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末代皇后:吸食大煙,牙齒爛光,雙腿無法動彈,私生女被扔鍋爐
2023/07/20

傳說,末代皇后婉容是那個時代,最不幸的犧牲品。

41歲去世,吸食大煙,牙齒爛光,下半身癱瘓,親生女兒還被扔進了鍋爐……

有人說,這一切都是后人編纂的故事。

但也有人說,真相比故事更加殘忍。

婉容在絕望中,究竟是裝瘋還是真瘋?

那些有關她的私生女傳聞到底是真是假?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個故事。

一塊手表

這大概是1924年的某一天,退位的溥儀皇帝和婉蓉皇后住在天津張園。

這天,溥儀心血來潮,獨自逛了恵羅百貨公司。

他買了一塊鉆石手表準備送給婉容,還挺時髦,讓人在表后面刻了一行字。

第二天,溥儀吩咐太監去取手表,太監發現表背后多了幾個英文,以為是商標,就讓服務員教自己讀,于是,服務員一個音節一個音節的拼給他聽。

不一會兒,太監學會了,高高興興的往回走,剛一踏進張園就迫不及待的喊,皇上,皇上,您買的I LOVE YOU 牌手表到了,I LOVE YOU牌手表到了。

可以想象,當時張園里的客人們一聽,全都笑得合不攏嘴,皇上也有點兒尷尬,臉都紅了。

而旁邊的婉容呢,那表情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偷笑,但她心里一定很甜,只有角落里的淑妃文繡,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悄悄躲進了房。

這也許是婉容最甜蜜的一個小插曲吧,發生在她21歲這年,剛剛和溥儀結婚兩年,離開了北京,在天津吃西餐、逛商場,和一對普通的時尚情侶一樣。

但是,舊有的規矩還在,比如那個不起眼的文繡。

她比婉容早一天嫁給皇帝,被封為淑妃。

據說,當年本來溥儀按照照片選皇后的時候,最先選的是文繡。

但因為文繡娘家的勢力斗不過婉容,照片又被退回去,讓溥儀重新在婉容照片上畫了圈。

所以,溥儀的這個家看似時尚,但還背負著很沉重的舊思想,就像一顆定時炸彈一樣……

最后一位皇后

婉容是中國歷史上的最后一位皇后,婚禮在1922年舉行,雖然當時皇帝已經退位,但還是被政府優待,居住在故宮當中,也依舊保有著他們的尊號。

婚禮的排場很奢華,迎親的隊伍就超過3000人,半個北京城張燈結彩,而這一切奢華的背后呢?

檔案上記載,清朝皇室當時,是將各種古玩珍寶整整裝了11車,抵押到匯豐銀行,貸款籌辦了這場婚禮。

婉容的娘家當時住在北京東城的帽兒胡同,迎親的隊伍從故宮神武門出發,押運著裝彩禮的亭子一共十二座,經過景山東街,穿過地安門,在向東來到帽兒胡同,中午12點迎親回宮,沿途圍觀的群眾超過了二十萬人。

但是,就在這場豪華婚禮的當晚,溥儀卻在婉容的龍鳳喜床前說了一句,你自己睡吧,然后就轉身離開了……

溥儀為什麼會這樣?

或者說新婚當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後來有人把這段秘聞披露了出來,但這會兒還沒有人知道這些細節。

人們下一次見到婉容和溥儀,是在婚禮結束的第三天,各國公使和三百多名外賓、記者前來祝賀。

當時的外國報紙上都在稱贊亨利和伊麗莎白,不要驚奇這是溥儀和婉蓉的英文名字。

溥儀一向對外國人自稱亨利·溥(Henry Pu Y.),這是一張溥儀贈送給英國師傅莊士敦的簽名照,上面就有亨利·溥的落款,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這張照片幾年前被西泠印社拍賣公司以36800元(美元5143,台幣160635,港幣40256,令吉23417)的價格拍賣售出。

