女子是否有權繼承遺產進行討論,盛氏一族的遺產案也成為了世人討論的焦點。

由于時下男子繼承家業已經成為公認的事情,盛愛頤提出的要求對于許多人來說都很新鮮。一個女人竟然想要繼承遺產!

傳統派抨擊盛愛頤的不守規矩,革新派抨擊盛氏一族不守法、不遵法。

盛公館里面,一個男人拿著報紙冷笑一聲,他懶散地躺在床上,身邊還有幾個漂亮丫鬟伺候著。

「什麼平權,說得好聽,就是想要錢。」

他漫不經心地說道,緊接著又抽了一口大煙,似乎這件事和他毫無關系,這個男人正是事件的主人公之一——「盛四公子」盛恩頤。

圖|盛恩頤

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是有的人出生在羅馬。

盛恩頤就是這樣的好運之人,父親盛宣懷,既是官、也是商,在清末也是攪動風云的人物。

早年的盛恩頤,屢次考取功名都失敗,最后只能托關系到李鴻章手下干事。

如此敗絮其中的一個富二代,卻被李鴻章推舉為津浦鐵路局局長的要職。

那時李鴻章春風得意,盛宣懷作為手下紅人,積攢了大量的人脈,官場上的人對他都要禮讓三分。

在李鴻章想要開拓船運生意后,盛宣懷提議要官督商辦輪船公司。一開始這個建議并沒有被采納,在船運公司接連收益不佳后,李鴻章想起來盛宣懷,放手一搏,決定用盛宣懷的辦法,并委任他來經營。

這一搏,就搏出了大名堂,盛宣懷將船運生意做大做強,甚至碾壓當時的外資公司,順勢掌握了鐵路、銀行等實業。

在李鴻章的支持下,盛宣懷發揮自己的經商才能,創下了億萬家產,成為當時的首富。

圖|盛宣懷

事業順風順水,但是盛宣懷的家庭卻遭到了很大的挫折。

他連生三個兒子,卻都早早就夭折了。

盛宣懷娶了好幾房妻妾,可是兒女運就是很差,家族一開始人丁凋零。

直到1892年,三夫人莊畹玉生了一個兒子,此子在家里排行第四,但是卻是盛宣懷第一個成功長大的兒子。漸漸地,后續生下來的孩子都平安長大。

而在兒子出生的時候,盛宣懷正好被招進宮中,慈禧聽聞,親自賜名「恩頤」。這個兒子就是盛恩頤,盛宣懷還因此給他題字「澤承」,表示對皇家的感恩。

那時候經商做官的人都有些迷信,盛宣懷也不例外,他覺得這個四兒子就是家里的福星,因此對四子尤其偏愛。

盛宣懷的偏愛不僅是心理上的,更體現在行動上。

他大力培養盛恩頤,儼然就是把他當成了盛家的繼承人。不僅重金聘請家庭教師,還費盡心思鋪平盛恩頤的道路。

就連宋氏三姐妹的母親倪桂珍,都只是盛恩頤眾多家庭教師的一個,可見盛恩頤所享受的教育有多麼地豪華。

這種偏愛被眾人所知,再加上盛恩頤還是慈禧親自賜名的,盛四公子在全國都風頭無兩。

可是,盛恩頤根本就不是執掌家業的那塊料,他對學習、事業都沒有什麼興趣,只是一門心思享樂。

盛宣懷寵溺無度,見兒子如此,他也仍然想要讓盛恩頤成為繼承人。

思來想去,只覺得可能是盛恩頤年紀太小了,若是成家了,說不定就有心思立業。

于是,盛宣懷便開始打算給兒子找一個好媳婦。

挑了半天,民國總理孫寶琦的大女兒孫用惠進入了他的法眼。 孫寶琦才干過人,他的女兒更是秀外慧中。

孫用惠家世顯赫、身家清白、才貌雙全,雖說年紀比盛恩頤要大上一些,但是盛宣懷卻再滿意不過了。他動用各種人脈關系,奉上豐厚的聘禮,甚至直言會為孫寶琦代出嫁妝,才換得這位「最佳兒媳」嫁入家中。

