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演義:深挖一下原德云社大師兄閆云達為何突然退出

閆云達簡介

閆云達原名閆宗海,小名亮亮,少時跟著劇團學藝,一個頭磕在地上拜師郭德綱,成年后只身來到北京德云社尋找郭德綱。回憶往往郭德綱不禁潸然淚下,賜名閆云達,寓意云字科你最大又名(云大)。

德云社有條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師父帶誰演《扒馬褂》,那就說明師父要力捧哪位弟子了。閆云達有幸也跟著師父謙大爺說過這段《扒馬褂》。

本來正是一展身手的時候,可是閆云達卻突然微博宣布退出德云社,要知道早場閆云達剛演出結束,還在台上跟粉絲說今晚八點晚場再見,結果還沒等到晚上開場,突然官宣退出,這是不是有點太迅速了!

退出德云社以后,閆云達消失了近十年時間,他微博里以前關于德云社的動態全部被他刪除,而近期發的微博都是一些提籠逗鳥玩蛐蛐的動態。

就在大家都快要淡忘了這位原來德云社大師兄閆云達的時候,這個人突然又出現,而且在北京開設了自己的劇場《聽海閣》。

只是最后消息就是因為疫情原因,剛開業沒幾天的劇場面臨關門歇業狀態,即使后來可以開門的時候,又出現了台上十一個藝人演出,台下八個觀眾的這種尷尬境地。

少年拜師

那時候郭德綱還是一個趕場子唱戲的一個月賺幾百塊的半大小子,連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這個連師承關系都沒有的人,居然會收徒弟。

那天演出結束,眾人在一起吃飯,此時有人提議讓郭德綱收下當時不到十五歲的亮亮,也就是后來的閆云達。

飯局上的一句話,其實也沒有那麼認真,但是對于十幾歲的剛輟學的亮亮來說就當真了,然后就看到他撲通一聲跪在郭德綱面前。

就這樣,郭德綱收徒弟了,本身郭德綱自己也就是個半大小子,現在居然有徒弟了。

那段時間郭德綱很快樂,每天忙忙碌碌是很累,可是每天屁股后都跟著一個小徒弟,師父師父的叫著,也很享受啊!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跑場子唱戲中就不也是郭德綱的目標,于是他決定去北京闖蕩,這時候郭德綱就跟徒弟亮亮說,我要去北京闖蕩了,我不能帶著你,因為我自己對以后的路都沒有方向,你就先留在劇團里。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郭德綱三進北京城,吃苦受累,被房東堵在門口大罵,每天吃著掛面大蔥糊糊,等等等等!

終于,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

郭德綱憑著一己之力,在無數的質疑,困難,打擊之下,硬生生讓相聲從新發熱,自己的劇場德云社崛起了。

后台相認,以是匆匆數年

「我找郭德綱老師,麻煩你告訴他,我叫亮亮

。」這是閆云達找到德云社以后 ,在劇場里跟孔云龍說的話。

一別數十年,閆云達也二十好幾了,得知自己當年的師父郭德綱現如今在北京開設一間相聲劇場,閆云達決定去北京找師父。

此時的德云社早已聲名鵲起,云字科何云偉是大師兄,德云社四大台柱子曹云金劉云天,何云偉李菁都已經能扛起一片天了。

「師父,外面有個男的,他說他叫亮亮,來找您」,孔云龍說完這句話,郭德綱突然一愣,亮亮,這是我十幾年前在天津收的那個小徒弟嗎?

說話間,郭德綱趕緊跑到劇場,看到了那個長大了的亮亮,兩人分別數十年,再次見面,不免都有些激動。

郭德綱很念舊情的,所以在他成名之后,當年幫過他的人,他都有回去探望過,能幫就盡量幫助過。

徒弟找上門來了,肯定是要跟隨自己的,把他放在云字科最后一位,可是他拜師最早,把他放在大師兄的位置上,那麼那些陪著自己一步步熬出頭的弟子們可能會心有不甘!

于是郭德綱另劈新天地,讓亮亮和何云偉同時做大師兄,以后德云社里就有兩個大師兄,這樣一來,也不虧亮亮,至于其他弟子,你們該是二師兄的還是二師兄,位置不變,兩全其美吧!

然后郭德綱賜名閆云達,寓意云字科你最大,云達又叫云大。

不是說做了郭德綱的徒弟,你就火了!

德云社弟子眾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勢,況且當時德云社以德云四少為首,要想著在一幫師兄弟中成為佼佼者,要想讓觀眾都為了自己來買票進劇場,要想擁有一大批忠實粉絲,真的很難。

雖然這段時間郭德綱也是一直在硬捧閆云達,但是閆云達在德云社里,還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

但是有件事對別人來說或許不好,但是對閆云達來說,倒是件好事,那就是德云社遭遇了黑色八月風波,德云四少幾個月時間里全部退出德云社。

閆云達這個并列大師兄稱號,終于可以毫無保留獨享了,曹云金何云偉等人退出,德云社辛苦培養出來的台柱子沒了,要想著繼續經營劇場,那麼郭德綱面臨的第一大事就是趕緊培養下一批台柱子。

此時的德云社看似弟子眾多,但是真的到了關鍵時刻,還真的不知道誰更適合,誰更有能力保準能一捧就火。

此時的郭德綱理智戰勝了偏愛,他看得出來岳云鵬的潛質,所以選擇力捧岳云鵬,而不是去捧閆云達。

很顯然郭德綱做的對,岳云鵬憑著自己的優勢,很快就成了相聲界的新星,成了德云社的台柱子。

而此時的閆云達也是為了火選擇以葷段子為主的臟口。

不得不說葷段子到什麼時候都會有特定的一批觀眾會喜歡。

很快,閆云達就有了自己的觀眾群,而閆云達此時也有了自己的綽號「淫達子」。

面對閆云達這種做法,很多同行指責郭德綱,你怎麼可以把侯寶林大師摒棄了的那些臟口,有教給了自己徒弟。

對此郭德綱無奈的說到,總要先火起來吧,等他火了,紅了,有自己的粉絲數量了,他可以慢慢改過來。

毫無征兆的微博官宣退出,是早有預謀,還是情非得已?