當時的一位英國記者這些報道,皇后比皇上稍矮一點,儀態華貴、容貌甚美,還不失少女的活潑。

另一位美國記者也說,在尊嚴無比的氣氛中,皇后仍持有一種坦白、溫和、平易近人的態度,親見的人沒有不深深感動的。

這里還有一段婉容在那一時期留下的影像資料,看起來真的是活潑又美麗,一時之間,婉容成了各國媒體眼中的明星皇后。

其實,婉容從小就是貴族圈子里的小美女,姓郭布羅,祖籍黑龍江,按今天的分發,應該是達斡爾族,契丹后裔,祖先在很早的時候就加入了滿清正白旗,屬于上三旗 ,高級貴族。

雖然,在17歲的時候,因為照片上被畫了一個圈,她就不得不嫁給一個自己從來沒見過的人。

但對方畢竟是皇帝,還聽說和自己一樣有西洋老師,思想前衛,尊重女性,于是,小婉容也就在不太激烈的反抗中接受了。

完婚以后,婉容住進了儲秀宮,這里還有慈禧太后生活過的痕跡,婉容也不害怕,她決定重新裝修,他把太后的寢室改成了西洋浴室,把餐廳改成了書房兼起居室,還把后殿改成了西式的廚房加餐廳,又配上了全新的餐具和桌椅,然后在皇宮里開火煎牛排,這還是500多年來頭一次。

儲秀宮里還養著兩只寵物,一只小花狗和一只五色鸚鵡,婉容每天都會抱著小狗曬曬太陽,喂喂鸚鵡。

這只鸚鵡雖然沒留下照片,但它的來頭可不小,它是慈禧太后最喜歡的寵物,曾經派了四個太監專門飼養。

據說,它在被買回中國前,就已經在國外養了50多年,而在慈禧去世后,它又送走好幾位主人,直到1942年才去世,去世后還被制成標本展出,但很可惜,它的標本後來遺失了,至今,只剩下陶然亭公園里的一個鸚鵡冢,埋著它的一些骨頭。

婉容和溥儀在故宮里經常用英語交流,檔案里還有一些他們當時的手稿,看樣子英文水平很可以,雖然我們今天不知道他倆的口語如何,但是,這里有一段同時期,清宮女官在紐約用英語演講的影片,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婉容還非常會照相,除了會給溥儀秀自己的西餐技術以外,還會教溥儀照相。

而溥儀呢,則用腳踏車和網球技術來回應婉容,但哪兒知道,婉容也是腳踏車高手,在故宮里騎得飛快。

婉容還把當時最新潮的女士香煙帶進了紫禁城,溥儀不吸煙,于是,就留下了這張溥儀為她點煙的經典照片。

溥儀有一次還回憶說,當時他倆每次出門,都會把十幾輛小汽車編成一隊,但有一次,在婉容的慫恿下,他倆竟然開始嘗試飆車,在溥儀的一再命令下,司機竟然把車飆到了六七十公里的速度,小兩口刺激的哈哈大笑,但這可把后面的內務府大臣邵英老先生給嚇個半死,據說他當時嚇得在車中緊閉雙眼,雙手合十,不停的大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想象也是,當時的溥儀17歲,婉容19歲,正是喜歡玩命關頭的年紀啊。

還有一次,溥儀也想吃婉蓉吃西餐,于是,就讓太監們去六國飯店買西餐,店員問,要買幾份?太監答,反正多拿些吧。

然后太監們又跟店里人討教了如何擺刀叉、餐桌,接著就在宮里擺了一大桌子,溥儀都驚了,這和婉容請自己吃的不一樣,怎麼和老佛爺當年的擺法那麼像呢?

突然,溥儀又發現一盤黃油,黏糊糊的,就問太監,這個怎麼個吃法,你們先嘗嘗,太監們吃了連聲說,太難吃了,太難吃了,恰巧這個時候婉容到了,笑得合不攏嘴,然后,向大家介紹了西餐分餐制的擺放方法,以及前菜、主菜、甜品等等依次上菜的流程,當然,還有黃油的正確吃法。