圖|盛恩頤和妻子孫用惠

成家后的盛恩頤卻不見半點改變,他從小到大順風順水,父親給他的生活安排得面面俱到,他根本不知道失敗是什麼滋味。

娶妻生子都改變不了他的本性,被安排留學后,盛恩頤沒日沒夜花天酒地,在國外根本不在乎學習,只顧著享受。

1916年,盛宣懷因病去世,盛家徹底易主。直到死,盛宣懷都未曾變更過心意,仍然選擇盛恩頤作為繼承人。

盛宣懷的葬禮奢華盛大,耗資巨大,光是送葬的隊伍都要從吳江路排到外灘,甚至動用了軍隊管制交通。

而他的千萬家產順理成章地由子女繼承,主要事業由盛恩頤接手。

盛宣懷的遺產分配采取了國外主流的分配方式,其中四成直接平均分給子女,用于盛氏家族發展,另四成設立了「愚齋義莊」

,支持慈善事業,剩余兩成則是家族公用財富。

這種遺囑的分配方式既能夠保證家產不被迅速揮霍一空,還能維護家族的后續發展,也為盛宣懷謀得樂善好施的身后名。

此時的遺產分配,有資格繼承家產的只有男子,因此盛恩頤和自己的兩個弟弟、兩個侄子平分那一半遺產,他得到了116萬兩白銀。

當時,一百元足以支持北京一個普通五口之家一年溫飽。即便是胡適,在北大一個月收入也不超過三百元。足以見得盛恩頤此時是多麼的豪富。

更別提盛恩頤還得到了許多不動產,他還成為了漢冶萍公司的總經理,薪資還有每年的公司分紅十分可觀。

圖|盛恩頤的豪車

父親去世后,沒人管的盛恩頤變本加厲,花錢如流水,

他娶了十一房姨太太,給每一個人都買了洋房汽車,還配備了大量傭人司機。甚至愿意支付這些姨太太留學費用,大筆大筆地往女人身上砸錢。

不僅如此,為了彰顯自己的身份,盛恩頤巨資買下中國第一輛奔馳車,用銀子改造這台車,并打造了「4444」的車牌,以示自己盛四公子的身份。

當時上海灘的人看見這輛車,大家都知道,盛四公子出來了。

至于工作方面,他也毫不在意。

盛恩頤聘請了宋子文當自己的秘書,他把工作全部推給宋子文去辦,自己則當起了甩手掌柜,宋子文每天只需要向他匯報工作,讓他簽字就行。

宋子文知道這只是走形式,因為這位公子哥基本什麼都不管。

但是為了這個形式,宋子文也吃了不少苦。

盛恩頤從來都不去公司,因此匯報工作只能跑到家里去找他。宋子文每天都要等到下午四五點鐘,盛恩頤才會起床,磨蹭好一會兒,盛恩頤才被人伺候著抽煙,漫不經心地聽宋子文匯報。

好幾次,宋子文匯報完了,盛恩頤甚至又睡著了。

圖|盛恩頤的秘書宋子文

晚上的時候,盛恩頤就會跑去賭博。因為賭博只收現金,盛恩頤還需要去銀行換。

但是這個時候一般銀行都已經下班了,盛恩頤就自創了一個法子,倒古董換現金。沒有現金了,他就會叫下人把家里的古董賣給當鋪,換現金出來,第二日再派人去把古董贖回來。

這樣倒手,要損失掉許多費用,但是盛恩頤卻毫不在意。

「這點兒小錢又算什麼?」他常常說道,因此也從來不改這個壞習慣。

盛恩頤是一個瘋狂的賭徒,他特別喜歡豪賭,一夜輸掉好幾萬都是家常便飯。

有一次,他和浙江總督盧永祥的兒子盧小嘉對峙起來,兩個人直接開了一盤前所未有的賭局。盧小嘉把家里價值千萬的田地擺上賭桌,盛恩頤更是拿出來了北京路黃河路一帶、有一百多幢房子的弄堂。

這場賭局盛恩頤輸了,一夜輸掉千萬家產后,在「賭」這件事上他才收斂了一些。

因為時常去盛家匯報工作,宋子文和盛家七小姐談起了戀愛,但是盛家瞧不上宋子文的身份,斷絕了他們的往來,公司更是直接把宋子文調到漢陽。

宋子文一氣之下辭職走人,沒有了這個大幫手,盛恩頤一個人根本應付不來公司,公司生意每況愈下,盛恩頤能夠拿到的錢也愈發地少。

圖|宋子文和盛家七小姐

不到十年的時間,盛恩頤就從豪門遺產繼承人變成了「民國第一敗家子」,口袋近乎空空。為了維持自己的奢靡生活,他便打起了盛宣懷另一半遺產的主意,和另外兩個弟弟申請要把屬于愚齋義莊的那一部分遺產重新分配。

