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郭德綱從不提這件事?李文山去世時,他差點把德云社副總開除

2017年3月4日。

德云四老之一的李文山先生去世。

郭德綱無盡悲傷,特意發文紀念。

老郭發文

按說,事情過去就過去了。

但是有一段小插曲,老郭卻從不在公眾場合提起。

徒弟劉鶴英差點被開除。

劉鶴英何許人也?

雖然是鶴字科,但已經不怎麼說相聲了。

他從台前退居幕后,當時已經是德云社的副總經理了。

劉鶴英

了解一下

問題來了。

劉鶴英做了什麼,惹得老郭生氣呢?

我們的故事,就從李文山先生去世后的第五天開始說起。

第五天

那天,玫瑰園。

麒麟一開門就覺得云平表情不對,再一看后面跟著的是鶴英,也是面沉似水。

「師哥。」麒麟喊到。

「嗯。有個事兒跟你們講一下,那個,那個……李師爺沒了。」

云平沒忍住,兩行眼淚直接掛在臉上。

「你說什麼?」麒麟也是一驚,「哪位師爺?」

「李文山。」

云平抹抹眼睛,說出了麒麟最不想聽到的三個字。

「真的?什麼時候?」屋里坐著的云雷也撐著站起來。

「好幾天了,師父樓上呢吧?」云平問。

「我帶你們過去。」

早年合影

麒麟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帶著兩個人上去,云雷在后面慢慢跟上,鶴英回頭去扶他,他擺擺手。

一個小時后。

卷兒(于大爺綽號)是和王經紀(經紀人王海)一起到的,人一下來,安迪(老郭小兒子)就跑過來,喊道:「師護……」

「怎麼了?」卷兒抱起徒弟發現大家情緒不對。

「郭老板在二樓,你上去自己問吧。」保姆只是簡單說了一句。

「沒事啊,小寶,師父這就過去。」

卷兒把孩子交給保姆,招呼王經紀一起去了書房。

老郭書房

書房訓話

「人都沒了五天了,后事都辦完了,才知道,你就是這麼搞演員關系的?實在無法勝任副總職位,卷鋪蓋回家吧。」

桃兒(老郭)指著鶴英,非常氣憤。

手指頭不自覺地顫抖。

「爸。」麒麟抱住他,「師爺的意思,不麻煩大家,所以不怪劉師哥。你別一時犯糊涂,把咱們的副總經理開除了……」

「我年前怎麼說的?你是怎麼給我看家的?我說了,老爺子身體不好,我忙,但你過年得問,不過年的話,每禮拜至少兩次到醫院看望,你怎麼辦事的?」

桃兒沒有停下。鶴英一言不發。

當年拜師

「怎麼了這是?」

卷兒和王經紀進來,只看見云平和鶴英站在那里,桃兒在書桌前發脾氣,云雷早已支撐不住在一邊坐下。

麒麟攔著父親,連著大惠也在一邊嘆氣。

「師哥,你來了?」桃兒看著進來的人。

「說好的來對活,這是哪一出啊?」卷兒摘下墨鏡問。

「師父,李師爺沒了。」麒麟松開桃兒。

「誰?」卷兒走到書桌前問徒弟。

「文山師爺。」麒麟低下頭。

「咱們和你師爺聚會那天,你爸不是還看了麼?還說要上台呢,這才一個月吧?」卷兒也覺得驚奇。

「大爺,怪我!這陣子新開了園子,安排不開,我就沒顧上問,上禮拜六沒的,我說今兒去看師爺,特意約了云平師哥買了老頭愛吃的東西去醫院才知道。」

鶴英說完,低下頭,像做錯事的孩子。

早年合作

全員出動

「快說說,后事什麼時候辦的?」

卷兒挑了一邊的椅子坐下。

「已經下葬了。」鶴英回答,「我剛給他家里打過電話。」

「鶴英,這可不怪你師父發脾氣。不過,開除你的事情,你也不必當真,你師父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卷兒嘆口氣,「你問問什麼時間方便,咱們得去家里看一眼,叫上高老板,另外,該通知的你得通知到。」