就這樣,一轉眼,時間過了兩年,這天是1924年的11月5日,一隊士兵闖進了故宮,他們責令溥儀一家2小時內離開故宮,然后,一切平靜的生活就這樣被打破了。

溥儀失蹤

離開故宮后的第二周,就在1924年11月29日中午,溥儀突然失蹤了。

當時一場沙塵暴襲擊了北京城,溥儀在風沙中不見了。

不久以后,傳聞溥儀被這陣妖風吹到了日本公使館當中。

當時,家里人都以為,溥儀是被日本人綁架了,婉容還整天以淚洗面,盼望著她的皇上。

但後來家人們才明白,溥儀是瞞著大家自愿去的。

幾天以后,溥儀派人回來接婉容他們,還說日本公使為他們安排了更好的住所。

接著,一大家子住進了日本公使館,留下了這張照片。

不久以后,溥儀又帶著這一大家子來到了天津的日本租借,住進了張園。

來到天津以后,婉容就像回到老家一樣,因為,她從小就是在天津教會學校讀書,是天津城里的大小姐。

天津在當時是一座非常時尚的城市,所有的百貨、時尚和娛樂風潮幾乎和世界同步。

婉容對天津非常熟悉,她帶著溥儀,每天一起出雙入對,狂商場、看賽馬、吃冰淇淋,還和溥儀留下了這張十字相扣的親密照片。

甚至還新潮的接受了日本服飾,住進了日本的和室,留下了這些照片,其實,婉容當時還不知道,這是日本人已經開始在潛移默化中一點點影響著他們了。

後來的研究者在檔案中發現了一張天津時期的賬單,我們發現溥儀一家子月收入8000,是某人送來的,4000元交房租水電以及飲食、工資各項雜費,1000元溥儀零花,1000元婉容零花,淑芬文繡只有180塊零花錢,潤良是婉容的哥哥,在這邊幫忙,也有300元工資。

當時的1000元,大概相當十幾個普通家庭的年收入,比如張園里的隨從,一個月工資也只有17元而已。

*丁卯年十二月卅日,口口交來八千元,計四千元交司房,系正月份經貴。 一千元上用 ,一千元皇后用 ,一百八十元淑妃 用 ,三百元賞潤良,余一千五百二十元整。*

這張賬單里還可以看出,婉容和溥儀是財政平等了,但溥儀名義上的另一個妻子——文繡卻比他倆差了五六倍,文繡自然心里會過意不去,而且溥儀從來都不帶文繡出門,每次都帶著婉容。

同時,我們從檔案里發現了幾張照片,婉容和文繡同框,文繡簡直就像一個受氣的丫鬟一樣。

而文繡呢,其實是一個蒙古族的后妃,按照傳統,皇帝的蒙古后妃,那都是有政治才干的,她和婉蓉不一樣,性格上更傳統,也更希望在政治上能輔佐老公。

比如,文繡後來被稱作刀妃,就是說她有三次刀不離身,第一次是溥儀被趕出故宮的時候,第二次是溥儀被妖風吹到日本公使館的時候,第三次就是接下來要發生的故事……

法院的傳票

人們在檔案里,發現了這樣一張天津法院傳喚溥儀的傳票。

皇帝也會被傳喚嗎?犯了什麼事兒?

原來,刀妃文繡起訴溥儀,要求失婚。

這在當時人看來,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妃子休皇上?

歷來不都是皇帝把妃子們打入冷宮麼?

而且,皇帝還被法院傳喚,誰也沒有想過這樣的畫面,但現實中,它就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所以,一時之間,媒體紛紛關注,還把它叫做刀妃革命。

據當時的媒體說,刀妃革命的導火索是這樣的,有一天,溥儀又和婉蓉購物歸來,坐在院子里的文繡恰好吐了一口口水,婉容不樂意了,上樓就跟溥儀抱怨,說文繡是在吐他倆,溥儀也火了,就讓侍衛長李國雄去斥責文繡。

這叫做奉命斥責,看過宮斗戲的朋友應該都知道,這對于妃子來說,很嚴重的。

于是,文繡一下子接受不了,就第三次拿出了她那把隨身攜帶的剪刀,這是她準備隨時殉國的武器,前兩次都沒有使用,而這次是真的動刀子了,朝自己猛扎,幸好侍衛長及時救治,文繡算是撿回一條命。

