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歲李淵醉酒,醒后身邊躺了倆美女,怒罵李世民:這是楊廣的女人

hhh 2023/01/28 檢舉 我要評論

公元617年,51歲的李淵還不是皇帝。

一天深夜,他和裴寂深夜把酒言歡,喝到不省人事。

次日清晨,他迷迷糊糊醒來,隱約感覺床側有人,伸手一摸,居然摸到了女人光滑的皮膚。

就這一下,他嚇出了一身冷汗。

猛地睜眼一看,李淵頓時冷汗都冒出來了。

他的身旁躺了2個白花花的女人,再定睛一看,她們居然是昨天喝酒時,給自己倒酒的2名宮女。

——

李淵嚇壞了。

在隋朝的后宮之中,哪怕是宮女,也是皇帝的女人!

李淵哆嗦著穿上衣服,就要往外跑。

但他沒想到,床上躺著的2個白花花的美女,居然一把拽住了他,嬌羞又嫵媚地開口:「皇帝德行有虧,如今各處離亂,望您能夠收留我們。」

這話一出,李淵臉色煞白。

他可沒有謀反的心思!

他壓低了聲音威脅道:「荒唐!你們是皇帝的女人,他若知曉,我們都得死!」

「死」字,李淵咬得格外的重。

生死關頭,他沒有憐花惜玉的心思,直接掙脫衣袖,跑出了房門。

但沒想到,剛出門口,李淵就撞上了迎面而來的裴寂。

——

李淵面色尷尬,有些心虛地打了招呼,然后就想要告辭離開。

豈料,裴寂卻淡定地叫住了他,問了一句讓李淵如五雷轟頂的話。

「昨晚的滋味如何?」

李淵不傻,反應過來之后,他瞬間明白了,這一切都是裴寂的計策。

這一年,李淵是晉陽行宮的宮監,裴寂是副宮監。

兩人平時關系不錯。

昨晚,裴寂以敘舊為由請他喝酒,早上醒來,他就和2個宮女睡在了一起。

這是,如果沒有貓膩,打死裴寂,李淵都不信。

——

裴寂笑瞇瞇的,什麼話都沒說。

但李淵卻氣不打一處來:「她們都是楊廣的女人,你為什麼要害我!」

欣賞了一會李淵氣急敗壞的神態,裴寂才緩緩開口解釋:「楊廣暴虐無道,如今各地都在起義,我們不如和晉陽縣令劉文靜聯手,直接反隋!」

此時,李淵才明白,這人是要逼迫自己謀反。

他惡狠狠地瞪了裴寂一眼,沒有接話,直接回了自己家中。

作為晉陽宮監,李淵沒什麼實權。

但除了這個身份外,他還是山西河東慰撫大使、太原留守,是太原及周圍一片的最高軍政長官,手上握著正規兵馬。

如果他想起兵,在這亂世之中,肯定能分一杯羹。

——

但李淵暫時還不想起兵。

并不是他沒有反隋的心思,只是,他為人謹慎,做事小心翼翼,總覺得時機未到,不敢把自己推入險境。

裴寂這麼一鬧,等于是再次把李淵架在了火上烤。

就在李淵思索對策時,他的兒子李世民突然走了進來,直接匯報和劉文靜的起兵計劃。

匯報完畢后,李世民還來了一句: 「我們已經計劃好了,萬無一失。」

「孽子!昨晚竟是你的謀劃!」李淵勃然大怒。

他是何等聰明的人物。

若無兒子從中暗示,裴寂怎麼敢算計到自己頭上?

怒火中燒的李淵,作勢就要把李世民送官。

李世民則直接跪了下來,道:「父親,大隋滅亡指日可待,我們不能捏著軍隊等死啊!不如取而代之!」

——

幾天后,李淵同意了起兵,但因為這件事,也自此忌憚起了兒子李世民。

曾經,李世民在他心中,仁義道德、孝心滿滿。

可在太原起兵這件事情上,他居然設計讓自己的親生父親睡皇帝的女人,把父親至于進退兩難的險境。

明面上,這好像是在逼著李淵走上一條康莊大道,但實際上,這不過是李世民在為自己做鋪墊。

所以,在後來征戰的過程中,李淵一邊冊立李建成為世子、太子,一面又許諾李世民考慮給他太子之位,為的就是讓李世民不反過來算計自己。

可是,李淵萬萬沒想到,他的做法助長了李世民的勢力,也間接造就了「玄武門之變」。

——

從影視小說和史書的直接記載來看,玄武門之變似乎只是李世民鋌而走險的「自保」,是他處于弱勢狀態下的一場「奪嫡」。

當時,房玄齡、長孫無忌等人都認為,太子李建成、齊王李元吉對李世民虎視眈眈,如果李世民不反抗,就是死路一條。

「今嫌隙已成,一旦禍機竊發,豈惟府朝涂地,乃實社稷之憂;莫若勸王行周公之事以安家國。存亡之機,間不容發,正在今日!」(取自《資治通鑒》)

但是,如果我們仔細去看玄武門事件前,李世民的權勢,就能夠清晰地發現。李世民早早地就開始囤「權勢」了。比起李建成,他一點不差。

一方面,李世民軍功赫赫、軍事威望遠超李建成、李元吉。

公元617年,李淵起兵反隋時,大兒子李建成28歲,二兒子李世民18歲,三兒子李玄霸已經去世,四兒子李元吉14歲。

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幫著李淵一起打天下的,基本上只有李建成和李世民。而李建成,是李淵冊封的世子、太子,基本上都跟在李淵身邊處理政事,四處征戰的就只剩李世民。