當時掌管愚齋義莊事項的正是盛恩頤的母親莊夫人,他本以為能夠獲得母親的支持,沒成想卻被嚴詞拒絕了。

莊夫人比盛宣懷更清楚自己兒子的本質,這幾年來盛恩頤有多敗家,她都看在眼里,哪里還敢把遺產拿出來。

盛恩頤咬緊牙關過了一段日子,直到1927年,莊夫人病逝后,屬于她的那份遺產才被分配給盛恩頤和愚齋義莊。

愚齋義莊拿走一半錢財,而盛恩頤則拿到了70多萬兩的銀子。

70多萬兩有哪里夠他用的呢,盛恩頤聯合自己的兄弟和侄子,以愚齋義莊經營不利為由,再次提出重新分配遺產。

這一次沒有莊夫人頂住壓力,愚齋義莊只能答應了盛恩頤的要求。

愚齋義莊向政府備案,這份遺產將被再次平分成五份,由盛恩頤等人獲得。

但是盛家七小姐盛愛頤卻在此時提出了質疑,她認為若是這份遺產要重新劃分,那麼盛家的幾個女兒也有權利繼承遺產。

因為盛宣懷死的時候,并沒有律法支持女子繼承遺產的資格,當時的遺產分配只能由家里的男人獲得。

而1926年,南京國民政府頒布了新法律,公開表示女子與男子有同等襲產之權利。基于這份法律,愚齋義莊的遺產若是只劃分給家里的男人,就十分不妥。

不過,盛愛頤也退讓了一步,她并沒有要求和其他兄弟平分,只要求拿30萬大洋就可以了。

盛愛頤此舉實際上也是迫于無奈。一開始愚齋義莊的設立就有一部分遺產是用于支撐盛家人的生活,若是那一部分遺產分配出去了,她日后的生活就再也沒有資金保障了。

這次要參與遺產分配,盛愛頤也是為了今后的生活著想。

圖|盛公館

沒想到盛恩頤雖然對自己很大方,但是對家里人卻十分小氣。他一口拒絕了盛愛頤的要求,別說30萬,即便是盛愛頤最后退讓到十萬元,盛恩頤都一點兒不給。

盛恩頤的絕情舉動,不亞于把盛愛頤掃地出門。

盛愛頤怒火中燒,她連同家里的其他姐妹,決定控告盛恩頤,要求遺產公平分配。

1928年6月,上海地方法院受理了這個案子。《申報》的報道也將此事推到輿論高峰,盛愛頤打出的男女平權口號受到了社會各界人士的支持,就連宋氏姐妹都公然站在盛愛頤這一方。

輿論將此案評為「第一件女權官司」。

1928年9月5日,此案開庭。雙方各執一詞,盛愛頤一方堅持要根據現在的律法分配遺產,盛恩頤一方則堅持要根據盛宣懷死時的規定來分配。

盛愛頤以盛宣懷死時要求的是遺產劃歸愚齋義莊,但是如今盛恩頤已經要求遺產再次分配,和盛宣懷遺囑不符,不能夠按照那時候的規定進行,推翻了盛恩頤的主張。

最終,盛愛頤獲勝,遺產一共分成了7分,她繼承了其中的60萬。

這筆遺產最后還經過了南京國民政府的剝削,盛氏后人能夠獲得的遠遠少于60萬這個數值。盛恩頤手上分得的錢財少之又少,難以應付他本來的大手筆生活。

圖|法庭受理盛氏遺產案件

1942年,生活陷入窘迫的盛恩頤突然得到了一個好消息,他找到了一個能夠大筆來錢的方法,那就是食鹽買賣。

盛恩頤有一個堂哥名為盛文頤,與汪偽政府來往密切。當時汪偽政府財政被鹽務問題所困擾,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政府聘請盛文頤作為總經理,成立裕華鹽業公司,以增加國庫收入。