但不久以后,文繡就逃離了住所,然后狀告溥儀,要求失婚。

這件事兒讓整個皇族都很沒面子,但最要命的是,就當庭對質的時候,文繡又爆出了《事帝九年,未蒙一幸》的驚天新聞。

再一聯想,溥儀這些年也確實沒有生孩子,于是,各種花邊消息開始流傳,包括,大婚當晚,婉容獨守婚房的舊聞也被扒出來了。

這樣溥儀徹底憤怒了,自己不僅成了千古以來第一個被失婚的皇帝,還成了千古以來,第一個被公開討論行不行些問題的皇帝。

溥儀徹底憤怒了,但他把這些怒火全部撒到了婉容頭上,因為,溥儀認為,正是因為婉容爭寵才逼走了文繡,讓自己蒙羞,一時之間,婉容承受了巨大的心理打擊,于是,那個最嚴重的問題也開始浮出水面……

婉容的遺傳病

有一種說法,婉容患有家族遺傳性思覺失調癥,這讓她很難承受心理打擊。

本來,在刀妃事件爆發前,婉容就有一些這方面的問題,包括婉容的爸爸,也有類似的疾病,需要靠益壽膏來緩解。

所以,很早的時候,在爸爸的推薦和溥儀的默許下,婉容就開始使用益壽膏。

而益壽膏呢,其實就是俗稱的大煙、鴉片。

與此同時,專家們還在檔案里發現了一份這些年各種人像婉容進貢的表單,雖然很長,但仔細看來,專家們發現,婉容的生活圈其實非常狹隘,只有幾個娘家人,醫生、師傅,偶爾的幾個客人以及太監和隨從們。

這種狹小的社交圈也對婉容的心理健康很不利。

于是,婉容為了緩解壓力,就開始抽大煙抽得越來越兇,精神也變得恍惚。

這里有幾張婉蓉當時留下的照片,很明顯,婉容的妝容很濃,這其實是為了掩蓋心理上的憔悴。

同時,這期間的照片,婉容煙不離手,旁邊的溥儀也顯得比原來更加冷漠。

而就在這一時期呢,1931年的雙11,又發生了一件讓婉容更受到打擊的事情。

原來,這天早上起床,婉容發現溥儀不見了,就和當年妖風一樣,婉容是後來才知道,頭天晚上,溥儀背著自己,已經乘坐日本輪船淡路丸號,離開了天津,前往東北,這讓婉容非常難受。

因為,在日本人的問題上,她雖然不像文繡一樣激烈反對,但也一直提醒著溥儀要小心提防。

但現在溥儀竟然不辭而別,再次扔下了自己,去東北投奔日本人,婉容對未來感到了深深的恐懼。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我們至今都不知道細節,只知道一年以后,婉容跟著著名的日本間諜川島芳子來到了東北。

據說,川島芳子當時最終說服婉容的那幾句話是這樣的,如果您不來東北,誰來照顧皇上呢?可能您覺得東北現在有點亂,但等我們把它建設起來,一切都會好的,您還能像在紫禁城里那樣,安享皇后的尊榮。

很顯然,這幾句話的背后,是對婉容虛榮心的拿捏,也是在威脅,如果你不來當皇后,那我們大不了再找別人來當。

就這樣,婉容來到了東北,這里有一些當時溥儀前來迎接婉蓉的照片,鏡頭里婉蓉雖然已經剪去了傳統的二把頭,燙了新潮的卷髮,穿上了時髦的大衣,但是,她眼神中,似乎再也沒有從前那種活潑和美麗了。

從這些照片里來看,婉容到東北以后也似乎立刻意識到了,自己被騙了,這里,不過是一個被日本人全面控制的魔窟,無論是對外會見,還是私人約會,溥儀身邊分分秒秒都有一個日本的御用掛跟著,一切都要聽從日本人的安排。