「這個我們問了。」云平進前一步,「師父您今天方便麼?」

「去。」桃兒抹抹眼睛,「別說沒事,有事也給我推了。」

「行,叫上高老板,少謝,還有你大姑德燕。」卷兒吩咐云平。

「已經都知會了,等您定時間呢。」

云平回答。

「那就今兒了,家里還有現金麼?」桃兒問大惠。

「有,我去準備。」大惠點頭。

師娘大惠

「師父,您還有什麼吩咐的麼?」鶴英小心翼翼地問。

「通知各隊,除了不方便的,這一個月把鮮艷的大褂都給我收起來。」桃兒說,「一起都去。」

幾個徒弟點點頭,麒麟也準備上樓換衣服,「云雷你別去了,老樓沒電梯,在家看小的,我們下午回來。」

臨出書房,桃兒又冒出一句。

桃兒和徒弟

李先生家里

一路上,腦子里又像放電影一樣,桃兒想到了十年前的合肥和八年前的北京。

后來他漸漸明白了那些年師父不去白事的原因,因為不忍看曾經那麼疼他的人走,世界上疼他的人本就不多,葬禮意味著又少了一個。

李先生依然住在老樓里,麒麟進了小區,就看見鶴英站在樓下,停車,鶴英把桃兒扶出來。

「師父,謝師爺、德燕大姑還有高老板都剛來,云平師哥在樓上呢。」

桃兒紅著眼睛點點頭。

桃和德燕

那邊王經紀的車也到了,留了麒麟與王經紀停車,一行人慢慢往上走。

云平早就站在家門口,「師父。」

桃兒點頭進去,不大的門廳里,屜柜上擺著李先生的遺像,老伴在一邊,張家師姐和高老板一左一右正陪著說話。

「嬸兒,我來晚了。」

桃兒走到近前,「是我的不是。」

「別這麼說,來了就好。」

老太太精神看起來還可以,一邊安慰著張家師姐,一邊和桃兒說話:

「文山說了,依你的脾氣,如果通知你,又是一波停演,發訃告,還得面對那群你不想見的人,他看著你走到今天,不容易,為他,不值。」

李先生

「那也不能連我都不告訴啊。」張家師姐見大惠進來,就拉住她。

「告訴你跟告訴德綱有什麼分別?」老太太嘆口氣,「就是遺憾啊,這閉幕式他上不了了。」

「今兒孩子們也跟來了,師叔您放心,我們一定好好演。」桃兒在遺像前說。

老頭笑著看著他,似乎知道他不會讓自己失望。

詢問了兩句李先生的身后事,桃兒從大惠那里拿了一個白色的信封:

「嬸兒,這是我們的心意,師叔這事,沒幫上什麼忙,這家里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您直說。」

老太太搖搖頭,「也沒什麼了,你們太客氣了。」

德云后台

「還有件事,師叔沒了,這訃告按說應該是單位發,現在這曲藝團您也知道……我的意思是,德云社我們這邊肯定得發,到時候大家知道了,怕是都該家來了。」桃兒說。

「這個你放心,我幫師娘應酬。」

張家師姐說。

「我白天沒事,也能過來幫忙。」

少謝跟著說。

張家師姐是李文山徒弟

「那行,我跟高老板分別發網絡訃告,這邊有什麼事情,姐姐您直接找大惠。」

桃兒點頭回答。

「行,我跟你們兩口子不客氣,你們就安心演出錄像,不然真違背了師父這麼做的一番好心了。」張家師姐勸桃兒。

「那行,嬸兒,我們就不叨擾您了,有事您直接說話,能辦的,德云社一定辦到。我說到做到!」

于謙高峰發文

桃兒起身告辭,又和大惠帶頭,分別向遺像鞠躬。

大惠說要留下陪著張家大姐待一會,讓麒麟把車留下,把父子倆交給王經紀,下了樓。

桃兒看看跟出來的人,云平少謝要去園子,下午他又是錄制坑王。

「要不先回玫瑰園?」他問王經紀。

「行,不然少侯爺又得撲空。」

王經紀上了車,麒麟在副駕駛,老兩口坐在后排,「家里就云雷和小的,咱們也別做飯了,大林,想吃什麼你訂外賣吧。」

桃兒在后排吩咐。

「您想吃什麼?」麒麟回頭問。

「看你師父吧。」桃兒看看旁邊的人。

「師父。」麒麟把手機遞給卷兒。

「別用你的,師父請客。」

師徒父子

卷兒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徒弟,麒麟看了一眼桃兒,桃兒點點頭,才拿起手機操作,「您要吃什麼自己選吧。」

「行。」卷兒接過手機點了幾下,「我叫什麼你吃什麼。」

「得嘞!」麒麟又問父親,「爸,您不會真的開除鶴英師哥吧?」

「哪能呢。」

桃兒笑了一下,「如果我真的生氣了,就不會帶他過來了。記住,德云社不會隨便開除員工,除非他做了傷天害理、違法亂紀的事兒……」

麒麟點點頭:「爸我記住了!」

當年合作

懷念老先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