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并肩王」,這種封號到底是多大的官?真的能與皇帝比肩嗎?

漢高祖劉邦奪取天下以后,一直思考應該采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治理自己的國家。究竟是秦始皇選擇的 郡縣制還是周武王提出的 分封制?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秦朝郡縣制讓皇帝的 權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但秦朝 二世而亡的短暫時間也然劉邦擔心不已。

為此,劉邦最終選擇分封制,想著漢朝怎麼也該像周朝一樣延續個幾百年。

更重要的是,劉邦還留了一個心眼,即 「非劉姓稱王者,天下公誅之」。不過就劉氏子孫稱王來說,肯定也有遠近親疏之別,關系親一點就封為 「一字王」,關系淡一點的就封為 「二字王」。通過這樣的方式,漢朝江山也還算穩固。

可諸多文學作品之中,卻提出了 「一字并肩王」的封號,那麼這種封號究竟是多大的官?真能和皇帝比肩?

傳聞中的一字并肩王

中國歷史上的一字并肩王并沒有任何文獻資料記載,真正可以算作擁有這個稱號的人也僅僅只有太平天國時期的 楊秀清勉強達標

那麼傳聞之中唐朝年間的 薛仁貴以及宋朝年間的 趙德芳都曾被封為一字并肩,這樣的情形是否有可能出現呢?他們受到如此封號以后,又究竟有什麼樣的權力?

首先是 《薛仁貴東征》中被封為一字并肩王的薛仁貴,真實歷史上僅僅只是被封為 平陽郡公。如果按照周朝的 「公、侯、伯、子、男」這五個爵位的等級劃分來說,那也就相當于一個普普通通的公爵,并沒有太大的權利。

而他之所以能夠擁有被封為一字并肩王的可能,完全是因為他的 功績以及他 和皇帝的關系被過度 美化

「三箭定天山」、「神勇收遼東」以及「 脫帽退萬敵」等等,實際情形或許并沒有這麼精彩,但通過后世人們口口相傳以后,大家更愿意朝著更加精彩的方向去想象。

正因如此,立下如此功勞的薛仁貴自然就有了 受封的資格。可皇帝不答應怎麼辦?只需要 美化薛仁貴的形象即可,這種情況下,皇帝給出了封賞正好體現出 君臣一心。

其次則是被封為一字并肩王的趙德芳,關于此人的記載更少。可后人卻假借皇上之口,給予趙德芳無上的權利。

這讓他能夠 「上打昏君,下打佞臣」,只是真實歷史中,皇帝真的能夠讓一個大臣如此 亂來?皇權集中的年代,大臣如果能 刑加于帝王,那不是完全亂了套了?所以這大概也只是一個美好的幻象。

事實上,我們在想象一字并肩王究竟是多大的官員之前,更應該思考的是他們 有沒有可能擁有這麼大的權力。

薛仁貴的一字并肩王可以 擅自調兵,不用顧及皇帝。真要是這樣的話, 高宗李治估計做夢都能把自己嚇醒。而趙德芳拿著皇帝賜予的物件就有了打皇帝的權力,這在 邏輯上面也說不過去。

歷史上真正的一字并肩王

因此,像這種想象出來的一字并肩王,基本上都沒什麼可信度。而中國歷史上真正可以被稱為「一字并肩王」的人,其實也僅僅只有 太平天國中的 東王楊秀清。

只是他的稱號可不是天王洪秀全賦予的,而是通過 個人的聲望以及實際 權力爭奪來的。與其說彼時的他是一字并肩王,不如說洪秀全和楊秀清這兩個 起義合作伙伴,終于平起平坐。

借助拜上帝教的創建,洪秀全領導楊秀清、石達開、蕭朝貴等人開啟了轟轟烈烈的 農民起義運動

起義前期,他個人的聲望更是無人能及。可等到攻占南京城以后,洪秀全便開始 貪圖享受,逐漸減輕了對太平軍的掌控,這讓東王楊秀清的勢力一步一步壯大,并且個人威望也逐漸和洪秀全持平。

然而 臥榻之側,豈容它人酣睡。楊秀清的崛起,自然會讓老大洪秀全十分不滿。盡管自己貪圖享受,但身為臣子的楊秀清,怎麼能趁機 發難呢?

于是 「天京事變」爆發,太平天國也從此 一蹶不振。由此可見,真當上了一字并肩王,還真不是什麼好事。 功高蓋主這四個字,無論放在哪一個年代都不會過時。

古代文學作品的想象,都會帶有 強烈的個人情感在里面。面對這種 一廂情愿的情感時,我們就應該結合歷史事實來進行分析。

一字王可以給,畢竟這還在自己的 掌控之中。可一字并肩王給出去,那就是主動將一個國家分裂成兩個部分。無論皇帝對大臣信任到什麼程度,一定都不會做出這樣的 傻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