而自己的情況更糟糕,身邊全是日本侍女,甚至連隨意外出的權利都沒有,這座緝煕樓就是專門為她安排的豪華囚室啊。

1934年,婉容留下了最后一張在公眾面前的照片,她又穿上了滿族人的裝扮, 還帶上了眼鏡,這可能是因為心理疾病加重,導致她的眼睛也開始出現問題。

檔案里顯示,這期間皇后一年一共抽到了30430支香煙,平均每天85支,相當于現在的每天五包煙……

同時,檔案里也記載,1938年婉容一共使用了740兩的益壽膏,平均每天二兩……

當時婉容還留下過這樣一張照片,帶著墨鏡,緊張的低著頭,心中似乎充滿了不安。

不久以后,有人開始流傳,皇后已經瘋了,已經無法出來見人了。

因為,溥儀登基偽滿皇帝的大典上,沒有婉蓉皇后,而且后面兩次訪問日本,也都沒有婉容的身影。

所以,這背后,婉容到底遭遇了什麼?

其實,這就是那個傳說中的私生女事件,婉容似乎和侍衛私通,被關進了冷宮……

李國雄的證詞

溥儀有一個侍衛叫做李國雄,他在回憶錄(《伴駕三十年》)中說了這樣一個故事。

他說,有一天早上,溥儀和幾個侄子去緝煕樓里找藥,恰好侍衛李體玉被喊了進來,別人都沒太注意,但溥儀忽然問,你怎麼還涂口紅?

原來,李體玉的嘴唇上有口紅印,李體玉也是機靈,連忙回復說,奴才這幾天嘴唇發白,就稍許涂了些紅色,或許萬歲爺看著順眼一點兒,他這麼一說大家都笑得合不攏嘴,這事兒也就算被他糊弄過去了。

但是,緝煕樓可是婉容住的地方,溥儀怎麼可能不起疑心。

果然,後來又有一天晚上,輪到李體玉值夜班,溥儀晚上起床,想去找點藥,但發現地上的鋪蓋還在,李體玉怎麼不見了?

是去上廁所了嗎?但等了好一會兒還不回來,溥儀就讓人去找,也找不到,然后就吩咐把各個通道都鎖死,而就在這個時候,李體玉竟然雙手提著褲子從樓下跑了上來,接著,溥儀命人嚴刑拷打、逼問,李體玉和婉蓉皇后的奸情也就被識破了。

而進一步深挖李體玉的案子,竟然發現,在李體玉之前,侍衛祁繼忠竟然也和婉容有染,而且婉容這個時候還已經懷有身孕。

溥儀一共有三個侍衛,李國雄、李體玉和祁繼忠,溥儀很喜歡祁繼忠,還專門把他送到日本去讀軍校,但溥儀萬萬沒想到,祁繼忠走了以后,婉容竟然又找李體玉來填補空缺。

李國雄還說,到了旅順(緝煕樓)的時候,后宮男女大防就松弛了很多,皇后還會偶爾把他們幾個侍衛留在宮中湊手玩兒牌,他懷疑皇后和祁繼忠的私情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的。

當時,皇后愛睡懶覺,溥儀就總得派他們幾個侍衛去叫皇后起床,有好幾次,李國雄到了寢宮門口,就發現門故意留著一條縫,叫半天皇后也不起,還故意轉身,把被子帶開,李國雄每次碰到這差事都恨不得躲得遠遠的,但祁繼忠和李體玉兩個人則好像很積極。

接下來發生的故事就連李國雄也不知道細節,他只是說,溥儀對李體玉和祁繼忠的懲罰非常輕,祁繼忠只是被軍官學校開除,而李體玉則還溥儀趕回北京了事,臨走前還給了他250英鎊的遣散費。

但隨后,婉容臨產,她苦苦哀求溥儀不要傷害孩子,溥儀也答應了,說生出來以后送到婉容大哥那邊雇保姆撫養。

但小孩生下來以后,只活了半個小時,就被溥儀讓人扔到鍋爐里燒成了灰。

李國雄不知道當時小孩兒的具體情況,但也有人說,當時為了保密,溥儀沒有請御醫,只是讓家里的幾個保姆為婉容接生,可能是缺乏經驗,小孩兒生下來半個小時以內就夭折了,溥儀讓人燒掉的只是尸體而已。