這天閆云達在小劇場里演出結束后,還在台上跟粉絲喊話,晚上還有我的場,你們都要來啊!

可是還沒有到晚場開始演出,閆云達就微博宣布退出德云社,并且說到,還是自己的名字寫著順手,閆宗海。

就這樣閆云達退出了,毫無征兆可以說,大家都知道在此之前退出的曹云金何云偉等人,他們都有自己的想法打算,他們是基于什麼原因退出的,大家還多少知道點原因,可是閆云達為什麼要退出呢?為了什麼?

德云社雖然遭遇了黑色八月風波,但是緩過來的德云社早就涅槃重生了,而且名聲比以前還要響亮。

閆云達現在可以說是德云社一大幫弟子中的大師兄,地位也不低了吧!

能夠在德云社里做大師兄,能有自己的一大批粉絲觀眾群,能夠每天都有演出,那說明閆云達賺的還不少呢吧!

而此時的閆云達在外面也沒有什麼更好的出路,而在德云社他的位置可是多少人眼紅的,試問現在,多少人想做郭德綱的大弟子啊!

這麼好的待遇,干嘛好端端的要退出呢?

身為大師兄,還不如岳云鵬的小徒弟尚筱菊。

有人說閆云達退出的愿意是自己這個大師兄混的還不如岳云鵬的小徒弟尚筱菊,這個大師兄的面子往哪擱啊!所以閆云達退出了。

是這個原因嗎?我們來分析一下,尚筱菊看到閆云達,那必須畢恭畢敬的叫一聲師伯啊!

要說混的沒有尚筱菊火,那就退出。這個在德云社不如尚筱菊的多了去了,這要是都退出,那德云社穩坐熱搜第一了吧!

這個問題絕對不是閆云達退出的原因,沒有人就為了這麼小的一點事,放棄德云社大師兄這把交椅的。

真的跟孟鶴堂有關嗎?

網上說孟鶴堂第一人妻子和閆云達好上了,孟鶴堂被綠了,孟鶴堂在德云社后台跪在師父郭德綱眼前,要師父為他主持公道。

因為孟鶴堂早先就認識于謙,并且是于謙的義子,是于謙帶著他來德云社的,也就是說孟鶴堂的后台是于謙。

孰輕孰重郭德綱自然知道,假如為了保住閆云達而得罪了于謙,假如于謙帶著孟鶴堂退出,那新聞絕對要比當年德云四少同時退出還轟動。

如果當年德云四少全部退出,網友支持郭德綱,把問題都怪在曹云金何云偉等人身上,那麼這次于謙退出,郭德綱的人社要怎麼才能保得住。

雖然自己很疼愛這個大弟子閆云達,但是終究是閆云達做錯在先,不得已只能讓他走人算了。

但是這種事又不能對外聲張,畢竟不光彩。所以閆云達必須要走,而且出去以后不準亂說話,否則真的很難在這個行業繼續待下去,畢竟以郭德綱于謙德云社的實力,要想壓住閆云達,還是很容易的。

一篇微博,簡單數字,閆云達退出了。

畢竟是自己做錯了,退出以后自己跟德云社沒有半點關系,閆云達也算是說到做到,這麼多年來,曹云金與師父網上作文大戰,何云偉幾次三番侮辱郭德綱,大罵他叫郭缸。

而閆云達退出以后,一直到現在,從未說過一句關于自己退出的原由,好像閆云達從來就沒來過德云社,又好像亮亮從來就沒有給郭德綱跪下拜師過。

這麼多年來,傳閆云達和孟鶴堂前妻這件事鬧得這麼厲害,閆云達始終沒有解釋過一次,從這點來看,實錘了。

銷聲匿跡數十年,一出現就帶出了一個劇場「聽海閣」。

前兩年都快要被觀眾淡忘了的閆云達出現了,這次他回歸北京開設了自己的相聲劇場,聽海閣,寓意聽海哥的相聲,因為閆云達本名叫閆宗海。

不得不說打著原德云社大師兄的旗號,開業前幾天確實做到了滿坑滿谷,可是相聲這玩意還是要有點真材實料的啊!

劇場開業不到一年時間,遭遇疫情關門歇業,等到疫情過去可以開張了,但是遇到了台上藝人十一人,台下賣出八張票的尷尬境地。

怎麼說呢?建議閆云達學習你原來的師父郭德綱,你這剛出山就有自己的劇場,人家是孤身一人來北京的。

看看他是怎麼熬出頭的,好好學吧。

總結

有多少人想要做德云社大師兄這個位置呢?但是德云社大師兄這個位置真的不好做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2023/3/29 15:3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