汪偽政府設置了五個分公司,裕華鹽業公司在操控著五個省份的食鹽買賣,每一個分公司主要管理所在的省份。

誰若是能夠掌管分公司,那便是能夠操控一個省份的食鹽買賣。無論是權勢地位、還是利潤收入都十分可觀。

盛文頤上任后,將安徽省的分公司攥在手里,迅速聯系表弟盛恩頤,他所想要的可不是增加什麼國庫收入,而是要以權謀私。因此,起碼要任命一個親信掌管一個省。

收到盛文頤的求助后,盛恩頤見其中有利可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下來。

這一次,盛恩頤一改之前的行為,他親自負責公司事務。同時雇傭了一個秘書和兩個賬房先生,并把姐夫宗賓萬任命為營業部主任。

這樣一幫人集結起來,牢牢把控住了一個公司的業務,將一省的食鹽買賣都劃歸到自己手心里。

為了獲取更多的利益,盛恩頤不僅在食鹽的運輸買賣上重利盤剝,還謊報損耗、私自將一部分食鹽放到黑市中去賣。

甚至還要摻雜泥沙等雜質在食鹽之中,以便增加食鹽的重量。

短短一年,盛恩頤就填補了之前的所有虧空,還在安徽省內找了好幾房情人。

除了操控食鹽買賣外,盛恩頤還聯合盛文頤開發了新的「業務」。

他們利用食鹽買賣的運輸渠道,用盤剝來的鹽利巨款收購煙土,也就是大煙的原料,然后裝箱運往上海。由盛文頤組織高價賣出,獲取高額的利潤。

圖|盛公館內部

但是他們的這一行為也引來了麻煩。

當時安徽的[毒·品]生意全都掌控在倪道烺一個人手里,這個生意原本是壟斷的。盛恩頤搞這個「業務」,在倪道烺看來,和從自己手里搶錢沒有什麼兩樣。

為此,倪道烺親自前往上海,找到盛文頤交涉這件事情,但是盛恩頤兄弟二人賺錢飛快,哪里舍得放下這塊大蛋糕。

倪道烺鎩羽而歸。

回來后,越想越不對勁,他便與自己聘請來的日本顧問商量,決定要抵制盛恩頤。

這一系列活動最終被政府叫停,汪偽政府還靠著食鹽買賣賺錢呢,即便知道盛恩頤等人私自攬利,但是在利益的收買下,兄弟二人還是被政府保了下來。

倪道烺則遭到政府的斥責,不得不放手,和盛恩頤平分大煙市場。

在當時那個戰火紛飛窮困潦倒的民國,有的人毀家紓難匹夫有責,有的人卻肆意揮霍不知廉恥的還要賺這種錢。

1943年,政府突然叫停公司,將裕華鹽業公司的產權移交。盛恩頤等人也失去了這個賺錢的肥差事,他再次回到無所事事的狀況,繼續揮霍自己擁有的一切。

解放后,盛恩頤身上的現金已經所剩無幾了。但是他手上還有許多不動產,他打起了賣地的想法。

結果此時土地國有政策施行,盛恩頤私人土地必須繳納高額的稅費。他根本拿不出來這筆錢,手中的房子也賣不出去了。只能將這些土地都折算成地價劃歸國有。

好在國家考慮到家族傳承、祖宗禮法等原因,留下了盛氏祠堂,給盛恩頤留下了一個容身之所。

盛恩頤帶著一家八口人擠在小小的禮堂生活,無奈之下,兩個兒子只能帶著妻兒外出謀生。

那時候,盛恩頤走到公園門口,即便想要進去逛逛,都拿不出來門票錢。

1958年,盛恩頤甚至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他被迫上街乞討,可盛恩頤的氣度卻又一點兒都不像個乞丐,因此也討不到什麼東西。

盛恩頤活了66年,前半生哪里會想到,如今就連吃一粒米,他都要低聲下氣懇求別人。

許久沒有進食了,盛恩頤躺在祠堂里,不知道是不是幻覺,他竟然聞到了飯香味。那味道感覺就是再簡單不過的燉肉,卻仿佛天上才有的美味。

好想吃肉啊,他這樣想著,漸漸沉睡了過去。這一睡,就再也沒有醒來過。

盛恩頤的生命終止在他的第六十六年。

他既是富二代,也是窮苦人,龐大的財富全是自己活活揮霍沒的。盛恩頤徹底成為了敗家子的典范,永遠釘在了歷史之中。

但是盛恩頤的兩個兒子卻一點兒也不像他們的父親,反而更有祖父的光彩。

大兒子盛毓郵在家族落魄后,白手起家,自己創業。他和妻子跑到日本開餐館,一開始只是一家小小的早餐鋪,富家公子每日輾轉在油條豆漿之間,一身油膩,累得滿頭大汗。最終開創了自己的餐飲事業,在東京塔附近開了一個豪華的中式料理店,并迅速擴張分店,如今身家億萬。

圖|盛毓郵結婚照

上世紀九十年代,甚至將飯店開回到上海,重現昔日盛家榮光。

二兒子盛毓度在小的時候被父親過繼給了其他房,雖然得到了一些遺產,但是全都被盛恩頤以各種借口「借」了去,導致最后也一無所有。

後來,盛恩頤有一個私生女,奔赴中國尋找父親,卻只得到了盛恩頤去世的消息。于是她便將自己的一部分錢財贈送給盛毓度。

盛毓度意外收到饋贈,用這筆錢作為啟動資金,在東京創辦了留園株式會社,不斷做大做強,也成為了億萬富翁。

後來還在上海交通大學設立獎學金,以扶掖后進,他熱愛祖國,始終保留中國國籍,集企業家、學者風范于一身,頗有祖父遺風。

或許是見識過盛恩頤的狼狽姿態,兩個兒子都以簡樸著名。

德不配位,必有余殃。

倘若沒有相匹配的能力,就算是坐擁金山也守不住。

盛宣懷英明一世,卻也擋不住老來得子的喜愛寵溺,明明是首富之子,最后卻落得個窮困而死的凄涼晚景。

而盛恩頤的兩個兒子卻能夠吸取父親教訓,白手起家、創造屬于自己的財富。

若是盛宣懷得見,或許也要反思一番自己的教育方式吧。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