後來,在這個故事發生20多年以后,1961年,在北京的煙袋斜街,溥儀又碰到了李體玉,李體玉深鞠一躬,并且說,過去的傳聞,您不會當真吧?實在對不起了。

這個時候,溥儀答,沒啥,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然后,李體玉還和溥儀重新成了朋友,倆人經常在一起敘舊,似乎往事的真相比我們想象得更加復雜。

再後來,婉容的弟弟潤麒也寫過一本回憶錄(《國舅·學者·駙馬》),他在書中說,祁繼忠是內鬼,早在天津張園時期就被日本人收買了,按插在溥儀身邊,是他策劃和執行了這一些列陰謀,他收買了婉容身邊的太監、侍女,再一步步騙取婉容的信任,最終將婉容置于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境地,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日本人想要出掉婉容,重新給溥儀安插一個日本皇后……

果然,日本人的陰謀得逞了,從那以后,溥儀把緝煕樓變成了冷宮,對外宣稱皇后需要靜養,但宮內的侍女全部換掉,婉容被溥儀命人用鐵鏈鎖住,有一個陪伴了溥儀28年的老人(王簡齋)說,房間里傳出鐵鏈拖地的聲音,過了很長時間才給拆下來。

就這樣,婉容漸漸的徹底瘋了,而這個時候,她才不過28歲而已。

下一個見到婉容的人叫做嵯峨浩,他是溥儀弟弟溥杰的日本妻子,她講述了婉容最終的悲慘命運。

1937年10月·長春

時間來到了1937年的10月,婉容經歷了以上種種變故,這年33歲。

這天,嵯峨浩跟溥杰回到大哥家,參加家宴,第一次見到了大嫂婉容。

嵯峨浩說,皇后身高1米67,身材苗條,穿著高跟鞋,顯得更高了,給人一種溫文高雅的美感。

吃飯的時候,皇后坐在自己右手邊,但當一只火雞被端上來的時候,皇后一次又一次的把手伸進盤子里取抓,嵯峨浩被嚇傻了,但那邊婉容的弟弟潤麒則也開始大把大把的抓桌子上的巧克力吃,就像想把人們的注意力都引到他身上去一樣。

後來嵯峨浩才知道,皇后是大煙中毒了,神志經常不清楚,發病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吃些什麼。

還有一些當時見過婉容的人講出了一些回憶,相當驚悚。

比如,當時擔任過內廷護衛軍的王慶元,他在回憶錄中說,瘋狂中的婉容把半棟房子都燒得云霧繚繞,就連服侍她抽煙的太監都變成了大煙鬼,面容慘白,骨瘦如柴,走起路來搖搖晃晃,就連溥儀看見他,都只是用輕蔑的表情瞟一眼。

燒煙的太監都如此,皇后健康可想而知。

1936年的一個冬天,大雪紛飛,突然間皇后光著腳蓬頭垢面的從樓中走出來,還神經兮兮的啼哭著,一屁股坐到冰冷的馬路牙子上,先是放聲大笑,然后又嚎嚎大哭。

那晚,王慶元說,他清楚的聽到皇后在罵國丈,罵他貪圖富貴,把自己送進了火坑。

然后,樓上又傳來溥儀的聲音,鎖門。

十幾分鐘后,寢宮上樓有升起一陣陣大煙的煙霧……

還有一次,溥儀的一個侄子夫人(毓嵣之妻楊井竹)說,她看見婉容在房間里赤條條的亂跑,也顧不上身上的污穢,有侍女想要幫他穿上衣服,她還把那些污穢蘸著餅干逼侍女吃下去……

後來,由于長年蜷縮在榻子上吸大煙,婉容的全身肌肉開始萎縮,連站立都很困難,到最后脊柱都變形,下半身癱瘓,眼睛也出現了問題,特別怕光,看人都只能用折扇遮著光,從扇骨中間看,牙齒也全部爛掉。

曾經那個活潑美麗的明星皇后,變成了現在這個恐怖的樣子。

這種生活又持續了8年,到了1945年的時候,日本人戰敗,溥儀倉皇出逃,仆人們在焚燒資料的時候,不小心點燃了整個緝煕樓,是有一個叫元兒的太監不顧危險,沖上樓把婉容從火海中背了出來,這個時候,所有人看見婉容披著頭髮,瘦的皮包骨頭,這大概是人們眼中,婉容最后的形象了。