自然,征戰算是個「苦力活」。

但李世民也不傻,在征戰過程中,他不僅軍功赫赫,軍中威信遠超李建成、之逼李淵,還收獲了許多良將。

這些良將,與其說是忠于李唐,倒不如說是忠于李世民。

比如早期的劉文靜、劉弘基,後來的尉遲敬德、秦叔寶、程知節、宇文士及等。

後來,他們組成了李世民重要的軍政集團,也成為了玄武門之變上的主力軍。

而李建成呢,因為世子、太子之名,他手下雖然也有人有軍隊,但這些人忠于的是李唐的太子,并不是李建成個人。

如果有一天,李世民和李建成打起來,李世民的隊伍個個可以為他赴死,不愿倒戈,而李建成的人卻未必。

尉遲敬德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李建成曾對他威逼利誘,勸說他投靠自己,可尉遲敬德抵死不從,差點被李建成誣告處死。

而當時李世民手下的人,幾乎個個是「尉遲敬德」。這樣的忠心,是李建成做不到的。

另一方面,李世民開設了文學館,開館取士,吸納了大量士族。

除了武官,李世民在文人上也很下功夫。

他開設了文學館,借著自己四處征戰在民間留下的美聞,網羅四方志士,廣納賢才。

表面上,文學館是在李淵的首肯下,是為李唐服務的,但實際上房玄齡、杜如晦兩人掌控了文學館的核心人物和顧問班子。而他們兩人,是李世民的「死忠粉」。

這樣一來,關隴門閥也好、山東集團也罷,都主動靠近了李世民。

李淵為了表彰李世民的功勞,也不斷給他加封,太尉、陜東道大行台尚書令、天策上將……還特別允許李世民開府取士。

在當時的很多文人看來,李世民是完全有很大機會取代太子的。

文人武將、軍功勢力上,李世民都遠遠超過李建成。

要說李世民唯一不如李建成的,就是沒打點好李淵的后宮關系。

李建成買通了李淵后宮里的兩個寵妃,讓她們給李淵吹耳邊風,稱李世民有謀反之心。李淵信以為真,就準備把李世民趕到洛陽去。

結果有大臣卻表示,把李世民趕到洛陽,固然遠離了京城的紛爭,但洛陽也是個好地方,萬一他在洛陽養精蓄銳,再殺回來怎麼辦?

《資治通鑒》:「秦王若至洛陽,有土地甲兵,不可復制。不如留之長安,則一匹夫耳,取之易矣。」

李淵一想,也是這個道理。

于是,他直接改變主意,準備處置李世民。在這種情況下,李世民選擇了反抗,揭竿而起搞「玄武門之變」。

很多人認為,這一場「玄武門之變」是李建成造成的,因為他慫恿后妃吹耳邊風,李淵才會處置李世民。

可我認為,能夠起兵反隋的李淵,根本不是單純被后妃蠱惑。

他只是主動選擇了,站在李建成一邊。

第一,按照封建社會的規則,嫡長子繼承制理所應當。

李淵是王爺、是帝王,一直就把李建成當世子、太子。他繼承皇位,是李淵早就認定了的。

他幫著李建成,不僅是在維護大兒子,也是在維護自己做出的決定,更是在維護早就形成的慣例。

第二,對于李世民的城府和勢力,李淵也害怕。

因為太原起兵的事情,李淵知道,李世民根本不是個安分守己的人。

一個能夠算計親爹,把皇帝的女人送到親爹身邊,讓親爹進退兩難的人,不可能是善茬。何況,李世民的實力越來越大,還都是死忠粉,不只李建成擔心,李淵也擔心。

「功高震主」這件事情,從來不止發生在君臣身上,父子之間也是如此。

第三,李淵努力調和李建成和李世民關系的策略,宣告失敗。

李建成和李世民的相爭,由來已久。

在還需要打天下的時候,李淵誰都無法舍棄,所以他選擇的策略是:用調和的手段緩解兩人關系。

對李建成,肯定他的太子之位,給他足夠高的地位和榮譽,讓他跟在自己身邊。而對于李世民,他則派出去打仗,許以重利。

甚至還有實料記載,李淵曾許諾過李世民太子之位。只是後來塵埃落定時,李淵主動否認了這一承諾。

他以為,自己的調和一直做的很好。直到后妃開始煽風點火,稱李世民要謀反,他才意識到自己必須要做出選擇了,調和徹底宣告失敗。

所以,他準備犧牲李世民,讓他從高位上退下來,保住李建成。

可誰知道,李世民得知了父親的選擇后,會直接鋌而走險,搞了一場玄武門之變,把李建成和李元吉一家子殺的絕了后。

這是李淵怎麼也沒有想到的結局,也是李世民一生難忘的血腥場面。

此后的李淵,雖然沒有立刻退位,但他已經不敢再和李世民對著干了,帝王之位也是徒有其表。

不久,他直接退位,讓李世民當了皇帝。

誠然,後來的李世民將唐朝統治得很好,出現了貞觀之治的繁榮場面。但只要說起玄武門之變,他始終拜托不了「奪位」二字。

正如后世學者范祖禹所說:

建成雖無功,太子也;太宗雖有功,藩王也。太子,君之貳,父之統也,而殺之,是無君父也。立子以長不以功,所以重先君之世也,故周公不有天下,弟雖齊圣,不先于兄久矣。(取自《唐鑒》)

李世民的太子之位、帝王之位,本不屬于他,就算他對天下有功,也還是那個「弒兄篡位

」的秦王。

無論這個評價是否公允,但基本還是沒有脫離史料記載的真相。

你怎麼看待李世民?歡迎留言。

如果你是李淵,從父親的角度,你更愿意李建成繼位,還是李世民繼位?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