然后,溥儀的家眷這一行人逃到了大栗子溝,在大栗子溝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婉容似乎突然變得很正常,她傳喚了幾位女官,說要讓她們陪著自己一起去看《清明上河圖》,原來,婉容不知道從哪里得到的消息,溥儀在逃離大栗子溝的時候,沒來得及帶走所有的國寶,把《清明上河圖》留在了這里,于是,婉容就忽然來了精神,要看這幅名畫。

據說,在搖曳的燭光下,婉容足足看了兩個多小時,然后,那晚睡得特別踏實。

但多年以后我們才知道,婉容當晚看得也是一副臨摹本,真跡早就被溥儀帶走了,也許婉容當晚從這幅名畫中,看到了自己命運的影子吧。

不久以后,蘇聯軍隊攻入了大栗子溝,一行人成了俘虜。

蘇軍士兵還在詢問,聽說你們的婉容皇后很漂亮,我們想見見她,但當兩名蘇軍士兵見到婉容的時候,他們面面相覷,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婉容。

最后的患難

在最后的患難中,嵯峨浩又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再被關押的時候,嵯峨浩,進入婉容的牢房幫她打掃,房間里很臟,婉容由于大煙的戒斷反應,已經沒有了人樣。

但皇后見到嵯峨浩進來,還是叫著侍女的名字,還說,洗澡水準備好了嗎?

嵯峨浩則回答,早點兒回醇親王府吧,皇帝正等著你呢,醇親王府,這是溥儀爸爸在北京的住宅,也算是婉容真正的家。

原來,這個時候的婉容回到了自己記憶中的20歲,她還是紫禁城里的那個活潑又美麗的明星皇后,她還在催促嵯峨浩,還不快把衣服拿來。

後來,婉容一口飯也沒吃,只是咕嚕嚕的喝了幾大口水,就滿意的閉上眼睛昏睡了過去。

幾天以后,部隊需要轉移,嵯峨浩和婉蓉分開,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婉容。

有人說,婉容死在了轉移的路上,有人說,婉容死在了監獄當中,至今都沒有人知道婉容最后被葬到了哪里。

今天,沈陽的故宮博物院里,還收藏著婉容當年最愛的一個鳳凰珍珠頭簪,頭簪經常就會展出,而據說,當年那塊刻著I LOVE YOU的磚石表也在博物院的收藏當中,但很少有人見過展出。

溥儀後來有一次說,長期被冷落的婉容,她的經歷也許是現代新中國的青年最不能理解的。她如果不是在一出生時就被決定了命運, 也是從一結婚就被安排好了下場。

我後來時常想到,她如果在天津時能像文繡那樣和我離了婚,很可能不會有那樣的結局。

2006年,婉容的弟弟潤麒在河北易縣的清西陵為姐姐舉行了葬禮,衣冠冢內只埋著這張照片。

後來,人們又發現了一首婉容創作的《紙風箏》,聽著這個曲調,你又會如何記住這個故事呢?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
三國時期命運凄慘的6位美女:一位成為玩物,一位被劉備當肉吃了!
2023/08/03
為何李世民敢向父親造反,而朱棣卻不敢?看看李世民的底氣!
2023/08/03
歷史上的3大陽謀:明明知道是個陷阱卻無力反擊,千年來無人能破
2023/08/03
三國有一對奇葩父女,父親亡了曹操的天下,女兒毀了司馬懿的社稷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張郃:是司馬懿的克星,諸葛亮也是他的手下敗將
2023/08/03
正史中的劉備武力到底有多強?5位大將全死在他手上,都有誰?
2023/08/03
匈奴給漢武帝下戰書:天心取米,漢朝小吏每個字添一筆,嚇退匈奴
2023/08/03
歷史上的張昌宗有多帥?憑什麼能同時服侍武則天、太平公主母女
2023/08/03
武則天外甥賀蘭敏之:勾引89歲外祖母,強占太子妃,玷污太平公主
2023/08/03
袁克文:袁世凱最喜愛的兒子,公然反對帝制,迷戀酒色遺產僅20元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